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火箭弹的命中率始终难以提高,只适用于对密集目标覆盖和压制,对于单个目标纯粹是浪费,可现在情况危急赵昺也顾不得许多了。而换装了新研制的导火索后瞎火率大大下降了,因而他才有底气使用长引信让火箭弹在落水后再爆炸,利用炸起的水幕浇灭船上的火比意图将它们炸沉更现实和实惠的多,即便未能将敌船击沉让空船撞上寨墙损失也会大为减少。

    当然能将敌火船击沉于寨前是最好了,可这个只能寄托在弩炮发射的开花弹上,虽然此前在实验和东海岛之战中得到了检验,但赵昺还是有些紧张,毕竟张弘范部的战船多是海舶,比那些江船皮实多了,能否击沉还是未知,所以他一边让火箭船不间断发射火箭弹,一边准备采用集火射击的方式打击敌船。

    “陛下,臣等前来护驾!”赵昺观察着海面上的情形,默算着发射的角度,选择时机,这时陆秀夫领着众臣上了舱顶齐齐施礼道。

    “陆相、各位大人,这里危险,请到舱里观战吧!”赵昺扭脸皱了皱眉说道。

    “陛下以身涉险,臣等怎能坐视!”陆秀夫肃然说道。

    “这……也好,倪亮请各位大人坐下,保护好,千万不能有闪失!”赵昺现在没时间与他们啰嗦,也怕若是战事一时势力,这货再不管不顾的抱着自己跳海岂不死的冤枉,对倪亮使了个眼色道。

    “遵命!”倪亮立刻命人搬来胡床请他们在一边落座,并派侍卫手持大盾护在一边,看似严密保护,实则变相看管。

    陆秀夫等人还当小皇帝照顾自己,但事态如此紧急又如何坐的住,都翘着脚伸着脖子向战场看去,但见过去那些与其它战船并无区别的船只,此刻船头、船舷上或布置弩炮,或竖起发射架,火箭一枚接一枚的腾空而起飞向敌船。而有的敌船被击中后立刻腾起火焰,附近的敌兵被炸的血肉横飞;落到被点燃的柴草堆上的火箭弹爆炸后将火星炸的四散,火焰迅速蔓延,将那些操纵船只的敌军吓得四处逃窜。

    可惜的是更多的火箭弹落空,但掀起的水幕也让敌船偏离航线,甚至将舷板的敌军冲入海中。而敌军却毫无还手之力,只能被动挨打,这可是多少次海战中他们所为见到过的景象,不管如何都觉得解气,更加对小皇帝的所为感到莫测,好奇其还会给众人带来何等惊喜。

    “射角二十,引信延时五息,目标前出敌船,预备!”赵昺见一艘敌船冲过火箭弹的拦阻,渐渐进入弩炮最佳射程,发出预备口令。因为要针对远近不同的目标,这就要求爆炸的时间不同,要解决这个问题只能通过调节引信的长短解决,所以开花弹上安装的引信都是长引信,上面按‘息’分段,发射时根据口令剪短即可。

    “各炮位准备完毕!”观通手看到各个炮位的炮长举起令旗后回报道。

    “发射!”赵昺一劈手道,观通手的指挥旗也随即连摆三下,下达了发射命令。

    “放!”

    “放!”社稷号每侧船舷布置十五架中型弩炮,三架重型弩炮,接到发射命令后,各炮长立刻挥下令旗高声下令,射手立刻以木锤砸向机栝,扭索的蓄力瞬间释放出来,推动弹托将炮弹弹了出去,众人视线随之转向,可高速飞行的炮弹只在他们的眼中留下一道残影。

    ‘轰、轰、轰……’此时已经到涨潮的末期,海面相对平稳,敌船体型较大,又在最佳射距内,弩炮的准确性极高,在陆上打靶时曾有炮手将两发炮弹打进同一个弹洞中。

    “命中敌船艏十发,三发击中前甲板,两发命中船楼,船艏受重创!”观通手立刻将情况汇报给陛下。

    “好,马上装填,五斤开花弹!”赵昺比那帮朝臣们有经验,根本就没有试图看清弹道,目光一直锁定在目标上未曾移动,而他根据爆炸声的次序分成是重型弩炮,还是中型弩炮命中的。此刻中弹部位最多的船艏几乎被炸烂,呈现出一个半扇城门大小的空洞,海水瞬间灌入,船头猛地沉了下去,船尾翘起,就是想救都来不及。当下的战果让赵昺松了口气,撇撇嘴算是笑了,下令马上准备下一次发射。

    “吼!”

    “哦嗷!”

    “我皇威武、我皇威武!”……

    赵昺可以表现的波澜不惊,但是还有十数万人看着呢,他们何曾见过只是一轮‘床弩’发射的铁弹就能将一艘二千石的大船顷刻给击沉,立时大声欢呼起来,在寨墙上又蹦又跳,甚至淹没了火箭弹连爆声。而社稷号上的朝臣们虽还保持着矜持,没有跳起来,可也是手舞足蹈兴奋异常。

    “装填完毕!”见此情景,观通手也是自豪的紧,挺着胸脯扯着嗓子回报道。

    “目标,东侧第二艘敌船,射角三十,延时五息,准备发射!”赵昺却没工夫高兴,现在大部分敌船已经闯过了火箭弹封锁区,有的船帆被毁,有的火浇的半熄,有的则是火光冲天,速度自然也是快慢不一,这也给赵昺提供了逐一将其击毁的时机。而那些敌船此刻后悔也来不及了,自己都将船给点了,想回也回不去了,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不过都做好了逃生的准备。

    “各炮位准备完毕!”

    “发射!”赵昺再次下达命令。随着一连串的爆响,出头的敌船的船艏右侧多处中弹,炸开个巨大的破洞,爆炸的冲击波甚至将前甲板冲破,将上面燃烧的柴草崩的漫天飞舞,如同仙女撒火一般。当然敌船也没有让大家失望,歪着脑袋向前又走了几步,歪着身子躺倒在海中,落水的敌军有的被翻倒的船拍入水底,有的则甩出老远,而见此情景后方敌船上的军兵则纷纷玩儿起花样高台跳水,剩余的火船失去了控制,歪歪斜斜的继续向水寨冲过来……(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