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刚刚开打双方都有些发懵,率领前锋已经进入雷州湾的阿里最先反应过来了,他没想到宋军真得敢于在自家门口伏击他们。于是立刻准备掉头回来与中军夹击敌军,但他发现已有一支宋军船队远远的迎了上来试图拦截自己,可其并不担心。对方战船数量与己方相当,且战船多是千石左右的中型战船,而己方最小的都是千石战船,何况还有半数以上的大船,即便是冲撞也能将他们碾压。

    “哇……”

    “呕……”阿里信心满满的准备迎敌,突然他觉得胃里一阵翻腾,吃下的东西直逼喉咙,一张嘴就喷了出去。好容易将肚子吐空了,他却发现不仅自己,周围的军兵或扶着栏杆,或趴在船舷上呕吐,这里像是精锐的荆湖水师,分明就是刚上船的旱鸭子。

    “吐……”阿里气得又是一口惨绿的胆汁喷了出去,他有些想不明白这是为啥,却不知这海中无风还有三尺浪,何况现在正是涨潮的时候。他们又急速掉头,而江船抗风浪性能远不如海船,因而摇摆十分剧烈,让习惯于行舟江上的荆湖水军也受不了。

    等战船终于转过头来,两军相距已经不足二百步,阿里发现宋军战船排成一线迎了上来,他们顺流而下边行边以‘床弩’发射铁弹。可他很快发现了不对,那些铁球在击穿头船的舷板后居然发生了猛烈的爆炸,将舱板炸出了一个三尺大小的窟窿,并在底舱燃起大火。但宋军却没有放过它的意思,头船被铁弹接二连三的击中,从底舱燃起的大火很快将船吞噬,而舷板被多次击穿再难以抵御海浪的冲击,轰然破碎,海水瞬间涌入,开始快速下沉,船上的军士纷纷落水,可很多人根本来不及游开就被漩涡卷入海底。

    “啊?!”刚刚还信心满满的阿里惊讶出声道,那可是一艘二千石的大船,在被击中后不到喝杯水的功夫就沉了。

    “加大各船距离,快速接敌,冲撞敌船。”这么会儿功夫前锋船纷纷中招,有被炸断龙骨断成两截的,有水线下被炸开,还有的船楼被炸开。但无一例外,都出现了严重的伤亡,有的船沉的慢些,有的沉的快些。眼看打头阵的五艘战船非沉即伤,阿里急了,这么下去别说救中军,自己都自身难保。他下令让各船拉开距离以免着火的船只相互‘传染’,并及早实施攻击……

    董义成的任务是隔断敌前军和中军之间的联系,并伺机将其歼灭。因而在战斗打响后,他立刻率军追上,本想追着他们屁股打,没想到人家却及时掉头冲了过来,瞅着比己方块头大了很多的敌船,他还真有些胆儿突,但他还是有些底气的。在进入弩炮射程后,董义成下令以新装备的开花弹实施快速射击,没想到效果出其的好。过去发射实心弹顶多是在舷板上穿个大窟窿,运气好还能砸死几个,可绝难将敌船击沉。

    今天开花弹不仅砸穿了船舷板,还真得在敌船中开花了,一炸就是一个大洞,想堵都堵不上。这让董义成信心大增,觉得这些‘大个子’并不那么可怕了。眼见吃了亏的敌军依然不死心,还要仗着个儿大欺负人。他也不能明摆着吃眼前亏,下令将横队变为纵队,利用自己船小的优势从敌阵列中冲过去,与敌展开混战,但绝不准与敌对撞。

    “****娘的,****娘的……”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可董义成说了八遍都不止。他本想将弩炮移至两舷,利用穿插的机会给敌重创,但目的达到了,可己方的损失同样惨重。

    董义成率领的战船多是中型战船,却不是龙船那样全封闭的,同时又担心开花弹在舱内爆炸造成船毁人亡,因此弩炮都是布置在甲板或是船舷平台上。而他们穿过敌船之间时,蒙古人也不是傻子,能不狠揍他吗?抛石机太近施展不开,可弓弩、投枪却是猛着劲儿的招呼,暴露在外的炮手虽有盾牌遮蔽,可也伤及过半。而靠的近些,敌军便抛下钩索试图过船厮杀。

    待董义成部破阵而出,己方已有十数艘战船没能跟着冲出来,有的是因为船只被火箭引燃,又引爆了摆放在炮台上的开花弹,结果发生殉爆将自己炸沉。而有的是敌军跳帮过船厮杀,两军混战,在对战失利的情况下,炮手主动引燃火药将船自毁,因为早在陛下在时便严令配有弩炮和火箭的战船一旦有被俘的危险,应即刻将武器自毁绝不能将秘密落入敌手。

    “杀、杀、杀……”琼州水军几次参战都没有发生过如此大的损失,而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指挥失当造成的,董义成是心如刀割,他一边令放下小船救助落水的士兵,一边调转船头追了上去,疯了似的挥舞着战刀吼叫着。

    当然阿里也没有占据上风,单纯从受到的损失上看,他们应该更大。宋军炮手在猛烈的箭雨之下,依然不顾伤亡的进行反击,拼着自伤的危险在近距离上发射开花弹,给前军船队同样造成重创,逃过一劫的战船已不足十艘,但也是冒着烟儿带着火儿,几乎个个儿带伤。不过他们此刻想的却不是复仇了,而是如何摆脱又追上来的敌船,可前边就是堵截中军的宋军大队战船,与大队会合就要冲破重重堵截,攻破敌阵,阿里现在着实是没有那个胆儿了,只能再次掉头,希望利用顺风能突破红了眼的敌军拦阻。

    “把弩炮都给我推到船艏,将他们全部炸沉!”董义成好歹没有真疯,下令道。

    ‘嗖嗖……’

    ‘轰轰……’两边都拼了命,元军战船也是火力全发,什么投石机、床弩、弓箭,凡是能用上的都一股脑的扔了过去;而宋军排成两列横队,交错排列,不管是开花弹、还是实心弹、弩箭,只要能放到弩炮上发射的都不要钱似的射向对方。

    “啊!噗……”站在船艏楼上指挥战斗的阿里突然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叫,一支枪箭射入了他的胸膛,其足有三百斤的身躯不由的倒飞了几步被钉在了楼柱上,脑袋一歪完蛋了……(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