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弩炮的狙击下,元军的火船终未能冲到水寨前,而这时潮水开始后退,丧失了进攻机会的敌军在一堆破船烂板的伴随下无奈归营。不过今天带给他们将不止是进攻的失利,却是精神上的震撼,想想在从前要击毁一艘大型战船并非易事,不仅要有悍不畏死的的精神,同时还要机缘巧合,否则在正面交战中把对方弄沉底儿基本没有可能,可现在对手只需一杯茶的功夫就能毁掉他们拼尽老命都难以做到的事情,如何不让人气馁!

    宋军这边苦战一天,敌军无奈撤军,这也是个极好的结果。而陛下在危难之际再创奇迹,更让全军上下振奋。可也有人不大高兴,那就是张世杰,他此刻算是明白了,皇帝不是怕自己,而是根本就没有将自己放在眼中。从这一战他清楚的认识到,皇帝拥有的兵力虽少于自己许多,但要想干掉自己并非难事,只是其不愿跟搭理自己罢了,想想自己从前的所为不禁有些担心。

    赵昺虽然为了‘赎罪’不得不又显神威,大败敌军,但也并不高兴,反而多了些担心。因为他知道战争始终是要为政治服务的,而当前最大的政治就是维护统一战线,不要搞分裂,所以也一直隐忍着,装傻充愣的忍受着。可今天的胜利多半会打破此前的局面,让朝中的局势变得更为复杂,增加更多的不确定性。于是元军一退,赵昺便不等众人道贺便悄默声的溜了,命人刀枪入库,将船又移回原位,好像自己根本就没有离开过一样。

    但是事情已经做出来了,赵昺想装低调,别人却未必认可,一时间抱腿的,求效的都明里暗里的托人寻路子向他表示忠心,甚至不惜自己赤膊上阵直接上书‘献上’一颗忠心。可让大家失望的是陛下不知道是不懂,还是装不懂,根本就没放在心上,让他们的辛苦付之东流……

    “陛下,臣有一事不明?”大战结束后,元军似乎伤了元气,接连两日没有发动进攻,但是依然加强封锁,并试图将岛上的水源改道,使宋军更加难以获得足够的淡水。第三天,刘黻和邓光荐前来觐见,他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

    “两位有何事还要请教朕!”赵昺见两人好像不大高兴,让人上茶后,打了个哈哈说道。

    “陛下,现在我们连胜两阵,朝中形势发生逆转,陛下却为何不抓住时机招服众人”刘黻直言问道,他也知道陛下喜欢拐弯抹角,却不喜欢别人跟他绕弯子。

    “时机不对,做了无益!”赵昺喝口茶答道。

    “陛下亲临锋矢,挥军退敌,众臣敬仰,万民臣服,正是收拢人心的好时机,而其中确是有饱学之士,治世干臣,陛下又怎言不对呢?”邓光荐有些好奇地问道。自他随陛下入朝后虽然在礼部任侍郎,但是与闲置无异,且被众人孤立。可自从陛下大显神威之后,立刻有不少人打着同乡、同年,甚至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人都跟他打招呼套关系。他自知这些人绝不是看自己有多大能耐,而是看上自己是帝师的名分,不过如今陛下在朝中势力单薄,正需招兵买马壮大势力,因而也就应承下来,没想到却被陛下拒之门外。

    “刘知事也是如此想的?”赵昺转脸又问刘黻道。

    “嗯,臣也是有此疑问!”刘黻点点头道。

    “好,那二位以为当前重中之重的事情是何事?”赵昺喝口茶看看二人问道。

    “当前最重要之事当然是击退来犯之敌!”刘黻想都不想便答道。

    “不错,但如何退敌二位可曾想过,单凭我们的护军吗?”赵昺再反问道。

    “当然不够,所以必须才需尽快招揽人手壮大实力,而那些人也都愿听从陛下的调遣啊!”邓光荐言道。

    “可你们想过没有来投的尽是些什么人?”赵昺笑笑问道。

    “这些人既有当年追随陈相之人,也有各处聚拢的散兵,还有朝中一些文武官员!”刘黻想想回答道。

    “那些新到之人除外,其余人等多是依附于张太傅和陆相门下,若是此刻我们再将他们收归手中,那二位会高兴吗?”赵昺吹吹杯子中的茶沫说道。他到现在也想不明白,宋人喝茶都是用煮的方式也就算了,且品评茶的好坏要看泡沫是否丰富,不知道的还当这是说啤酒呢!因此喝茶要先把浮在上面的沫子撇开或是吹到一边很是麻烦。

    “当下朝中势力太傅最强,他手握重兵可以左右太后;而陆相入朝虽短,可文臣之中却以其为首,但对朝政把握要弱于此前的陈宜中,只能牵制张世杰,却无法完全左右朝局。陛下正可借此机会收拢人心,与他二人抗衡,获得话语权。”刘黻再答道。

    “若是平日如此倒也罢了,但现在我们大肆招揽臣僚,在朝中再行建立一方势力,在这危急关头还要玩三国杀不成?现在形势恶劣,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让人不安,如果他们二人感到来自于朕的威胁,若是其想法发生了逆转,岂不得不偿失!”赵昺言道。

    “哦,因而陛下想维持现状,即不让张太傅那边感到来自宫中的压力,有可借助文相这边牵制张太傅,使其不敢异动。而文相若想重新主政又离不开陛下的暗中支持,可我们一旦公开招揽便等于与他们二人公开对抗,迫使他们二人联手对抗陛下,则会使我们处境更为艰难!”邓光荐在朝中混了这些时日,也终于有所开窍,不再是一根筋,得陛下一点就想明白了。

    “正是,但更为严重的是张弘范攻击连连被挫败,定会另辟蹊径,朕琢磨他们此时突然息兵不是再等待援军,便是要准备遣人招降军中重臣,以图内应外合,所以这时切切不可擅自启衅,让他们走上不归路!”赵昺这才说出了自己最大的担心……(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