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左转舵,五分,艏炮装载链弹!”陈任翁有些激动,上次的七洲洋之战陛下喧宾夺主自己未能亲自乘坐龙船参加战斗,今天终于可以投入实战了。看到有敌船冒头他立即指挥旗舰‘锋利’好冲了上去,这是一艘千石中型帆桨战船,他要先以链弹破坏掉敌船风帆。

    “加速,靠近!”陈任翁一声令下,在敌抛石机射程外巡航的锋利号在逐渐密集的战鼓声中快速向敌船靠近。与此同时,炮门全部打开,瞭望塔降入舱内,顶舱封闭,战兵就位,全军进入了战斗状态。

    “回舵,艏炮发射!”陈任翁坐在指挥台上,观察着周边情况,船身因为是与浪涌方向平行,横向摇摆角度很大,他回舵船身稍稍右转斜切浪涌,横摆减小,趁此平稳的瞬间他下令开炮。

    “艏甲炮命中敌船主帆!”

    “艏乙炮命中敌船侧帆!”锋利号船长杜钧报告道。

    “左舷炮实心弹,准备射击!加速突进。”陈任翁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此刻敌阵中发现有船靠近,立刻以抛石机迎客,大大小小的石头从天而降,噼里啪啦的落在船周围,溅起的水花从瞭望窗飞了进来,眼看就要进入弩炮最佳射程,他下令准备回礼。

    “开炮!”龙船进入射程后,陈任翁立即下令射击。这些荆湖水军此刻都在船舷上备战,他们不晓得除了抛石机还有什么能打得这么远,而龙船顶着乌龟壳怎么也无法安置抛石机,因此并无防备,顷刻间被放倒一片,其实他们即便有所防备,最大号的盾牌也根本挡不住弩炮一击。

    “左转舵二分,关闭炮门,全力加速,准备冲撞!”陈任翁的主要目标那是那艘想开溜的敌船,他刚刚的射击只是让敌人知道厉害,不要随便打扰自己干活。现在两船相距不足百步,他下令战船向左偏转,准备从侧后方对敌船进行冲撞,这样可以减轻己方的受力,便于后撤脱离,又能重创敌船。

    “收桨,冲撞!”鼓声已经响成了一个点儿,敌船高大的船体如山扑面而来,陈任翁扶着指挥台大吼一声。船上所有人员立刻做好撞击准备,就近坐下,抓紧船上的固定物稳住身子。

    ‘砰,咯吱吱……’龙船的冲角斜刺里插入敌船的侧后,在船水线下捅了一个大窟窿,船仍然在惯性的作用下向前,冲角与舱板摩擦发出让人牙酸,又恐怖的破碎声。

    “正舵,倒车!”陈任翁并没有感到特别大的震动,只是被溅了一身水,眼瞅着敌船被撞击处海面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可他也顾不得多想,抹了把脸上的水下令道。桨橹手接令后立刻起桨,战船开始缓缓后退,抽出了冲角。海水瞬间涌入敌船,眼瞅着它开始歪斜。陈任翁吓一跳这船怎么这么不禁撞,沉的也太快了,他急令快跑千万被被砸着。

    ‘轰……’龙船退出不过五十步,敌船已经开始下沉,迅速没过一侧舷板歪着身子躺倒,发出一声巨响,在锋利号飞速‘逃窜’中他们完成了第一次冲撞,也首开摧锋军分兵后的开场秀。

    “这也太简单了吧?”再次退到抛石机射程外,陈任翁有些不大确定的看看指挥台上的几个人说道。

    “统制,你以为有多难啊!”刘猛笑着反问道,分兵扩军他成了锋利号的船长。

    “不、不,我不是说这个,而是觉得似乎比演习时撞击靶船还轻松,好像并没有费多大力冲角就刺穿了舷板,而看它沉没的速度估计底舱舷板都撞碎了。”陈任翁连连摆手道。

    “是啊,听统制一说,末将也觉有些容易,我记得在七洲洋撞击敌船时,陛下都被弹飞了,而这回好像只是震了一下,末将以为他们的船太差了。”刘猛搔搔头皮说道。

    “嗯,荆湖水军配备的是江船,他们的舷板和肋板都不比海船坚固,看来陛下又算中了。”陈任翁点点头道。

    “陛下也知咱们在此伏击敌军!”刘猛惊异地道。

    “哼,当然。你以为陛下入朝就忘了咱们吗?陛下早在月前就已经料到阿里海牙会调荆湖水军前来攻打琼州,并断定他们必从此处前往雷州。”陈任翁冷哼声说道。

    “哦,那么说陛下一直还想着我们。那既然此战是陛下谋划的,那我们是必胜!”刘猛听罢更加兴奋,好像只要是陛下的安排,他们就一定能胜,更觉陛下仍然在自己身边,船上的众人也是面露轻松之色。

    “统制,勇敢军也击沉了艘敌船,咱们可不能让他们比过去!”这时瞭望哨报告道。

    “那是当然,咱们摧锋军怎么能输给勇敢军这个徒弟,注意观察发现敌船脱离敌阵立即报告!”陈任翁下令道……

    摧锋军和勇敢军慢慢的找到了战斗的节奏,每当敌阵中有敌船不堪火箭弹的轰炸想着溜走时,他们便立刻冲上去将其干掉,就像一帮围着羊圈的狼,每当有羊不堪骚扰想出逃时,立刻便会被狼吃掉,或是吓得重新逃回圈中。当二十余艘敌船被他们击沉后,敌军也学乖了,发现躲在圈里可能还可活命,可要是出去肯定就会被干掉,因此在无人试探。

    “统制,后军告知他们的火箭弹即将耗尽,不能再按计划行事了。”转了半天,敌船不再露头,这时观通手又报告道。

    “告诉他们知道了,我们另想办法!”陈任翁还想着让后军加大发射密度,赶羊出圈,可他们却没了家伙事儿,可他一时也没有了主意,暗惆道,“这可怎么办呢?如果冲阵这时候倒是有缝可钻,但如果敌军分散逃跑,他们再能打也堵不住十余倍己方的敌船,那等于没有完成断敌后路的任务。而等下去敌军一定也会发现有空可钻,一窝蜂的要跑,自己也是没有办法!”

    “统制,咱们剥洋葱吧!”这时刘猛说道。

    “剥洋葱,洋葱是什么东西?”陈任翁一脸问号地看着刘猛问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