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给两人确了诊,可还真没药给他们吃,且自己也不是心理专家,真没有办法治好他们的病。而他却也暗自庆幸自己前世摊上了个‘好老板’,若不是其把他坑惨了,自己也不会独自在船上困守多年,磨炼出一副坚韧的神经,否则这会儿估计不被吓傻了,也被逼疯了。  “他娘的,那家伙不知道跑哪去了?”赵昺回想起自己的老板突然笑着喃喃道。自己见过其风光的时候,也见过他最落魄的时候,风光时候他活的潇洒自在,落魄的时候也没见他垂头丧气,即便被法院和债主们追的四处躲藏,还偷偷给他打电话鼓励他一定挺住,经济终会好转,船一定能卖个好价钱,他们的好日子在后头。  赵昺一直想不明白,这个从一个身家上亿的富豪突然变的一无所有,还欠了一屁股债被狗一样让人追的家伙,为啥不但没有自杀,反而活的依然快活乐观是如何做到的。现在他后悔没捎带着把那老小子一起弄来,若是让其当宰相此刻一定依然不会想死,而是琢磨着如何翻盘,把失去的东西再弄回来!  “陛下,陆相及尚书省一班官员要上座船随扈!”正当赵昺浮想联翩地时候,王德进来禀告道。  “他们有多少人?”赵昺皱皱眉问道,从心眼里他是不愿意和陆秀夫同船的,谁知道这货发起疯来会不会将自己推到海里。可转念一想自己可不是历史上的那个小皇帝了,自己不但有众多忠于自己的侍卫,还有无处不在的暗卫,凭其想要弄死自己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再说他会水,即便落水一时半刻也淹不死的,想到此便也释然了。  “禀陛下,小的看人数不少,加上随侍的家属和长随能有三、四百人!”王德默算了下答道。  “不行,人太多了!”赵昺摆摆手道,但想想都把他们拒之门外也有些不妥,“这样吧,尚书以上官员可以携家眷上船,并有四人随行;侍郎及以下人员不得带家眷,随侍人员也要减半;另外尚书省二十四司郎中和员外郎上船轮值,给他们每部安排两间值房,随时听唤。至于护卫就不要上船了,其它人员乘船可在寨中就近停靠。上船的人员同样凭签供给饮食,可以适当放宽限制,你看着办吧!”  “是,小的这就去传谕!”王德得了吩咐便去安排。  被王德这么一打扰,赵昺也无法再次发呆了,扭脸向窗外看去。社稷号船身高大,他虽然在二层但海面上的情况依然一目了然。整个行朝在崖门内海泊船设寨,这片海面不小,行朝又多是大船,整个水寨便如同座小型城池一般,他所在的中军则与内城相似,面积同样不小。  很有意思的是其中又分成了两部分,西边是赵昺的行营护军以社稷号为核心自结一寨,以大中型战舰首尾相连围成圆阵,这样可以发挥舷炮的威力。而龙船作为机动力量列于阵外,平时以大型战船为码头停靠,补给船战斗力相对较弱,又是大家的命脉则居中比较安全。现在陆秀夫率领尚书省十多艘战船加入,郑永则让他们进入圈内;而他们东边是以太后的座船和张世杰帅船为核心又成一寨,枢密院所属战船皆在寨中停靠。  如果从表面看是两位首辅分别随扈两宫,并没有什么不妥。但只要细思就能看出来其中的不妥,以赵昺看张世杰以为只要抓住太后不放,自己就不敢造次,正如只要母马被拴在桩子上,小马驹再顽劣也不会跑远的。再从另一个角度看,分明就是文武两个阵营在站队,显然昨日张世杰所为让文官集团心生警惕,担心其挟持太后为所欲为,而他们要想与之对抗,且维持朝中权力的平衡,就只有维护正统一途可走。那谁是正统啊?当然是皇帝。  “真是世态炎凉啊!”看着一些人嘟嘟囔囔的不情愿的离开社稷号,赵昺撇撇嘴角轻笑道。  “陛下,陆相想将咱们的船与他们的船用铁链勾连起来,咱们怎么办?”这时王德又颠颠的跑回来请示道。  “告诉他们,用铁索勾连不行,但为方便往来,可以搭上跳板,且中间要有间隔,绝不能让咱们的船被限制住。”赵昺摆手拒绝了,可说完见其没有搭腔,又问道,“怎么没听明白吗?”  “陛下,这么多外人上船,是不是会对咱们有所妨碍啊?”王德不无担心地道。  “这时候他们还能做什么呢?不过是发发牢骚,骂骂鞑子,他们也知道朕说话跟放屁无异,让人收好怎么的门户就好!”赵昺笑笑说道。他知道王德的小心思,怕这些上船的人会对陛下不利,或是干扰到陛下行事。  “明白了,陛下,小的这就让加强防卫,各处都换成双岗,防止他们到处乱跑!”王德点点头道。  “记住看好咱们的猫,朕听说广州人喜欢吃猫肉的!”赵昺又对着王德背影喊道。  “陛下放心,他们敢吃了陛下的猫,小的就让他们去抓耗子!”王德回头笑笑说道。  “自己是不是想多了!”赵昺看着窗外的海面,在郑永的调度下尚书省各部的座船全部移到辎重船一侧重新列阵,辎重船上放下‘乌鸦吊’钩住他们的船与之连为一体。  社稷号的空间很大,且二层的前舱最初设计就是用来安置帅府众将和幕僚工作休息的地方,放下三、四百虽说会略显挤一些,但绝对安排的下。赵昺却只将侍郎以上官员安置在船上,就是让其所属群龙无首。而如今这些人要想上到社稷号就必须通过两艘辎重船,就是说他给自己的座船又加了一道防火墙,即便他们想要作乱也会给他留下预警时间。他为自己的多疑感到有些不安,但又想在这危急时刻并不是每个人都想死的,没准谁就会做出卖主求荣的事情来的……(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