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过去江万载活着的时候张世杰自知惹不起,且又欠他们父子个人情,因而向来是敬而远之。可江万载死后,江钲接掌殿前军后一力扶持赵昺继位,已然是倒向皇帝,这已经让他不高兴,但两人尚未撕破脸。今天大战将至,江钲不仅公然与他唱反调,还揭了他最痛的一块伤疤,让张世杰再难忍受,便想通过太后之手将其赶出行朝。  “母后……”赵昺这下知道历史上为何江钲为何未能参加崖山之战的原因,但是已然完了,可他清楚江钲离朝在其它时候还好,此刻若走等于断自己一臂,不禁扭脸冲帘后急道。  “陛下,江大人为救护先帝殉难,却葬身茫茫大海,魂无归处,一直让奴家心中不安。遣江都统回乡为父安魂也是尽孝之举,便不要相留了。”不等赵昺出口,太后便打断了他的话说道。  “禀陛下、太后,大战将至,正是用人之时,末将怎能在此危机时刻离开!”江钲见太后准了张世杰之请,皇帝挽留无效,不禁大急道。  “江都统,你们江家为大宋已是家破人亡,江大人又为救护先帝殉难,你身为人子理应为父修墓守孝。此去你快去快回,也算了了哀家一桩心事。”杨太后虚扶下言道。  “陛下……”  “江都统,太后既然懿旨以下,你便去吧!”赵昺总不能当着众臣的面和太后争执,只有叹口气无奈地说道。  “臣遵命!”江钲见事已无挽回的可能只能谢恩退回,脸色已是极为难看,而众臣也是面面相觑,更不敢再多言。  “陛下、太后,江都统去职,军中不可一日无帅。殿前军司马苏刘义为人忠勇,通晓兵事,臣保荐其为殿前军都统!”张世杰再次启奏道。  “嗯,便依太傅之请。”杨太后略一思索便同意了。  “末将谢太后、陛下恩典!”苏刘义马上出班行礼谢恩。  “苏将军请起,此时国家正是用人之时,切莫负了陛下和哀家的苦心。”杨太后见皇帝又成了没嘴的葫芦,暗叹口气说道。  “末将定不负皇恩!”苏刘义再次谢恩后退后回班,脸上满是抑制不住的得色。  赵昺缩在袖中的双手成拳握的咯咯作响,此时只觉气贯天门,耳边嗡嗡作响,而他真想破口大骂,可理智告诉他越是困难的时候越要隐忍,绝不能因为自己导致朝廷的分裂,引起两军对峙,从而让形势更加恶化。同时赵昺也清楚江钲一走自己的处境将更加艰难,但他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了。  朝会开了两个多时辰,陆秀夫等人和张世杰争论不休,至散朝也没有定论。但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刚刚散朝出宫,张世杰在未与陆秀夫等人商议,也未经太后首肯,便下达急令:崖外船舰一律撤回崖内;崖上兵马毁营归船;按三百船为一寨而分为五个方阵,即前后卫、左右卫、皇帝与太后居舟为中军。每个方阵一律船头向内,船尾向外下碇,并以铁索联结,使之成为一体,准备死守崖海。  命令一下三军给自归位结阵,陆秀夫虽然气得双手乱抖,但也无可奈何,只能指挥岛上的军民收拾细软,安排他们登船。一时间岛上的欢乐气氛立刻被恐慌所笼罩,他们必须再次舍弃刚刚营建好的家园,大家默默的收拾好东西,把无法带走的粗笨家什摆好,小心的关好屋门,就像自己只是出趟门,用不了多少时日便会重新回来一般。  “陛下,行宫起火了!”撤岛行动持续到凌晨丑时才结束,赵昺送走了江钲才回到社稷号上,他只叮嘱各军将船上能够储水的器具全部装满淡水,下令实施用水管制个人凭签领水,并要求各船只要条件允许,用水要及时补充,烧火做饭要节约薪炭。可他无论如何也睡不着,这时倪亮喊道。  “哦!”赵昺听了一个骨碌爬起来,拿过望远镜向舷窗外望去,只见岛上不知是行宫,连搭建的营舍,宫外的草市都有火光蹿起,影影倬倬的还能看到有人拿着火把四处跑动,火就应该是他们点的。  “陛下,是不是派人上岸救火?”倪亮看陛下只看不吭声,心急火燎地提醒道。  “不必了,这是张太傅让人点的!”赵昺放下望远镜摇摇头道,此刻想救都不能了,火借着风势很快蔓延到整个行宫区域,熊熊的火光照亮了这黎明最黑暗的时刻。这时外边传来噪杂的呼喊声,显然各处都看到了岛上火起,但又很快的沉寂下去,但他在呼啸的海风中似乎听到了其中夹杂着人们的隐泣声,让人悲愤不已,却又无可奈何。  “张太傅?!可他为啥要烧了行宫草市?”倪亮十分不解地问道。  “呵呵,这就叫做背水一战,烧掉行宫之意是自断后路,以此表明他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迎战蒙古人,不胜则死!”赵昺干笑两声给倪亮解释道。  “其也够蠢的,如果能靠烧掉些空房子就能打胜仗,恐怕老母猪都能飞上天了!”倪亮听了陛下的解释十分不屑地说道。  “哈哈……”赵昺大笑起来,倪亮在宫中就是憨蠢的代言人,现在其却骂张世杰蠢,这让他觉得十分好笑。  “陛下在笑我?”倪亮看着陛下眼泪都笑出来了,不高兴地问道。  “没有,没有,我是说你骂的太好了,他就是个蠢货!”赵昺知道倪亮虽然不爱说话,但自尊心很强,连连摆手道。  “陛下,你说他是不是奸臣?”倪亮想想又问道。  “奸臣倒是谈不上,他就是个自以为是的蠢货!”赵昺叹口气答道。  “我真想揍他一顿,他赶走了江都统,我们的作战计划又得重新做过。”倪亮恨恨地说道  “呵呵,你们不用再做了,要知道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只要心中有数,清楚自己要达到的目标设法完成就是了!”原来倪亮是为此耿耿于怀,赵昺忍不住又笑了,摆摆手免除了他们的功课,像是对倪亮又像是对自己说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