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比任何人都清楚行朝此时的处境,他当然不能坐等奇迹的出现,希望在最后的关头老天爷‘嗖’的一下再把自己送回二十一世纪,所以他也要着手做准备。  将行朝转移到琼州是最好的办法,双方力量联合起来足以应对张弘范的进攻,但赵昺觉得最佳时机已经错过,现在敌军已经探知行朝就在广东沿海,派出了大量的哨船查找,这么的船队一出现必然会被很快发现,如果尾随追击很可能再次上演井澳之战的惨剧。另外赵昺也没有把握能劝得动张世杰前往琼州,贸然行事还可能引起更深的误会。  同样,在这极为敏感的时候召琼州军前来助战一样会让张世杰感到不安,担心自己会被陛下借机除掉,这样很可能会导致双方相互无端猜忌和防范,徒自增加内耗,更可能导致大家各自保存实力为上,造成‘一个和尚有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的状况,到时候大家一起完蛋。  借助琼州的力量不行,继续行朝海上也不是长久之计,而从心里说赵昺也希望打这一仗,进而能重创元朝水军,哪怕打出一个短暂的和平时期也好,使自己和行朝都有个喘息之机。他知道这在世界上并非没有先例,在一千多年前的希腊和波斯萨拉米海战,希腊面临的情况与当前行朝况十分相似,但希腊打赢了这场战斗,从而改变了自己和世界的命运。  那是公元前四百八十年,新的波斯国王薛西斯一世经过三年准备,亲率陆军三十万及战舰一千艘再度进攻希腊。薛西斯先和地中海的海上强国迦太基结盟,让他们牵制住意大利西西里岛上的希腊城邦锡拉库萨,然后在划分欧亚的赫拉斯滂海峡修建浮桥两座,又在色雷斯境内沿路建立多个后勤基地。希腊很多城邦国家投降波斯帝国,派兵派船参战。一切就绪以后,薛西斯领军从赫拉斯滂海峡进入欧洲,通过色雷斯和马其顿,向希腊发起进攻。  在萨拉米斯海战以前,希腊各城邦都不是海上强国。当时地中海的航海大国是腓尼基和迦太基,他们在历次希波战争中都站在波斯一边。雅典拥有当时希腊最强大的海军,也不过只有不到四百艘三桨座战舰和五十余艘单层桨战船。而波斯本来没有海军,但在征服地中海沿岸的腓尼基和埃及以后,将他们庞大的舰队编成波斯海军,成为新的海上霸主,而雅典海军根本无力和其争夺爱琴海的制海权。  希腊联军统帅是斯巴达贵族尤利比亚德,他得知有一千二百艘波斯战舰聚集在海峡东南面,便被波斯海军的表面强大所震摄,准备放弃萨拉米斯岛,撤退到伯罗奔尼撒半岛进行消极防御,这引起希腊执政官地米斯托克利坚决反对。两人正争执不下的时候,雅典将领阿里斯蒂德从流放地乘快船到达萨拉米斯岛,告诉众人薛西斯派波斯海军的埃及舰队绕到萨拉米斯岛西侧,将海峡的出口堵住,准备将希腊联军一网打尽。  地米斯托克利告诉大家现已无退路,说服众人同波斯决一死战。波斯人断了希腊人的后路,反而激起希腊联军死战的勇气和决心。舰队的其他舰只则做好了与敌人舰队在海上交战的准备。萨拉米斯海峡曲折狭窄,希腊海军的三百多支战舰就停泊在海峡里面,在数量上占优势的波斯舰队无法展开雄伟的阵势对希腊舰队实施打击。当波斯舰队的先头部队接近海峡窄口时,其他战舰队列也紧紧地尾随其后。希腊人此时突然改变航向,掉头杀了个回马枪。  希腊军队里的士兵都不是被强征来作战的,他们为了保卫自己的家乡和亲人都具有赴死拼搏的精神。不仅如此,事实证明他们还具有良好的战术、良好作战性能的舰船和非常熟练的操船技巧,这一切保证了他们作战的胜利;波斯人是靠强征被征服民族的人出兵,士气低落,也十分厌战。而他们的桨帆战舰因为是按照跳帮作战的战术设计的,行动也不够灵活。他们的陆战队员总是希望船与船尽快绞缠在一起,敌我通过接舷在甲板上进行混战,使战船的甲板成为一个浮动的战场。  在战斗开始后灵巧的希腊三层桨座战船,左突右撞,绕着敌人的桨帆战船兜圈子,避免被波斯人的锚钩钩住。同时,用撞角一次又一次地攻击那些挤作一团的敌人,波斯人的战船不是被撞沉就是被逼回到后续舰队中去。虽然在实力上波斯人仍然胜过希腊人,但他们士气低落,无心恋战,当西风刮起来的时候,波斯人的舰船都忙着升起风帆逃跑。薛西斯面对这种情况,不得不承认在希腊的要塞是无法战胜希腊人的,从而放弃了对希腊的征服。  张世杰的处境无疑比泰米斯托克利要好得多,他拥有的军事力量比希腊人也强多了。而且,元军船工多为“闽浙水手,其心莫不欲南”,一旦“南船摧锋直前,闽浙水手在北舟中必为变,则有尽歼之理”。上面的话不是赵昺想象出来的,而是被关押在元军船中的文天祥所写,他觉得也符合当前的情况。但令人遗憾的是张世杰并不是泰米斯托克利,自己也不是强势的地米斯托克利。  因而此战想要取胜,想要挽回败局,赵昺觉得很难,在整场宋元战争中,宋军中大概只有孟珙能勉强算得上是一个名将,可惜死得太早,像余玠、王坚等人可以算是良将,但与名将就有距离了。至于张世杰,李庭芝,夏贵,吕文德,吕文焕这些战争中后期宋军的主要统军大将,最好的形容词充其量也就是宿将。可是在另一边,阿里海牙,伯颜那样的统帅就不提了,就是当前张弘范,李恒表现出的指挥才能也要在张世杰之上,而行朝中的另外几位弃文从武的大将更不行了。  “他娘的,难道真是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逼着老子亲自上阵吗?”赵昺琢磨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好办法,恨恨地说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