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待赵昺舟行寨门韩振已经布控完毕,移开了堵住寨门的战船,他无暇关心其是如何做到,这个时候管他是杀是抢呢!郑永首先指挥炮船在寨前列阵挡住敌军援兵的来路,陈任翁随后指挥龙船队冲出寨门分作两队,他很有自知之明,清楚皇帝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一定会过过瘾,于是其亲领摧锋军沿寨墙向前直扑正在肆意碾压义勇小船的元军,另一队护军龙船则交给陛下让其沿海岸前行攻击那些突袭义勇营地的元军战船。

    将低难度的任务交给了自己,赵昺明白这是陈任翁的好意,而其策略也十分恰当,他们从两翼展开攻击恰好让开纷乱的义勇船队正可快速接敌。最郁闷的当然是勇士号船长张浩,只要陛下上了船自己就成了打杂的,可出了问题肯定是自己的,而现在船上又多了三位朝廷大员,他这回又得兼任服务员加解说员,耐着性子解释提出的各式问题。

    “船队分成五队,两两为攻守,自由攻击!”龙船最擅长的就是乱中取胜,但现场是在是太乱了,义勇营地遭元军突袭就像炸了窝的马蜂,驾着小船四处乱窜,他们以编队冲入很容易造成误伤,赵昺干脆散开队形对敌展开攻击,紧随其后的勇猛号则立即加速,与其相距半个船身的距离相伴而行,就像个忠实的保镖一般。

    “升起战旗,表明身份,对义勇喊话,让他们南行进寨躲避。”赵昺让瞭望手打出旗语让义勇避让,可他们却根本不识,他只能一边下令控制船速,一边让水手们喊话,避免引起更大的混乱。

    “张统领,我们只有这些船出战吗?”船速逐渐加快,陈仲微从舷窗向外张望发现周围只有十数艘战船跟上,有些疑惑地问道。

    “禀陈尚书,不要看我们只出动了二十艘龙船,这估计还是陛下救人心切才如此,当日在七洲洋我们只动用了十艘龙船便击败了刘深的前军,击杀了其大将哈喇歹,拖住了刘深大队,若不是其逃的快也成了我们的俘虏。”张浩请陈仲微坐下顺手关上了舷窗,笑着说道。

    “哦,你吹牛的功夫不错啊,就凭这十艘铁背船便能击败刘深前军?”刘师勇那是久经战阵的悍将,也曾指挥水军在京湖地区与刘深交战,深知其厉害。而他也知刘深败于琼州军,可听其说只凭十艘船便击败其前军当然不信。

    “刘将军若是不信尽管去问这船上的任何一人,他们多是参与此战的。当时陛下亲自指挥的此战,也是乘坐的这条船。”张浩笑笑说道,并未争辩。

    “刘知事,你信吗?”刘师勇看刘黻坐在那里笑而不语,扭脸问道。

    “呵呵,我信。你却不知陛下虽年少却有谋,当日在疫船上我们与大队失散,寻找途中遭遇敌船队。那时我们船上都是重病未愈的病夫,既无援兵,又无兵器,可在陛下的指挥下不仅逃出生天,还将追击我们的敌船尽数摧毁。”刘黻捋捋胡须笑着说道。

    “刘知事,可我听闻当时乃是你调度有方才得以脱险的。”陈仲微听了说道。

    “那皆是陛下谦逊之词,陛下设计灭敌船上之人共知,我可不敢居功的!”刘黻连连摆手道。

    “关闭砲门、舷窗,注意瞭望!”天越来越黑,现在又是下旬没有月光,海面上虽有起火的船只,但总体上说视线不佳,且敌我相杂使用弩炮很容易造成误伤,赵昺干脆下令全部关闭以免流矢伤人,而他清楚当下最主要的是将双方分开才好开打。

    “左舵三分,加速行驶!”赵昺指挥着战船避让乱窜的义勇小舟,一边向西北方向前行准备接敌,好容易发现一条缝隙,急忙下令。

    “正舵,加速!”

    “右舵两分,全速!”义勇的小船受袭后纷纷向水道深处躲避,听到援军的喊话后又转向南逃避,而勇士号几经变化方向成功迂回到了在后追击的敌船侧后,赵昺才下令转舵进入攻击位置。

    “正舵,准备冲撞!”瞅准一只迎面而来的敌船,赵昺下达准备令。

    “各位大人快快坐回,把住扶手!”陛下下令关闭舷窗后,他们几个人看不到外边的情形,都站起身探头探脑的从前窗向外看,张浩只能小心伺候着担心他们摔倒,听到预备令后赶紧招呼他们坐下,告知注意事项。

    “快去保护陛下,不要管我们!”刘黻坐好后还没忘记陛下的安危。

    “没事儿,敌船都是小船,伤不了我们分毫的。”张浩按下欠起身还想看看战况的刘师勇说道,瞅瞅还是那位尚书大人老实,双手紧紧的把住扶手,低头团身绷紧身子完全符合规矩,就是有些紧张,身子不住的哆嗦。

    “收桨,冲撞!”两船相距不足二十步,赵昺才下达了收桨的命令。

    这时勇士号以达最高速,而敌船发现后也试图转向,但只来得及避开船头,船身被撞个正着。这种拔都船虽属战船,但也只是小型快船,当然也能牺牲防护力已达到提高机动力,根本经不住龙船这倾力一撞,轰的一声巨响便顷刻解体,化作一堆烂板。勇士号只是略一停顿便碾压而过,至于船上的人不被撞死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禀陛下,敌船已然沉没,有三艘敌船向我们驶来,相距约百步!”前冲一段后,瞭望手报告道。

    “其它战船如何?”赵昺问道。

    “禀陛下,我方战船皆在后跟随,试图将敌船隔离,陈统制正试图截击追击的敌船!”瞭望手再次禀告道。

    “好,不错,鲸肉没有白吃。令他们尽快将敌船剥离出来,掩护义勇撤退!”赵昺赞了一声道,他们前时在海上猎鲸,每逢遇到鲸群便要将选中的目标剥离出来,而鲸鱼的体型和冲撞力比中型战船不弱,因此对这种战术并不陌生。

    “左转舵四分,将敌船引离!”赵昺看看前来夹击的敌船下令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