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向北方望去,只见元军阵中驶出数艘堆着柴草的大船,心中突然有股说不出的滋味,按照历史上的规定动作张弘范是利用缴获的大量义勇乌延船作为火船进行攻击,可偏偏自己‘多管闲事’救下了义勇们,使得张弘范的火船不够用,这才拼了命,把大船作为消耗品使用。而大型战船的撞击力绝非那些小船可比,即便是再多的撑杆恐怕也挡不住其冲撞。

    “火箭船前移,进入射程后立刻覆盖射击,争取将敌火船毁于寨前!”自己造的孽还得自己还,赵昺立刻让火箭船进入发射阵地

    “这样不行,炮弹飞不过去啊!”赵昺知道炮船装备的弩炮弹道平直,发射的炮弹在有限的射程内无法飞越以大型战船筑起的水寨,而火箭弹的命中率又实在让人不放心。

    “陛下,咱们要准备疏散了!”郑永发令让战船前移,忽然发现陛下站在那里伸着大拇指眯着一只眼在向对面看,而敌军的火船正加速驶来,可社稷号船型巨大必须要提早做出应对。

    “疏散什么,把社稷号前移!”赵昺怒道,他刚才测了下距离,社稷号依靠高大的传递可以提高射距,将开花弹打到寨前百步之外。

    “陛下,这怎么往前移,现在刮得可是北风,而这里水面不足以让社稷号迂回北行啊!”郑永被难住了,从泊地到寨前虽只有三百步,可巨舟全靠风力航行,若是向南还可行,向北是一点办法没有,这里根本耍不开。

    “不会用船顶,拿船拖吗!”赵昺眼看敌船越来越近,寨墙的军兵已经乱作一团,他们已经意识到凭借几根撑杆是无法阻止全力冲刺的大船的,城破近在眼前,而赵昺看出这已到了崩溃的边缘,他是真急了。

    “陛下,属下不懂!”郑永一脸迷惑地道,他想不出如何将这么大的船顶过去。

    “朕来指挥,起锚!”赵昺想想这么高难度的活儿他们还真干不了,不过他还是有些经验的,前世造船也是如此大船都是靠拖船顶拖靠港的,他也算见过猪跑的,不过以那些方法是不赶趟了,他只能另辟蹊径。

    “勇士、勇猛、勇略、勇谋、勇悍五船以船头顶住船艏左舷,其余五船顶住船艉右舷!”赵昺站在舱顶发令道。

    “左舷、右舷同时加力!”

    “社稷号右满舵!”各船到位后赵昺亲自擂响战鼓,调整桨手划动的节奏,十艘战船同时划动,社稷号开始缓缓转动,向北折去,船身慢慢横了过来。

    “船上人员全部向右舷站立,勇士号转到船艏右舷!”待船转正后,他再次下令道。

    “陛下在干什么?”外边的情况大家都看到了,而社稷号奇怪的举动很快吸引了众人的注意,陆秀夫看看众人问道。

    “不清楚,不会是想……”王道夫扶着桌子轻声道。

    “胡说,陛下怎会弃众而逃!”刘黻怒道。

    “下官不是那个意思!”王道夫结结巴巴地道,有了前科的人就是心虚。

    “陛下不会是欲以帝舟阻挡敌军火船的冲撞吧?”陈仲微从舷窗向外张望,只见十艘龙船都到了船的南侧,像是要把船向北顶,这绝对不是要逃跑。

    “陛下是欲以敌同归于尽!”徐宗仁骇然道。

    “不,陛下是想以一己之力救众人于危难!”邓光荐面色平静的端起杯喝了口茶,吧嗒吧嗒嘴道。

    这边人琢磨陛下到底想做什么,不是其是想成仁,还是取义。那边张世杰也同样是一头雾水,起初也以为陛下是想逃跑,可这时却看到如山的帝舟缓缓被其它船顶到寨墙边。不觉有些好笑陛下以为他的船大就不会着火了吗,就能挡住敌军数百艘敌船?但是对于小皇帝在危机时刻没有逃走,反而有着迎敌而上的勇气他还是十分敬佩的。

    “陛下到了阵前,你们还要逃吗?”张世杰看着惊慌失措的众将吼道。

    “保护陛下,一定要挡住敌船!”苏刘义扭脸看看也是脸红,亲领一队士兵冲上寨墙。

    “陛下来了,大宋必胜!”军心不稳,刘师勇也是焦心,可义勇不比军队,早就慌了。见帝舟靠来心中一喜,几日的相处他已知陛下不是莽撞的人,此来定有计策,他转身对手下诸位头领喊道。

    “保护陛下,大宋必胜!”寨上的军兵士气大振,加紧汲水,加固寨墙,布置撑杆,准备敌船的冲击……

    “停船,下锚!”在距寨墙百步的距离上,赵昺下令停止动作,此刻社稷号被生生的横移了近四百步,而此刻敌军用于冲撞的六艘火船已经挂着满帆疾行而来,距他们不足四百步,并在船头引火。

    “火箭弹延迟引信,寨前三百步海面,齐射!”

    “命左舷炮手全部就位,右舷炮手为预备队!”赵昺现在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好在他所战的位置够高,整个战场都在他的视线之下,他连发两道命令,身边的观通手立刻将命令传达给各部。

    ‘嗖、嗖、嗖……’火箭船早已进入战位,而之前他们早已算好了发射角度,一接到命令便立刻撤掉蒙布点火,一时间海面上烟雾四起,数十枚火箭弹拖着长长的尾焰带着啸声冲天而起。虽然还看不到战果如何,但气势实在是惊人,谁也不知陛下又请来了哪方天兵天将,人们大张着嘴看着火箭弹升到高空,越过水寨,又向前飞了一段猛地扎了下去。

    ‘轰、轰、轰……’火箭弹有的大部分都落入海中,只有几个击中敌船,正当人们觉得颇为可惜的时候,海面上响起一串的爆炸声,在敌船前炸起一排数丈高的水柱,犹如在海面上瞬间竖起了一道水墙,转眼又化作倾盆大雨落在海面上,冲在最前面的火船刚刚燃起的火苗立刻被扑灭。

    “好,好,陛下神武!”人们当然认识那些挂着杏黄战旗的船只都是属于行营护军的,自然也明白是陛下在打发神威,不禁冲着帝舟欢呼起来。

    “各炮装填开花弹,射角二十五,目标前方敌船!”赵昺却无暇理会,在得到各炮就位的回令后,看着海面下令道……

    不好意思昨天电脑系统崩溃,半夜才修复,十分抱歉。顺祝各位书友国庆快乐,吃好喝好!!!(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