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赵昺看来,蒙古人的队伍就是由汉奸组成的,不过细想这话也不准确,应该说是由多民族叛逆组成的民族军,但让他不解的是这些各族叛逆为啥甘愿由蒙古人驱使,是金钱、高官、还是杀戮?而若是评选‘蒙元时期十大叛逆’,他以为李恒应该占据一个名额,因为这厮不同于其他背叛本民族、本国的附庸者。

    李恒是正宗的西夏宗室后裔,其祖父在蒙古人攻西夏时不屈战死,其父李惟忠被俘,不知道是聪明伶俐,还是乖巧懂事,不但没有被一贯喜欢斩草除根的蒙古人杀掉,反倒被位蒙古宗王收养,后来官至达鲁花赤。李恒出生后,又被蒙古宗王宋王移相哥的王妃看上了,再度被收为养子。不过赵昺对蒙古人喜欢收其他族人干儿子这种行为,腹黑为变相扣押人质。

    有了这样的好干爹,李恒似乎忘记了国仇家恨,或是根本没有慕容复那种世代不忘复国的心思,而是安心理得的做了蒙古人的爪牙。中统三年,在干爹移相哥的帮助下,李恒被任命为尚书处断事官,且不忘奸细本分告发李璮谋反,因而被忽必烈授为淄莱路奥鲁总管、佩金符。

    至元七年,李恒改任宣武将军、益都淄莱新军万户,随元军伐宋。元军攻襄阳,守将吕文焕以渔舟渡汉水窥视元军军势,李恒设伏击败吕文焕,又切断襄阳通往外面的水路。至元十年春,李恒率精兵渡过汉水,自樊城南面先登城,元大军继上,樊城遂破。之后,襄阳亦降。他以功升明威将军,佩金虎符。次年大败宋制置使夏贵,攻破鄂州、汉阳,以功迁升为宣威将军。

    之后李恒又随丞相伯颜顺长江东下进攻江浙。至元十二年,李恒随右丞阿里海牙至洞庭,擒宋将高世杰。接着攻下岳州、沙市。不久,元军分三道出兵,他为左副都元帅,随都元帅唆都出兵出江西。一路追逐宋相文天祥至空坑,俘获其妻女,降众二十万,擒捉宋军招讨使赵时赏等二十余人,共降宋兵二十余万。后又败宋兵于梅岭。

    至元十四年,李恒任参知政事,行省江西。至元十五年,李恒任蒙古汉军副都元帅,攻破广州,又来到了崖山。他可以说参与灭宋的历次战役,为元朝立下了汗马功劳,踏着汉人如山的尸骨一路高升,成为灭宋的急先锋……

    此前崖山岛争夺战中,元军不但未能重新夺岛,且死伤甚重,疲敌之计也随之破产。主帅张弘范鉴于己方出战日久,辎重难得补充,又再难获得援兵,因此决定近日发动决战,可在如何打的问题上却发生了争执。鉴于几次攻打失利与宋军火器犀利,众将以为应集中大船为先锋利用上面搭载的大型投石机将宋军用大船结成的水寨砸开,然后再破寨歼敌。

    但是张弘范没有采纳,他以为用投石机打破宋军船阵会逼其冲出大洋逃散,难以完成在此全歼的任务,不好向上交差,主张还是以船对船、面对面攻打。李恒也认为,虽然已经围敌,但宋军可以随潮水上下进退,且雨季的到来也让切断樵汲路没有了意义。因而最适宜急攻,不然对方可乘大风大潮逃遁,最后也不能成功,等于白费军力。于是,在两位主帅的力主之下形成了南北夹击的战术。

    此刻李恒率部利用夜暗和涨潮的时机从崖门出海从岛东向北迂回到敌后,但他一路行来总觉的不踏实,似乎有一只眼在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觉得这不是去偷袭宋营,而是在迫不及待的跳进一个陷阱中。当然这种感觉并不是因为他没有战胜宋军的信心,而是来源于个沙场老将的直觉。

    “停船下锚!”在投降元军的宋将引领下,李恒一路水军绕过了众多礁屿,成功利用上涨的潮水通过了东能洲狭道进入内海,他随之下令泊船,熄灭灯火,等待潮退的到来。

    漆黑的夜晚,宋军水寨的灯火显得异常明亮,而岛上也是灯火通明,更鼓可闻,这让李恒心中稍安,他以为若是宋军有所觉察肯定会将岛上的驻军撤入水寨加强力量,或是集中兵力于陆上背岛而战。现在兵分两处不但难以相互支援,且会使兵力分散,削弱水寨的防守力量,只要攻破水寨,岛上的宋军就没了后路,不战自降。

    “派哨船前去看看是否藏有伏兵!”副将萨赫里看退潮还有一段时间,而他们的泊船之地离宋营尚有十余里看不清其中景象,便想命人前去探营。

    “不准!”李恒听了立刻制止道,“宋军早已成惊弓之鸟,必会派出哨船在附近巡视,若是与我军相遇必会示警,则难收奇袭之效!”

    “是,副帅明断!”萨赫里虽然是蒙将,但对李恒还是十分心服的,便也不再说话。

    李恒回首看看自己的船队,自己从广州带来的一百二十余艘战船已经在与宋军的激战中损失了尽四成,且大多数毁于其铁背龙船和火器,因此此次出战不得不从主帅那里调拨了五十艘战船补充不足。让他心痛的是自己从江西带来的那支劲旅也在夺岛中损失不小,虽补入了些降兵凑足了额数,但战斗力明显不如从前。可心底的不安却并非来源于此,而这种不祥的预感却越来越强烈,找不到原因,又无法摆脱,这让他心情烦躁。

    “副帅,潮水退了!”胡思乱想中不知过了多少时候,这是副将提醒道。

    “各军听令,灭宋一战即在此刻,各军要奋勇向前!”李恒听了使劲甩了甩头,他知道大战将至,自己不应当有这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他登高大声吼道,似乎要将胸中的闷气一同喊出去,“起锚,调转船头,以船艉接敌!”

    开始退潮了,海面波澜乍起,江水随着海水一起向南涌去,随着李恒的一声令下,全军起锚顺流向宋军水寨冲去,一场可能会彪炳史册的决战终于徐徐启幕……(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