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接下来,赵昺又与几个人商讨了整个战斗的细节,他感到这个过程也不轻松,因为这个环节要考虑到各方的利益和态度,还要权衡个人的得失,乃是战利品的分配,战斗如何进行倒成了其次。他觉的心好累,自己不仅要设法应对来自‘蒙’古人的侵略,还要设法稳定朝局,将一帮各怀心思的家伙们捏到一起。可自己对付这些事情真是感到力不从心,但又无法回避,这让他异常头疼,也许这就是当皇帝的必备技能吧!

    ‘轰、轰……’战斗发起拖延一日,便会因为有军民因为饥渴而丧命,因此夺岛之战宜早不宜迟,当夜赵昺便调兵遣将,暗中布置。在次日的寅时天微亮的时候战斗打响了,他仍以火箭弹的远程覆盖‘射’击为前奏,两轮齐‘射’后,援军设置在沿海的军营已是一片火光,骤然受到袭击的元军陷入了‘混’‘乱’,纷纷四处躲避。与此同时宋军水寨西‘门’大开,上百艘搭载着宋军士兵的小船鱼贯而出,他们拼命划桨向岸边靠拢,他们其后则是行营护军的炮船。

    “报陛下,韩都统已经率军登上海滩,夺取了登陆点,正准备接敌!”指挥室中,赵昺和几位大臣守在沙盘前,这时有观通手进来禀告道。

    “嗯,命他们在火箭弹停止‘射’击后立刻发起冲击,夺取敌军营寨!”赵昺点点头,将两面红‘色’小旗‘插’在沙盘上道,“苏都统,你的兵也该出发了!”

    “是,陛下!”苏刘义立刻令手下军士发出信号,水寨中又有两队船只驶出寨‘门’。

    “陈统领,你即刻率军向北巡视,阻击敌从水上派出的援军!”赵昺又拿起一块令牌递给陈任翁道。

    “属下遵令!”陈任翁接过令牌点集起摧锋军随后出寨。

    按照赵昺与张世杰商议的结果,夺占登陆点的任务将由护军右军担任,然后由殿前禁军协助固守。阻击敌水上援兵的任务仍然落在护军的头上殿前禁军则担任辅攻。而张世杰则领兵守护水寨,防止元军趁兵力‘空虚’之际来袭寨。这个计划是人都看得出,虽然看似是两方联合作战,但可以说此次作战最为艰巨的任务都由护军承担,被视为军中‘精’锐的淮军只承担着守城的任务。

    而这个作战计划与赵昺所想还是有差距的,他的目标其实很明确就是利用元军会与他们争夺崖山岛的死‘穴’,充分发挥护军火器的威力,利用己方兵力雄厚的优势将这场争夺战变成‘绞‘肉’机’消耗敌军的实力。然后再敌军将注意力都转移到陆上的时候,骤然出动水军发起突击,将张弘范的水军重创,甚至是歼灭。但张世杰和陆秀夫都不敢冒这个险,只同意夺取樵汲路,并派出部分兵力固守,于是他的计划便成了夹生饭……

    元军占据崖山岛后,在靠近海岸的一处高台上布置了营地,居高临下控制着岛上唯一的河流的入海口,其余三面只有背着海岸的东部是道缓坡,可谓易守难攻。同时敌军在海岸上设置了数个据点以为前哨,总共约有一千五百人,其中‘蒙’古骑军五百人,余者为征发的汉军。按照‘蒙’古与宋军作战的用兵惯例来看,足以抵挡住宋军万人的进攻。

    “我皇威武,杀!”

    “杀、杀、杀!”当最后一轮火箭弹落入敌军营地时,韩振率领的三千右军已经将敌军设置在海边的据点攻占,迫近到敌营前不足百十步的距离,此刻遭受到三轮火箭弹轰击的营寨已是一片狼藉,敌军始终无法集结成军,不断有散兵披星带火的逃出来,却被暗伏的弓箭手‘射’杀。当他看到帅船上升起三盏黄灯时,知道火箭轰击即将结束,韩振整束衣甲拔刀高声吼道,准备率军突击进营。

    “列阵,阻敌!”韩振刚要抬‘腿’率军突击,却猛然发现敌军趁轰击停止的空当抢先出营了,他赶紧缩回脚改为守势,这也就是右军平时训练有素,前来护驾的又是优中选‘精’,这才没有先‘乱’了阵,弓箭手立刻前出弯弓搭箭‘射’出了第一轮箭雨‘射’住阵脚,弩炮队趁机布炮,刀盾兵竖起盾牌,长枪兵举枪做好突刺准备,将敌军逃跑的通道堵死。

    火箭弹这东西本来准头就差,但是四十座火箭发‘射’架连连发‘射’五轮,二百多枚火箭弹劈了啪啦砸下去对敌营也做到了无死角覆盖,无差别攻击。而这帮兵丁又没有见识,哪里享受过如此待遇,更不知道如何躲避,一时间死伤甚重。而引起的恐慌和‘混’‘乱’却是最为致命的,好不容易等轰击停止了,再看好好的营盘,寨墙东倒西歪,帐篷火光冲天,想守都守不住,不知道哪个没责任心的发声喊大家先撤吧!

    等元军‘乱’七八糟的冲出营盘时,猛然发现前边已经有宋军挡路,再看海面上千船竞渡,无数宋军在登岛,大家一看这是要赶尽杀绝啊,反正营盘是回不去了,大家冲吧!宋军这边本来是准备冲进去夺寨杀人的,可对方太客气了自己主动跑出来了,不过也得把命留下来,这下双方话没说句就开杀了。

    “发‘射’!”右军这次携带了十架弩炮上岛,因为船小,带的都是小型连发弩炮,而这些炮手们还都是头一次参加实战,又在这么近的距离上遭遇敌军,心中难免有些发慌,手上难免就快了些,把上弦的手轮摇的飞快,箭匣中的弩箭‘嗖嗖’的‘射’的飞快,换装箭匣的二炮手都有些跟不上节奏了,冲在前边的骑兵立刻被‘射’的人仰马翻。

    “退回,杀!”眼看敌军踏着同伴的死尸不顾一切的向前冲,弩炮已经再难发挥威力,韩振令攻击手和弩炮队退回阵中,就这么会儿功夫,敌军已经冲到阵前,长枪手齐声喊杀将长枪从盾牌后刺出,不管扎死没扎死都快速收枪,然后又猛然刺出,一时间血雾喷溅,惨嚎不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