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越看张世杰玩儿的套路越像拖延计,他就是‘欲’以时间换空间,凭借着这座‘攻不破’的水上堡垒将张弘范拖瘦、拖死。.: 。←→ㄨ但他却忘了自己所有的兵力都被堵在内海之中,以致没有机动兵力拦截敌军的援军,破坏敌军的补给线。而如今举国沦丧,成规模的宋军文天祥的督府军已经瓦解,人也被俘;再就只有琼州军,但琼州方面派遣援军的奏表却都被其拒绝。

    要说援军一个没来也不对,沿海州县的一些义勇和海上疍民在得知宋元两军在崖山开战后纷纷自发的前来勤王,来的人数也不少,以赵昺观察足有战船上千艘,人员数万。不过他们的船都是用于捕鱼的‘乌延船’,这是一种小型船,至多也就能载十来个人,武器也只有鱼叉、朴刀和铛耙这类生活工具,且未经训练,组织松散,战斗力极为有限。

    张世杰可能也没指望这些人,只是把他们安排在水寨的北部,保护汲水采樵路,连寨子都没让进,义勇们白日游弋于水寨周围,晚上就泊在岸边。声势倒是不小,但对战局的改变作用有限,而这些人的船小所载物资有限,自持力也差,若是得不到朝廷的补充,恐怕比元军撤的还快,大家总不能饿着肚子打仗吧!因此赵昺以为在无强有力的外援,又没有打破封锁的计划,他以为张世杰的战略终归是痴人说梦,依然会走向历史上覆没的老路。

    果然几天后随着张弘范‘迷’航船队的二百多艘战船和李恒舰队的加入,敌军实力大增,他们从外海泊地转入崖‘门’之内列阵,与宋军隔着三里许对峙,双方灯火可见,更鼓相闻,这下自南方进入外海的水路被彻底堵死,可以说只船片板也难以从元军的眼皮底下出去。如今元军战船到达战场的大小战船已有六百多艘,军兵四万余,虽然在兵力上仍处于劣势,但给宋军的威压却是巨大的,引得众军恐慌……

    “陛下,敌军帅船上好像要杀人!”自从敌军进入崖‘门’,赵昺更多的时间是在舱顶甲板上察看敌情,虽看不大懂敌军阵型,但他有笨办法,每天都会记录敌军战船的数量和方位,从而了解敌情变化,推测其下步动向,这时郑永报告道。

    “哦,杀的是什么人?”赵昺随口问道,这些天也有宋军在‘交’战或逃跑时被元军抓住,他们便杀人恐吓宋军,这已经不是新鲜事儿了。

    “陛下,今天绑住像是个‘蒙’古人!”郑永仔细看后答道。

    “让某家看看,‘蒙’古人杀‘蒙’古人可是稀罕事?”在旁随扈的刘师勇凑过去抢过郑永的望远镜看过去。

    “陛下,你看……”望远镜被抢,那么远的距离郑永什么也看不见了,生气的喊道。

    “给你,用朕的!”赵昺示意王德将自己的望远镜递给其道。他觉得世界上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奇妙,也真有忘年‘交’之说,从前与应节严、江万载,甚至刘黻他都能谈的来,他们都不会将自己当成个孩子看待,而是会认真对待自己的意见,一同探讨问题,想办法。但是他与陆秀夫等人接触也很长时间了,可就找不到那种感觉,却与刘师勇这武夫一见如故,几天功夫俩人的‘感情’不断升温,他觉得在这么下去就得像郭靖和老顽童一般拜把子了。

    “绑起来的真是一个‘蒙’古人,好像还是个千夫长,官不小啊!”刘师勇边看边发表议论,就像现在现场直播一样,引得船上众人都伸着脖子向那边看,却又如何看的清楚。

    “嚯,杀了,一刀脑袋落地!”郑永兴奋地喊道。围观的人更是解了很似的有喊好的,有拍手跺脚的,如同他们手刃了敌将似的。

    “诶,怎么还把脑袋挂到桅杆上了?”刘师勇发现了不对,喃喃地说道。过去元军杀人都是砍了以后直接将尸身扔到海里,而把人头挂到桅杆上的待遇不是宋军的大将,也得是个统制级别的。

    “坏了!”赵昺听了面‘色’一紧拍案道。

    “陛下,怎么啦!”郑永急忙转身问道。

    “张弘范这是在杀人立威,整肃军纪,恐怕真正的大战就要开始了!”赵昺扫视了众人一眼说道。

    “陛下所说有理,大战之前主帅为了立威,往往都会寻个理由杀几个不服主帅,违抗军纪的倒霉鬼,以震慑全军。张弘范是个汉人,那些‘蒙’古人自恃出身难免跋扈,不肯听从调遣,且敌军来自两军难免不和,他这一刀就砍了个千夫长,谁还敢违拗他。”刘师勇点点头深以为是地说道。

    ‘咚、咚咚、咚咚咚……’

    ‘呜呜呜……’说话间,对面战鼓声一阵紧似一阵,悠长的号角声响彻海空,赵昺也坐不住了,噌的蹿起来抢过郑永手中的望远镜向南方望去,只见敌阵中战船纷纷升帆,桨橹扬起,向宋军冲了过来。

    “刘将军,情况有点不对吧?”赵昺看来敌明显分成两队,一队是大、中型战船,一队是小型战船,齐齐向宋军阵营杀来。

    “嗯,是有些蹊跷,按说敌军‘欲’攻我们水寨,理应以大船为先接敌,以便撞开水寨,再以小船乘隙突入阵中伺机登船,他们怎么两队齐发呢?”刘师勇也眯着只眼看着战场说道。

    “不好,敌军是‘欲’截断我们的汲水采樵路,他们大船是佯攻。”刘师勇的话让赵昺确认了自己的判断,张弘范此番并非是要决战,依然是想通过围困迫使宋军投降,或是削弱战斗力。

    “陛下判断不错,张弘范这厮前时多是大船,几次‘欲’断汲水路都未能成功,此时他们有了‘拔都’船,此船快速灵活,我们用以汲水的斗舰不是他们的对手,而其又以大船佯攻水寨,使我军不敢派出战船出阵援助。汲水路一失,我们危矣,可恨其就是不听劝谏,真是自取恶果!”刘师勇比赵昺看的更为透彻,恨恨地说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