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酉时,天渐渐黑了下来,雨虽然停了,可天空中依然阴云密布,但崖山岛上的大转移已经开始,为了迷惑敌军所有船只不得举火,全凭岛上营中的篝火和水寨的桅灯导航。而就在繁忙的船流中行营护军的辎重船也忙着向岛上的右军留守军民运送物资,补充弹药,直至午夜整个行动才结束。

    “陛下,敌军水营有大批船只向崖门方向移动!”赵昺刚刚躺下,郑永便进入顶舱的指挥室报告。

    “哦,严密监视,追踪船只移动方向,告知岛上监视哨注意观察。”赵昺立刻披衣起身边向外走边说道。

    “陛下,要不要通报其它各军?”郑永又问道。

    “先不要惊动他们,待确认后再行通报。”赵昺想了下说道,本来大家对自己的猜测就半信半疑,若是放了空,肯定又是麻烦。

    “是陛下,你休息吧!”郑永回答道。

    “我去作战室,有事随时通报,不可怠慢!”赵昺摆摆手说道,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两年有余了,一直在为这一天的到来做着准备,如今就剩下最后一哆嗦了,哪里还睡得着。

    “陛下,观通手根据桅灯的位置和数量,判断离开敌水营的船只为千石以下战船,数量在百艘左右!”

    “禀陛下,敌船队驶出崖门后绕岛向东行驶!”

    “禀陛下,敌船队绕过岛岬后转向北行驶!”观通手不断将观察到的情况报告到作战室。

    “现在是不是涨夜潮了?”赵昺在沙盘上不断的添加蓝色的标志旗,想了想问道。

    “是,陛下,已经开始涨潮了!”林之武打开舷窗向舱外看了看答道。

    “嗯,敌军有八成是要在黎明发起进攻!”赵昺用手指敲了敲长案说道。

    “陛下,为啥?”倪亮看看陛下问道。

    “敌军出航的都是中小型战船,他们是想借助潮水向北到达三江屿,然后利用满潮通过东能洲水道进入内海,然后待落潮时便会顺流而下发起攻击!”赵昺说道。

    “陛下,那这路敌军就算是奇兵了?”倪亮弄明白了这个问题,又问道。

    “也是,也不是!”在赵昺布置任务时就已经说过,若是别人再问只怕他早就一个暴栗敲上去了,可这是倪亮,他知道这孩子性子憨,理解能力与他人不同,只能再耐着性子解释。

    “怎讲?”

    “这支敌兵利用暗夜和涨落潮发动迂回攻击可以称得上是奇兵,但是仅凭百十艘中型战船即便是突袭也难以突破我们的水寨,那就成了明攻,便又称不上奇兵了。”赵昺给其解说道,“时至中午便又开始涨潮,北路进攻的敌军便成了逆水,则攻击乏力,但仍可吸引兵力截断我们背去的道路;而这时在水寨南侧的敌军就可以顺势攻击,袭我腹部,他们就是奇兵了,一旦僵持不下,便又转为明攻。”

    “哦,这就是陛下说的顺势而为,不分正奇,互为表里了。”倪亮恍然道。

    “正是如此!”赵昺露出一副你才知道的模样无奈地道。

    “陛下,瞭望哨视线被大岭所阻,失去目标!”这时郑永急匆匆的进来禀告道。

    “嗯,不用急,只要岛上再发现目标,那敌军今日将发动决战就毋容置疑了。”赵昺轻笑道。

    “陛下,我想明白了,埋伏在鳄湾的摧锋军就是奇兵,待他们从背后袭杀从北面进攻的敌军后,再从水寨两翼向敌南面的敌军发动攻击时又转成了明攻,就是正。”看着沙盘琢磨陛下话的倪亮突然喊道。

    “傻大哥啊,你脑子终于开窍了!”赵昺望着兴奋不已的倪亮苦笑着道。

    “呵呵,倪都统,陛下布下的奇招岂止是一步,下官想想都替张弘范头疼!”郑永也笑着说道……

    二月初六丑时,布置在岛上的瞭望哨接连发回敌军船队通过岛东的信息,这让赵昺可以十分肯定的确认自己前世的记忆没有出现问题。马上让人通报给张世杰及陆秀夫,两人匆匆来见听完皇帝的情况介绍后都愣住了,虽然皇帝昨日已经在廷议上说过此事,却没想到这么快就应验了。而这时又有军兵来报,称南面的敌军也扬帆起锚乘着潮水上涨向水寨逼来,如此更加验证了皇帝的预测,让他们也不得不相信陛下有预测天机之能。

    决战来临,两人也不敢怠慢,张世杰急忙回船升帐布置防御,又调整兵力应对敌军的两面进攻,还不忘将御营移向中军。而陆秀夫也安排朝臣前往各军督战,协调民夫义勇加固营寨,搬运物资,自己则带着几位重臣留在帝舟上随扈。

    “陆相,几位大人脚步轻些,陛下睡着了!”当陆秀夫与众人上了顶舱时,却被王德拦住说道。

    “哦,陛下睡了!”陆秀夫皱皱眉头道,向那间供大家喝茶休息的房间望去,只见小皇帝和衣蜷在软榻上,身上搭着条毯子,怀里抱着那只通身雪白的肥猫睡得正香。

    “大战将至,陛下却能睡的着,真是个孩子啊!”徐宗仁也探头探脑地看了眼不住摇头道,而此刻外边是金鼓齐鸣,军兵的跑动声和口令声、喧哗声震耳。

    “陛下这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实乃是大将之风啊!”刘黻却轻笑着道。

    “大人们这边请!”屋子被陛下霸占了,好在地方大,房间多,王德轻轻的带上门道,“陛下也是熬了半夜了,他说既然已经开打了,自有太傅、陆相及诸位大人指挥调度,他无须操心了,不若养好精神,若是败了跑起来也有力气。”

    “陛下真如此说?”邓光荐却是当了真,追问道。

    “邓侍读何必当真,若是陛下知道败了,还会待在这里安心睡觉吗!”大家本都听出是句玩笑话,偏偏邓光荐当了真,又因为他的身份特殊,反倒惹得众人一阵紧张,王德赶紧解释道。

    “愿上天护佑大宋,助圣上渡过此劫!”陆秀夫拈起支香点燃了,向船上供奉的天帝神位虔诚祷告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