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与众人急忙上到甲板向北方张望,此时已是黄昏时分,正是各军造饭用餐之时,一支元军利用日落时的阴影,视线不佳的时机,借上涨的潮水从水寨西边水道侵入北部义勇的营地。毫无防备的义勇立即大乱,纷纷从泊地划离向深水区躲避,没想到正中元军之计,他们殿后的大型战船随后跟进冲撞义勇所乘的小船。

    乌延船本来是渔民用来捕鱼的小船,船舷低矮,船板羸薄,平日也只能在近海活动,根本算不上战船,又哪里经得起元军战船的撞击。顷刻间,小船在元军战船碾压和撞击下化成碎片,义勇们纷纷落水,又被船上的敌军射杀,伤亡巨大。

    “快遣兵救援啊!”赵昺见状大急,大声喊道。

    “陛下,张太傅有严令不得擅自出兵解救,违者军法从事。”郑永有些无奈的禀告道。

    “这些义勇毁家共赴国难怎么见死不救,传朕旨意令其速遣兵将救援!”赵昺转身对随扈的众臣吼道。

    “陛下,少安毋躁。”陆秀夫面有难色道,“臣这就前去见张太傅,与其商讨救援之策。”

    “商议?!等你们商议完,人都死绝了,难道那些义勇的性命在你们眼中就如此轻贱吗?”赵昺大怒道,在他的严重,没有什么比人的性命更为重要,尤其是屠杀就发生在他的眼前。

    “陛下息怒!”众人见皇帝气得三尸乱跳,齐齐行礼道。

    “呵呵,你们……”赵昺气极反笑道,“你们表面上陛下长,陛下短,恭敬无比,可心中谁拿朕当做过皇帝!”

    “陛下,万事有太后做主,切不可冲动!”大家听了一阵沉默,不知该如何作答,陆秀夫同样是心中不舒服,可也只能再次劝道。

    “好吧,你们去与张太傅商议,去找太后做主,朕自己去做!郑永即刻传令全军备战。”赵昺不再与他们啰嗦沉声说道。

    “末将尊令!”郑永接令后,立刻命人敲响警钟,升起三盏红灯,并辅以旗语向各船传达御令。

    “陛下切不可涉险!”舱顶居高临下周围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只见警报发出,护军所属立刻行动,不论是在做什么都立刻放下迅速集结,口令声和跑动声不绝于耳。陆秀夫也未想的皇帝说干就干,更没料到其一声令下,全军会毫不疑迟的响应,而皇帝身边一队侍卫业也整装待命,他急忙上前阻拦,其他随扈的朝臣也赶忙相劝,却被侍卫拦在一边。

    “禀陛下,行营护军侍卫营集结候命!”

    “禀陛下,行营护军水军各部集结候命!”

    “禀陛下,行营马、步军各部集结候命!”

    “禀陛下,摧锋军集结候命!”

    “禀陛下,右军所部集结候命!”……

    “今义勇遇袭,危在旦夕,朕欲遣兵解围!”片刻功夫各部军将已经赶到社稷号领令,赵昺扫视一眼沉声道。

    “属下等候命!”各军军将齐齐施礼答道。

    “韩振听令,你持朕令牌速领所部控制西寨门,接应义勇船队进寨,阻击闯寨敌军,旦有阻挠者不需请旨,斩!”

    “属下尊令!”韩振上前领令下船。

    “陈任翁听令,你带所部及护军所属龙船与朕出寨门击敌,驱逐敌船,伺机歼敌!”赵昺又取令牌道。

    “属下尊令!”陈任翁上前领令道。

    “郑永领令,你率领护军及摧锋军所属炮船封锁敌来路,引导义勇进寨,救护落水人员。”赵昺又取令牌说道。

    “属下尊令!”郑永领令施礼道。

    “倪亮,你领护军步营坐镇社稷号随时准备增援,着辎重营做好救护伤员准备,侍卫营守护中军,无令任何战船不得靠近!”赵昺下达了最后一道命令。

    “尊令!”倪亮十分不悦的上前接过令牌。

    “我的老窝就靠你看着了,千万不能让人给占喽!”赵昺知道倪亮因为不能出战而不高兴,小声地跟他说道。

    “嗯,我知道了!”倪亮一听果然脸色稍缓,重重的点头道。

    “先生,这船上就需你看顾!”赵昺瞅瞅众人,又冲邓光荐招招手让他过来附耳小声说道。

    “陛下,放心,便交给我了!”邓光荐心中一暖,也觉责任重大,施礼轻声道。

    “各位臣僚,朕就失陪了!”赵昺冲众臣拱拱手说罢,拔腿就走。众臣上前还欲劝阻,却被侍卫们拦住了。

    “陛下,臣与陛下同去!”刘黻却从边上溜过去紧追两步喊道。

    “陛下,臣也与陛下同去!”刘师勇也挣开侍卫的拦阻追了上来道。

    “我也同去!”吏部尚书陈仲微犹豫了下喊着也要去,却被挡住闯不过去。

    “这……”赵昺面有难色地道。

    “还有去的吗?没有便开船了!”刘师勇冲大家喊道。

    “陛下,臣也要去!”陆秀夫迟疑了下说道。

    “呵呵,陆相便免了吧,朕这一折腾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事情来,还需陆相善后!”赵昺看看其他人却是脸色变换,捉摸不定,想是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他笑笑拒绝了,却让人放陈仲微过来。他下船与刘黻等三人在侍卫的簇拥下登上勇士号,船上水手早已就位,待他们一上船便立刻起锚加入船队向西而去。

    看看那三人还在瞅新鲜,船转过弯,回首再看陆秀夫等人都趴在栏杆上向这边张望呢!赵昺洒然一笑坐上了指挥台,其实他清楚对付敌军这几艘船根本不用自己出马,也不必摆这么大的阵仗。而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要看看在关键时刻谁会坐上自己这条船不顾危险的站在自己的一边,哪些人对自己心有所向却又犹豫不决,还有哪些人可以争取过来!

    而赵昺更想看看自己打破张世杰定下的规矩,看看其会有什么反应,是不顾一切的和自己翻脸,还是任自己所为。不过他估计其会比自己更为忧心,惧怕自己会在文臣的拥戴下凭借护军夺其兵权,由此可能会放松些手中的权力,而不是向太后狠狠的奏上一本……(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