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刘洙这边打得也很气闷,有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由于在他们发起攻击时敌船已经进入水道最为狭窄的地方,而他以一顿火箭弹袭击吓得敌船纷纷向水道里挤,想尽快冲出去,如此一来生生的将双车道变成了四车道。刘洙当时也没多想立刻派军迎上,以配备弩炮的战船在前形成第一道拦阻火力,再以火箭船以火力支援,以期将敌船堵在这里。

    刘洙的战术十分成功,前方的战船以弩炮射击来船,这么窄的的地方四艘敌船肩并肩的往前拱,纯粹就是活靶子,那是来一个打沉一个,来两个打沉一双。火箭船也以大密度的覆盖射击将后边的敌船尽数闷在水道中,一时间狭窄的水道中火光冲天,大有将海水煮沸之势。他的目的也达到了,成功的将敌船堵在了海湾中,但自己却也冲不进去了。

    此战的目的是为了消灭敌人的水军,目测水道中能有五十来艘敌船,加上那边正在激战中的敌前军五十多艘敌船,总共才百十来艘,勉强算是两成,海湾中那些敌船自己是看得见吃不着。而海湾中己方兵力只有负责切断敌军退路的陈任翁率领的三十艘龙船,即便他们能打,但以三十对五百这账怎么算都难以达成重创敌水军的目标。

    现在摆在刘洙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摧锋军进入的龙湾和西湾之间的水道,可宽度和水深都不足以让己方大多数战船通行,显然是行不通的;二就是向东,再向北绕行大半个东海洲,从北部水道进入海湾,可这最少也需要两个时辰,而即便选择这条路还需留下部分兵力堵截,防止敌军逃走,那便犯了陛下常言的‘集中优势兵力打大仗’的原则,因为逐次增兵很可能会被敌各个击破,尤其是敌军占据数量优势的情况下。

    但刘洙现在顾不得许多了,留下百艘战船,归于董义成指挥,负责拦住从这里突围的敌军,他则率领二百艘战船绕行东海洲进入海湾增援摧锋军,他只希望陈任翁能将敌军拖住,为自己争取时间……

    面对突然改变的战场形势,陈任翁还是按照既定战术先堵住了敌军的退路,却不敢轻易突入敌阵,以防陷入其中。而过了一阵他发现水道中燃起大火,己方船队也未能按照计划突入,敌军也从最初的慌乱中镇定下来,试图重新布阵。紧接着战场上沉寂下来,再无火箭弹和开花弹爆炸声传来,他猛然意识到自己成了孤军,不,还有西湾岛上的后军。

    “告知岛上的后军,继续想敌群发射火箭弹,阻止敌结阵。”陈任翁判明当前形势并没有惊慌,他知道要想完成任务暂时只能靠自己了。而如何才能完成任务却是个难题,他清楚龙船的最大优势就是机动性强,火力猛,皮糙肉厚能承受一定的打击,只有能将这些发挥出来才能爆发出强大的战力。此时让敌军结阵显然不好,自己冲阵要冒很大的风险,他想起陛下当时采用的战术就是要让敌军动起来,从中寻找机会。当下敌军船队已经脱离火箭船的杀伤范围,可岛上驻扎的步军的射程之内。

    “报,庄统制同意我们的计划,并转传都统命令,要我军设法拖住敌军大队,等待大军的到来!”旗语发出后,很快有了回应,情况以陈任翁的判断并无二致。

    “告知各船,两军分成六队,每队五艘战船,待敌军遭到打击后有试图逃出火箭弹打击范围的,便立刻发动攻击,将他们干掉。”陈任翁点点头发令道。

    “摧敌正锋,杀、杀、杀!”

    “勇者无畏,杀、杀、杀!”

    “出发!”陈任翁听着各船发出的吼声又是一阵头疼,自从抚帅重建勇敢军之后,两军就暗自较开了劲儿。

    其实摧锋军和勇敢军算是同出一门,当时组建时就是以两军的人员为基础,受命分拆时两军也都是以摧锋军中的官兵为骨干。但分家后勇敢军这帮孙子转眼就翻脸了,争兵争船也就算了,小事上也处处都跟他们争。陛下曾授摧锋军‘摧敌正锋’手书,也就成他们一军的口号,每逢接受任务时都已此句作答。勇敢军便请当时的殿下题写了‘勇者无畏’作为他们的口号。

    争完口号后,他们又争船名,他们说勇敢军头一个字是‘勇’,那么他们的船名便应以勇字为头,而这时入朝的殿下带走了六艘勇字号战船归入护军水军,剩下的四个名字就成了两军争抢的目标,为此官司一直打到了抚帅的跟前。应节严没法了便将勇字号划为陛下护军专用,令他们各自以军号的第二个字为头再另行取名,这才扑灭了一场风波。

    而后两军还是争执不断,什么都要比一比,上到训练方面,下到生活方面,没有不争的。以致同根所生的两军就不能待在一起,只要碰到就像乌眼鸡一般都要寻事分个高下。此次出征两军还未出门就都暗自憋了口气,看谁击沉的敌船最多。现在陈任翁倒盼着他们好好争一争,这么多的敌船足够将他们比赛用了,怕的是到时候累的他们都没力气争了。

    ‘轰’后军发射的火箭弹成了两军开赛的发令声,每军各分为三队向指定的区域冲去。

    阵势刚成的敌军船队也随着火箭弹的坠入阵中的火箭弹发生了骚动,刚刚的经历还让他们心有余悸,那玩意儿太恐怖了,只要挨上就是死伤一片,眼见‘空袭’又开始了,各船的眼睛都盯着空中,嘴里不断的默念‘阿弥陀佛’、“无量寿佛”、‘观音菩萨保佑’,凡是能想起的神仙都要祈求一番,别让那玩意儿落到自己的头上。但今天好像诸神都没在家,或是嫌他们平时不烧香急来抱佛脚,并没有哪位大仙照看,随着有敌船中弹,便有人开始趁乱开溜……(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