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琼州方面在向陛下报捷并送上详报的同时,也向朝廷报捷,送上缴获的印信,这又引起了不小的骚动。琼州凭着自己的兵力,未动朝廷一兵一卒,取得歼敌上万,击毁、缴获战船五百余艘的战绩,有人不大相信,立刻要求吏部和兵部同派员前往琼州点检,再行叙功。可也有人以为此举纯粹是张世杰多事,其分明是羡慕嫉妒恨,自己没有本事打败蒙古人,还嫉贤妒能,怀疑其他人。

    赵昺对什么点检之事根本不放在心上,因为他知道琼州方面不会欺瞒自己,也无法骗过自己。而给朝廷的捷报也是经过他预览过的,其中有些部分还进行了修改,战绩也进行了‘缩水’处理,重新调查只会让他们自己打自己的脸。而对于争论,他私下里倒是希望越激烈越好,真理是越辩越明,也会打得某些人脸更响,同时让人看清当前的形势,想好如何重新站队。

    为这事儿朝廷上热闹了几天就过去了,因为没有人有胆去琼州点检他们的战绩。去,查实了是真的,那必然得罪了张枢密使;若是说所报不实,琼州那班人能让他们回来吗?而大家也都知道琼州是陛下一手经营起来的,虽说陛下现在说了不算,但不会永远说了不算,等哪一天翻起旧账,倒霉的不还是自己。既然没人肯去,那就只能认为这捷报是真的。

    是真的,就得论功行赏。于是尚书省拟定了奖赏名单,其中应节严、江璆、赵孟锦及刘洙四人加爵封侯;陈任翁、庄思齐等几个领兵统制加封从卫大夫;参战正、副将军官左、右武大夫;另有作战有功的士兵二百多人转官封承信郎、承义郎;又赐下金千两,丝帛二千匹赏军。给官、给钱,赵昺当然没意见,报上来后立刻就批了,不过还是觉的朝中这帮人太抠,给的东西太少,自己还得倒贴。

    不管如何此战的胜利还是给处于困境的朝廷打了一针强心剂,让随扈军民士气大振。当然其中也有不和谐的声音,他们以为琼州大胜阿里海牙的水军必然会惊动元廷,引得敌酋震怒,再遣大军征剿,使朝廷面临更加危险的境地,求和再无希望。但主流声音还是向上的,以为此胜起码让阿里海牙无力在下海追击朝廷,保证了左翼的安全……

    然而世事无常,俗话说‘福不双至祸不单行’,那边刚刚取得大胜,那边就又接连出事。进入十月后,元军主力数路南下,在广州的兵部尚书王道夫与凌震迎敌失败,退入城中,但很快被元将李恒率军攻陷,俘获战船三百多艘,官员二百多名。王道夫与凌震突围而出,退走东圃。广州与崖山近在咫尺,朝廷不仅失去陆上外围屏障,且水、陆皆被元军切断,这让朝廷上下又是一阵慌乱。

    而被拒绝入朝的文天祥无奈前往潮阳,邹沨、刘子俊等人率众相会。由于当地盗贼陈懿、刘兴为害一方,形同割据,文天祥便先向这两个巨盗发动进攻,杀掉了刘兴,却漏跑了另一个匪首陈懿。陈懿海盗出身,马上投降了正率舟师由海路入潮州的元军大将张弘范。熟门熟路,这个强盗头子为元军充当向导,在潮阳大举登陆。督府军众寡不敌,文天祥败走海丰。张弘范之弟张弘正率一部精骑,穷追不舍。

    文天祥率部逃至五坡岭,文天祥一行人正喘息想吃口饭,元兵望见烟火,突然追至,宋兵开始还以为是当地农民逐鹿也未示警,其至眼前才发现为元兵。张弘正的元军骑兵猝然杀到以致措手不及,其部来不及接战,多数被杀。文天祥匆忙逃走,被元军千户王惟义抓住。情急之下,他忙掏出一直随身携带的冰片自杀,由于存放日久,药效丧失,他自杀未成没有死被生俘。

    文天祥部将邹沨刚烈,未待元兵近身,以佩刀自刭,众士兵扶着他至南岭才死,僚属士卒得以从空坑逃脱的人。刘子俊在附近也被另一部元军抓获,他忙大叫,自称是文天祥,冀以缓兵,想使文天祥有机会再逃走。结果,两部元军抓了两个“文天祥”,“相遇于途,各争真伪”,都坚称自己是“文天祥”。元将唤至几个宋军俘虏,边问边杀,终于得知了他们要抓的真文天祥。

    然后,元军在当地架起大锅,烹杀刘子俊。烹刑残酷,使人慢慢煎熬而死,刘子俊一直骂不绝口,至死不屈。至此时刘子俊、陈龙复、萧明哲、萧资都死了。仅有赵孟溁逃脱,张唐、熊桂、吴希奭、陈子全兵败被活捉,都被处死。文天祥被押送到潮阳,见张弘范,由于宋军势力还未尽灭,张弘范深知文天祥还“有用”,命人把他拘于军船之上……

    噩耗接连传来,崖山上似乎都闻到了战斗将至的气息,张世杰严令一切船只禁止出港以防泄露行朝行走,当然这也包括赵昺在内,这让持续多日的猎鲸游戏也不得不停了下来,使得他又闲了下来。海出不成了,这日赵昺领着一行亲卫登上了行宫后最高的崖山顶峰,虽然山不高,站立山顶,岛上的自然风光尽收眼底。向北注目,田畴干里,翠绿点缀,云蒸霞蔚,面东南远眺,瀚海无涯,一碧万顷,渔帆点点,片云天远;近看,白浪层层,银沙如练;侧耳倾听,林海飒飒,涛声阵阵。却将全岛尽览眼下。

    “皇兄,我在此立誓,定会守住我赵家江山,复兴大宋!”赵昺命人摆上香案,燃香焚纸默默祷告。前月大行皇帝的山陵修建完毕,灵柩移入陵墓,因为国家危在旦夕,为防止一旦离开会被蒙古人掘墓从而采用密葬的形式,出灵那日行宫四门皆由灵柩抬出分赴四方,即便赵昺也不知道皇兄葬于何处,现在他也只能站在这山巅向皇兄许下誓言……

    窝心在此恭祝各位书友中秋快乐,阖家幸福!!!(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