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琼州是自己的起家之地,也是将来的复兴之地,赵昺当然对此战十分关注,此战能胜起码使阿里海牙在年内不能再打琼州的主意。而要是输了,那琼州就将面临一场浩劫,水军也将遭受很大的损失,再攒起这些家底儿可不容易,尤其是那些久经训练的军兵。战船没了可以抢,可以造,但是军兵的训练却不是一天两天便可以上战场的。

    赵昺也知道自己有些过度焦虑,这仗是伏击,又装备了新研制的开花弹,能参战的龙船也有三十艘,胜面还是很大的,否则他也不会贸然批准此战。但他也知道影响战斗胜负是有很多因素的,稍有不慎就会导致功败垂成,因此他十分想亲临战场,能与琼州水军并肩作战。

    可赵昺清楚这事儿实施起来很难,一则自己走包括太后在内都不会同意,去了应节严更不会让自己亲临锋矢,只能偷着去;二则张世杰对他频繁出海有了警觉,担心自己浑水摸鱼偷偷的溜了,因此将与自己混熟的吕师成和杜浒调走,换上了其亲卫营跟踪监视。而要摆脱他们也只能暗施杀手,那样就真的跟张世杰翻脸了,因此他只能暂且按捺下,跑到外海寻找机会……

    “陛下,急报!”正当赵昺苦思冥想之时,突然倪亮匆匆跑过来道。

    “咦,你怎么来了?”赵昺十分奇怪,为了迷惑张世杰,他特意让倪亮留守,可他却跑来了。

    “陛下,事务局送来急报,我知道陛下正担心那边的事,就来了。”倪亮依然一脸憨笑地说道。

    “赶紧歇歇。”赵昺让他在自己身边坐下,让人送上茶水、吃食,倪亮这孩子心眼就是实,做得出却说不出,不过他十分喜欢这样的人。

    “大捷,大捷,东海岛大捷,我们琼州军胜了!”赵昺一边安排倪亮,一边拆开来信,上边仅有寥寥数语:东海洲伏击大胜,击毁敌船四百余艘,俘敌船二百余,歼敌数千,击杀敌荆湖水军统制萨木丹、副都统阿里。我军略有损失。他看罢不禁击案大叫道。

    “恭贺陛下,又获全胜!”陛下大喊大叫立刻惊动了船上的众人,他们纷纷前来道贺。不过林之武几个人都因为未能为主分忧而感到些许遗憾,而那边船上几个傻小子见汴京号上如此热闹,正伸着脖子看呢,却不知他们在鬼门关上刚刚溜达了一圈。

    “大家收拾下东西,我们即刻返航!”赵昺清楚这只是事务局发出的报捷让自己安心,随后的详细战况便会报上来。此战获胜也会改变广南的局部形势,他还要重新评估以便安排后边的事情,而后边的略有损失也让他心中一沉,此战肯定是付出了一定的代价,所以他要赶紧回去等待详报……

    两天后,东海岛之役的详报送到了赵昺的案头,这不仅有应节严对此战的总结,还有刘洙及各个领军统制的战报。他看后也是出了身冷汗,此战可谓是险中求胜,不过这风险却不是来自于敌军,而是来自于己方失误。

    整个作战计划看似完美,待敌进入西湾水道后突然发起攻击,待敌遇袭后撤时便以摧锋军和勇敢军进行攻击扰乱敌军阵型,大军随后跟进会歼敌于海湾之中。但他们就没想到敌军在遇袭后并未后撤而是要强行通过,结果他们是把敌军都堵在海湾之中了,但沉船也把水道堵死,自己想追击都不能,全靠摧锋军和勇敢军苦战才得以拖住敌军,使得刘洙才能率大军迂回进入海湾,完成全歼敌水军的任务。

    因而此战的前半段打得平淡无奇,全无章法,只有陈任翁部还算是亮点。他在明知孤军奋战的情况下,与后军登岛部队协同作战先是稳住了局势,将敌军成功的留在海湾内。而后在后军无力支援是,他们也并没有停滞不前,却是利用剥皮战术继续削弱敌军,且以此拖住敌军。尤其是发现敌军有突围的迹象后,立刻分兵作战与敌混战,并缠住了帅船使敌一时无法脱身,进而为刘洙的大队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不过以赵昺来看,赶来的大队更像是前来打扫战场的。

    此次作战,琼州水军损失战船四十余艘,有两千余人的伤亡。而在赵昺看来如此大的损失是可以避免的,尤其是损失最大的董义成部,其在开战之初依仗着装备上的优势给敌前军与沉重的打击,其后却莽撞的冲入敌船之中与敌近战,结果造成了极大的损失,仅其部的伤亡就占了全部损失的六成。而摧锋军和勇敢军与敌纠缠拼杀竟日也只损失了两艘龙船,落水的士兵也多被救起,除了龙船自身牢固的优势外,指挥员的能力和官兵的素质也是他们损失极小的原因。

    刘洙作为整个战役的指挥者同样有着重大失误,正是因为其在战前侦察不细致,又对双方形势产生误判,从而导致战斗开始后水道被封堵,大军只能看热闹,根本无法参战。其后其虽当机立断,采取绕行的方式加入战斗,但已丧失了最佳的歼敌时机,也使伏击战打成了胶着战。搞得此战拖泥带水,稀稀拉拉。不过他指挥的此战也有特色,如在雨夜派遣步军抢先登岛袭取敌哨所扫清潜伏的障碍,以及在岛上布置火箭发射架协同水军对敌形成三面围攻之势,都可以称得上创造性的部署。

    一番分析后,赵昺除下诏奖赏有功外,还下令对刘洙、董义成予以处罚,并昭告各军要引以为戒,还令各部总结经验,查找战斗中的失误,深刻检讨并且作出相关处置。大家对于陛下大捷之后依然谨慎几乎到了偏执的地步虽有些微词,但也知道琼州是陛下的最后防线,只要失败一次就会亡国也绝不是说着玩的,因而从上之下开始重新对此役的得失进行总结,从中吸取教训……(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