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不想玩心眼儿,耍阴谋,可现实逼着他不得不动些脑子,当前崖山岛的驻兵是以殿前禁军为主力,护军为辅。经过此前连日血战,护军伤亡五百余,而殿前军伤亡却达万数,后来经过补充后殿前军主力几乎都已经上了岛。殿前禁军虽然过去号称‘江家军’,不过现在执掌门户的已经换成了苏刘义。

    人都是有私心的,赵昺以为私心有大有小,有的人是为一己私利,有的人是为一个家庭,有的人的私心却是为一个集体,甚至是一个国家。如今形势谁都看得出有实力在能在朝中立足,只凭什么威望和官职是无法做到的起码现在如此。因而他清楚过去殿前禁军是江家的,苏刘义可以帮着老丈人拆台,甚至协助其将殿前军搞垮,但此时他是殿前军都统,那想法就不一样了,他一定会设法保住属于自己的东西。

    “太傅,末将以为陛下言之有理。若是贼人之计,他们若重夺崖山岛必会出动重兵防守,那其水军实力定被削弱,我们大可与其决战,毁其战船,岛上之敌也便成了瓮中之鳖。如其只想与我们决战海上,那我水寨中兵力空虚,难以抵御敌军的冲击!”果然私心作崇,苏刘义不等张世杰再言,抢先说道。

    “苏将军说得不错,虽然我们有可能会中计,但也可能正戳中敌阴谋。末将以为两权相侵取其轻,应尽快撤回岛上的驻军加强水寨的力量。”刘师勇也附议道。

    “此乃军国大事,陛下面前怎是你所能多嘴的!”张世杰对女婿的‘反水’十分生气,瞪了他一眼说道。至于刘师勇他知道是刘黻和陈仲微两人举荐的,而他们又跟皇帝走的很近,自己要是骂他等于骂皇帝。可他也清楚陛下依凭着护军就足以和自己的淮军抗衡,若是再将殿前军拉拢过去,孤立的将是他。

    “太傅勿要动气,众卿尽可畅所欲言,有道是兼听则明吗!”赵昺打了个哈哈,又问陆秀夫道,“陆相以为如何决断呢?”

    “陛下,臣以为还是要稳妥些,既要防范于未然,又要防敌阴谋!”陆秀夫沉吟片刻说道。

    “嗯,还是陆相老成持国,这正是两全之计!”张世杰听了赞道,“陛下,臣以为我们不必将岛上军兵尽数撤离,可留一支精兵固守。若是敌来攻,可先行阻敌,我们再遣兵相助;如敌攻于水寨,我们业已撤回大部兵力,也不至于有失。”

    “嗯,不错。那太傅以为留多少人合适呢?”赵昺笑着点点头,心中暗骂两人这合着唱双簧呢,他们互相买好,拿自己当冤大头。

    “陛下,臣以为不必过多,有两千人足矣!”张世杰捋捋胡须说道,“殿前禁军此前连番激战,损耗甚多,且疏于训练,缺兵少将。而臣观陛下护军训练有素,颇为悍勇,又有火器相助,可担当此重任!”

    “太傅真是有眼光,我的护军都是百里挑一的悍勇之士,三千人足以守住樵汲路,哪怕他们三万人来攻!”赵昺好像个逞能的孩子般拍案道。

    “陛下身边也需有人保护,怎能将护军尽数留在岛上!”刘黻见陛下犯糊涂大急道。

    “是啊,陛下如此安排甚为不妥!”陈仲微也跟着附和道。

    “诶,众卿的好意朕心领了,但国之存亡在此一战,朕怎么为一己之私而弃大义不顾,就依太傅之意!”众臣都已看出张世杰是想借此保存自己的实力,而削弱皇帝的实力,很多人对此大为不满,一时间群情激奋纷纷,但他们惹不起张世杰,陆秀夫又不肯说话,因此只能劝皇帝保重。赵昺却没有见好就收,而是慷慨激昂地说道。

    “既然陛下一意已决,便按照陛下的吩咐做吧,今夜将岛上殿前禁军尽数撤回,多插旌旗,金鼓不断,借以迷惑敌军,令使民夫进山采樵,汲水,以备不足。”众臣听了陛下的话不知如何再劝,陆秀夫沉默了一会儿做了决定。随后他又具体分派任务,安排行止,确定数额,并报请太后恩准……

    议事完毕众臣告退,赵昺暗召韩振及陈任翁、倪亮、郑永和几个胥吏到作战室,他们都已获知廷议的结果,对于陛下的退让十分不解,当然也不敢埋怨他,可少不了大骂张世杰借刀杀人,陆秀夫落井下石,不若强行撤回,看他们能如何。

    “陛下如此行事必有缘由,大家听陛下吩咐吧!”林之武听众人嚷嚷半天,而陛下只是看着他们笑而不语,眼见越来越激烈,出声说道。

    “陛下是不是早有计较了?”韩振施礼说道,他十分清楚陛下绝不会无的放矢,也不会吃哑巴亏的,肯定已有了安排。

    “你们说够了,骂完了?”赵昺依然笑着问道,看大家都点点头肃然言道,“此战事关全局,并非做意气之争,胜则可以解除亡国之危,败则世上再无大宋,尔等明白!”

    “属下等愿效死力!”韩振等人齐声施礼道。

    “嗯,如此最好。此战只凭我们护军是无法完成尽歼张弘范的目标,而只有胜了此仗琼州才得以安稳,赢得发展的机会,壮大我们的实力,为复兴大宋积蓄力量。”赵昺觉的有必要跟众人说明此战的意义。

    “陛下深谋远虑,我等不及,险些因为些闲事误了国事!”陈任翁施礼道。

    “陛下尽管吩咐,为大宋属下万死不辞!”韩振也上前一步施礼道。

    “好,你们靠前听朕安排!”赵昺一纵身跳上椅子,拿过指挥棒指点着沙盘道,“此次朕以为张弘范必会倾全力一战,以其一贯做法仍会采用一正一奇分南北两路进攻,以行朝两军的战力即便能守住水寨,也无法完成尽歼元军的目标!”

    “陛下,以为敌军哪路是正,哪路是奇?”韩振看着沙盘问道。

    “顺势而为,不分正奇,互为表里!”赵昺言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