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条樵汲路可以说是当前行朝二十余万军民的生命线,一旦失去将落得吃干粮、喝海水的地步,张世杰已经放弃一次,在自己主持下付出巨大的牺牲才夺了回来。如果现在自己再以大战将至为由将这条生命线放弃,敌人真的与行朝决战倒也罢了;若是此乃张弘范故布疑阵,待岛上的军兵撤回,其复夺崖山岛,再行控制樵汲路,不说别人,赵昺都觉得自己对不起牺牲的近万军兵。

    “陛下,当下如何?”蔡乔将陛下愁眉不展,唉声叹气,问道。

    “难啊!”赵昺想起前世的一句话:权力越大,责任越大。自己一句话说出容易,但是有错便需要用成千上万条无辜的性命,甚至大宋的国运做代价,这让他一时实在难以做出决定,不禁长叹一声。

    “陛下切不可犹豫不决,若是敌军若是发起决战倾力来攻,水寨中虽人多,但可用之兵只有张太傅手下的淮兵和我们护军及殿前禁军余部,而岛上那二万余兵力近在咫尺却无法助阵,一旦水寨被攻陷,他们也成了一支孤军,依然难以摆脱覆灭的下场!”蔡乔曾经在战前参与制定了大量的作战计划,陛下曾对局势的变化做出种种预测,其中便有相似的解决预案,所以他立刻想到其中的利弊。

    “是啊,道理是不错,但道理未必谁都懂!”赵昺苦笑着回答道。他当然清楚随机而动的道理,朝中众臣肯定也明白,但落实到具体事件上却容易被其它因素所干扰,无法做出正确的决定,尤其是关系到个人得失的情形之下。而现在他即使说服了自己,也难以说服他人。

    赵昺深知张世杰这一关自己就很难过,正是因为当初其主动放弃崖山岛,导致行朝陷入断水之危,使其倍受摘指,承受了巨大的压力。自己也正是利用其急于‘赎罪’的心理,得以成功说服张世杰肯协助自己重夺崖山岛和樵汲路,却未能使自己的计划得以继续执行,其中虽有行事保守的习惯作怪,当然也有害怕自己进一步掌握权力的担心。

    现在经过血战重新夺回崖山岛,局势也看似已经日趋平稳,现在让张世杰再次放弃,赵昺知道很难。一则其担心会重蹈覆辙,再次将自己卷入漩涡;二则官当到这个地步都会秉着小心无大错的心理行事,而赵昺当前又无法拿出有力的证据说明元军将要发动决战,仅凭自己含糊不清的预判,当然也没有办法说服其遵从自己这道‘荒唐’的命令,而自断生路。

    “陛下,天要下雨了,回舱吧!”正当赵昺出神的时候,蔡乔轻声道。

    “要下雨了?!刚才不还晴的好好的吗!”赵昺醒过神来,抬头看看天果然天空中不知何时已经阴云密布,海面都黑了下来。

    “陛下怎么忘了,现在已经进入春天,信风已起,雨季已经到了。”蔡乔轻笑道。

    “雨季已经到了?!这真是天助我也!”赵昺仰天大吼道,老天这次站在了他一边,听到了他的心声,雨丝已然随风飘落。

    “陛下,怎么啦?”皇帝突然发狂,把蔡乔吓了一跳。

    “加强瞭望,注意敌方战船数量的变化,若有变动随时报告。另外通知韩振让其派出斥候严密监视岛东的水道,观察是否有敌船经过!”赵昺吩咐一声推开举伞的小黄门冒着细雨昂首回去了……

    赵昺次日召集众文武上船议事,他称接到密报元军准备在这几日将发起大规模的进攻,为加强水寨的力量应将岛上的兵力撤回,以防不测。众人听了都是一脸震惊,追问陛下如何获知的消息。他当然是做出高深莫测的样子摇头不答。

    “陛下,撤离崖山岛绝非儿戏,这消息确定吗?臣派出的哨探没有发现敌军大规模用兵的迹象啊!”张世杰见众人都不说话,沉吟了片刻说道。

    “消息绝对准确!”赵昺点点头说道,但仍没有说明消息来言,其实他自知这就是自己扯了个谎,事务局虽然在元军中安插了钉子,但根本无法触及的核心,也就难以获得这种高度机密。可他又拿不出有力的证据说明此事,索性编了这个他们谁也无法验证的谎言,再者自己越说的神秘,人们反而愈加容易相信,当然那种死心眼子除外。

    “陛下,事关重大,陛下若是仅凭道听途说之言只怕难以服众!”果然有认真的,不过拆台的却是自己人邓光荐。

    “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几事不密则害成,是以君子慎密而不出也。先生当知此言的意思吧?有些事情朕是不能告知的。”赵昺没想到跟自己起腻的却是邓光荐,又不能明说自己是骗其他人的,当下只能甩出句名言让其自己琢磨吧。

    “臣擅言了!”邓光荐倒是知书达理,立刻闭嘴不再追问。却没想到他们师徒这两句话把其他人都唬住了,被视为朝中第一亲信的先生都不得而知,看来小皇帝的消息来源确实神秘,再想其都问不出来自己也就别提了。

    “陛下,要知一旦消息有误,我们将再失樵汲路,面临断水之危!”陆秀夫相信陛下不会信口胡说,但想了想还是说出自己的担心。

    “陆相不用担心,即便汲水路再次被断,我们有上天的帮助怎么会没水喝呢?”赵昺用小胖手指指上边笑笑说道。

    “陛下言之有理,当前雨季已到,降水频繁,我们只需仔细收集雨水便不会有缺水之虞!”刘师勇点头称是道。

    “陛下,若是撤离岛上,要再重新夺回却不容易了,不知又要耗损多少兵力!”张世杰依然觉得不妥,再次说道。

    “太傅可知若是假的,我们费些力气尚可重新夺回崖山岛。但若是真的,战事一起岛上二万余殿前禁军将被隔离在岛上即无法相助,也无法逃离,水寨一旦失守他们也会随之覆灭的!”赵昺特意加重了殿前禁军四字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