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陆秀夫上了帝舟后才发现船上另有乾坤,他们直接被接引上了二层,上边居然有完备的生活和工作区域。他和上船的几位参政知事及尚书都各有独立的房间,另六部也各有值房可以供各部侍郎及轮值的郎中在其中办公和休息。此外还居然有一间硕大的议事厅,可以供几十人在其中议事。而家眷则被安置在船中段的几间较大的套间里,看其中的摆设应该是过去船上仆役和侍卫居住的地方,虽然不如陆上方便,但设施还算完备。  更让陆秀夫惊讶的是他们来的仓促,并没有事先通禀,但他们在短时间内就做了妥善的安排,甚至各个舱室的门上都已贴上了标签,让人可以按名索骥找到所在,而房间中火盆、热水都已备下。通过这些小事他就可以看出船上的做事效率比之他们尚书省要高的多,人员也是训练有素。加上船上的布局极为合理,让人不得不对船的主人刮目相看。  “相爷!”  “叫什么过去有何事?”陆秀夫见进来的是自己的长随陆斌,刚刚安置好便有人通知让他们的长随前去说事,可看其脸色不大好,出声问道。  “禀相爷,是宫中王都知叫我们过去说了些规矩,不过这船上的规矩也真是多!”陆斌嘟着嘴道。  “哦,说说我看?”陆秀夫放下手中的公文说道。  “他交待说,船上不得随意走动,一层和三层皆是军事禁区,不得随意窥视。后舱乃是陛下寝室,没有诏令不得入内;还有便是注意火烛,人走烛灭,不得擅自动火;还有舱内要保持安静,不得大声喧哗;各处要保持整洁,不得随意丢弃废物;听到警钟响起,各自归舱,不得到处走动,听从各处警卫安排;再就是船上用水要凭签,大人每日三桶,家眷是两桶,我们就只有一桶;用膳要到膳堂,每日开三餐,还有一班夜餐给值夜的人,但除女眷可取回居所用膳外,其他人等不得捎带;此外还有些乱七八糟的规矩。管管其他人也就罢了,那王都知却说上船的人都无例外,即便是相爷也得遵守!”陆斌气不忿地说道。  “这是陛下的座船,规矩自然多了些,我看也无什么不妥,大家一视同仁也好啊!”陆秀夫听了笑笑说道。  “这……相爷,过去行舟海上,咱们也曾乘御舟随扈,可哪里凭签用过水,向来都是随去随用,并无人限制。用膳也都是有人送到舱中,船上也可到处走走,并无人阻拦,哪里受过这样的气!”陆斌见相爷并不在意这些,有些急眼了。  “此时非彼时,你告知夫人和其他人都照此去做,不得违背,否则陛下不降罪,本相也会重罚!”陆秀夫怎么会不知道其意思,板起脸警告他道。  “相爷却不知,陛下厚此薄彼,刘知事家眷一上船便赐下了许多东西,吃穿用度无所不有,其他人却并没有,这分明是不将相爷放在眼里吗!”陆斌依然不肯住嘴道,为自己的主子抱不平。  “不要胡言乱语,当日陛下孤身上了疫船,多蒙刘夫人照看,陛下如此正是感念其时之恩,绝非你所想。你再若无端生事便下船去吧,免得给本想丢脸。”陆秀夫沉声说道。  “这并非小的如此说,其他几位大人也多有微词……”  “住嘴,风霜雨露皆是君恩,岂能妄议!”陆秀夫拍案喝道。  “相爷息怒,小的知道了。”陆斌见相爷真生气了,不敢再言唯唯诺诺地退了出去。  “陛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陆秀夫叹口气更觉看不清小皇帝,按说自己率众臣上船随扈,陛下理应感觉到自己是在示好,可其反应淡漠又像是没有感觉到,却对自己有滴水之恩的刘夫人分外热情。这让他心中不免忐忑不安,搞不清陛下意欲何为……  这些人虽然上了船,但赵昺分毫没有感到压力的减小,他清楚自己不能与陆秀夫等人表现的亲近,起码是在这个时候。因为他还不想刺激张世杰,毕竟仗还得指着他去打。如果让他感到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胁,尤其是在他情绪不稳的时候,说不定就会一怒之下搞个兵谏什么的,或是干脆投向张弘范,那边可也是与其沾亲带故的。  当然赵昺也没有闲着,他令辎重营的工匠在主桅杆上加装了瞭望台。社稷号本来就高,桅杆更是有十几丈,这样在上面就可以观察到内海的情况,借助望远镜外海也在瞭望哨的视野之下,这样他就能对敌方如何布阵,己方怎样调兵遣将都能有所了解,从而采取想对应的措施。安好之后,他本想亲自上去看看,可看看高度,又瞅瞅自己胖墩墩的身材,觉得还是不要丢人了。  现在随着行朝转到海上,赵昺算是彻底断绝了与外界的联系,现在他可以将情报通过信鸽传出去,但是已然无法接收外界的信息,现在只能凭着自己的记忆中对崖山之战的了解规划行动。现在张世杰连舟结寨的形势已成,陆秀夫带着家人也上船随扈,这些都没有什么改变。不过让赵昺欣慰的是自己现在的处境还是与历史上的此刻有所区别。  赵昺现在的活动范围虽然受限,但并没有人能限制他的自由,更重要的是自己还手握万余精锐,这便使自己有了改变命运的本钱。而在危机中他也看到了机会,现在他这只作茧自缚已久的毛毛虫是不是也到了破茧而出,幻化为蝶的时候了,他也应该舒展下刚刚展开的翅膀扇动几下,掀起一场风暴,从而改变崖山之战的结果,改变朝中的局势,从而改变自己的命运,乃至大宋和世界的格局,甚至是历史。  “喂喂,他怎么来了?”正当赵昺凭栏张望,畅想美好未来,想的热血沸腾之时,突然看到有人过船,他惊讶失色地扭脸喊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