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前世除了在水族馆还没见过活着的鲸,而水族馆里的鲸还能叫鲸吗?窝曲在个比身体大不了多少的玻璃柜子中转身都困难,除了有口气跟死了差不多少。而眼前的这群巨鲸在海中翻腾跳跃,十几米长的巨大的身体居然能窜出水面老高,落在海面上能激起数丈高的水花,这气势还真让人有些发慌。

    “陛下,咱们回去吧,太危险了!”郑永也爬进瞭望塔,瞅着十几条大鳅在海面上喷云吐雾,他也有些胆怯。

    “回去?让那两家伙笑话咱们护军!”赵昺指指跟上来的两艘船说道。

    “陛下,这若是命都没了,还怕他们笑话,有本事他们上啊!”郑永看看两艘船远远的吊在后边不服气的说道。

    “你吃过鲸肉吗?”赵昺见这招不好使,转换角度问道。

    “属下吃过。”郑永老实地答道。

    “什么滋味?”

    “煮熟了有些牛肉的滋味!”郑永答道。

    “妈的,竟敢骗我!”赵昺听了恶狠狠地说道。

    “陛下,真是牛肉的味道,属下不敢胡说。”陛下好长时间没爆脏口了,郑永被吓一跳,赶紧解释道。

    “没说你,命令各船艏炮填装枪箭,舷炮填装长箭。”赵昺瞥了眼郑永没好气地道。不过他刚才骂的还真不是郑永,而是前世的黑心老板。其曾经弄回来块肉,说是鲸肉,专门请他们几个高管一同品尝,就觉的那肉虽加入各种调料,但仍有遮掩不掉的腥臊味儿。

    那个时代鲸鱼都成了保护动物,谁也没吃过更不知什么滋味,也只能当鲸鱼肉吃了。而这个时代,鲸鱼就像现代养猪场的猪一样多,虽然同样难得,但不至于造假,郑永更不会骗自己。因而赵昺断定自己吃的不定是什么玩意儿,没准就是比自己年龄都长的僵尸肉,怪不得那小子一个劲儿的让他们吃,自己却不肯动筷子。现在想想都觉得恶心,当时却还把其当成了好人。

    “陛下……”

    “你若害怕,尽管躲在舱里,鲸鱼虽大却也撞不坏咱们的龙舟!”赵昺见郑永又张嘴想劝,干脆先把他给堵回去了,自己今天一定常常这鲸肉到底是什么味儿的。

    “陛下,属下还是在此相陪吧!”郑永也不想被陛下看扁了,只能留在上边保护陛下。

    赵昺命令变换队形,以一路纵队插入鲸群中将它们驱散,他也担心这种聪明的动物受到攻击后对自己群而攻之,把自己当菜吃了。动物毕竟是动物,受到惊扰后立刻散开,有的潜入水中,有的远远避开,但也有傻得还以为有人要陪它耍呢,还在船队周围出没,并没有离开!

    “老子要吃肉,既然你不肯走,就别怪朕心狠了!”赵昺选定一只个大体胖的鲸鱼,挥舞令旗,令勇猛号向左,勇敢号向右,勇士号居中呈v型阵如同一张大网兜了上去。鲸鱼体型巨大,游动的速度却并不慢,三艘龙船全速追了上去。而鲸鱼还未醒过味儿来,仍然在恣意玩耍,时而潜入水中,时而又跃出水面,却不知危险已经逐步靠近。

    “勇士号,艏炮发射!”勇猛号和勇敢号在全力加速下超过巨鲸,以他们两舷保持在五十步左右的距离。而尾随的勇士号距其也只有不到七十步,在鲸鱼再次浮出水面后,赵昺下令瞄准发射。

    枪箭长丈余,箭头是粗存许、长尺半的矛尖,箭杆是以硬木旋制,箭尾镶有铁制尾翼。以大型弩炮发射在七十步的距离上可以贯彻尺把厚的木板,一般用以破坏敌船的舷板,杀伤水手,如果恰好击中龙骨,那便可一箭定乾坤。赵昺如此选择考虑到鲸鱼皮糙肉厚,体型巨大,只有伤及其内腑或是动脉才能致命,一般的弩箭很难给其重创,也只有枪箭才可能做到。

    ‘嗖、嗖……’两支枪箭呼啸而出,转瞬间便到,斜刺里插入巨鲸的脊部,直末箭尾。本玩儿的正爽的巨鲸突遭重击,吃痛之下猛地跳起又重重砸在海面上,加速向前游去。

    “两船舷炮连射,勇士号艏炮加装枪箭!”眼见巨鲸还活蹦乱跳的丝毫没有垂死之相,赵昺再次下令发射。巨鲸受创快速前游却恰好进入两船的射程之中,当下两艘船的一侧舷炮全速发射,密如雨点般的弩箭不要钱的向巨鲸倾泻,如此大的目标想不射中都难。

    “停止发射,注意观察!”一阵箭雨过后,巨鲸从水面上消失了,海面上出现一片鲜红。赵昺知道舷炮发射的弩箭很难对鲸鱼造成致命的伤害,但是却可以伤其表里,加快其失血的速度,那样流血都能将它流死。

    “陛下,它潜到水底去了,不知要何时才能浮上来!”巨鲸潜入水中,可以潜行百里,再想发现它就难了,郑永提醒道。

    “它受创几十处,跑不远的,注意观察不要待其突然浮起,撞翻了船!”赵昺考虑的角度却又不同,这片水域他们已经勘察过,最深的地方不过十余丈,浅的地方只有两丈。而这个年代还没有污染,正午阳光也正足,海水能见度可达六、七丈,受创的鲸鱼流血不止在水中留下一条粉红色的轨迹,只要盯死了就跑不了。他最为担心的是受伤的鲸鱼由于失血过多,会更为频繁的浮出水面换气,将自己的船撞翻。

    赵昺想的清楚,让各船散开压着鲸鱼的航迹追踪,起初受惊的鲸鱼游的十分快,以致各船必须全速才能追得上,但其随着时间的推移,失血越来越多,体力也愈来愈差。两个多时辰龙舟只需中速行驶便能跟上它,赵昺这时有些着急了,天色渐黑,能见度会更差,他后悔没在鲸鱼身上留个浮标,那样便不怕会跟丢了。

    “陛下,它又浮起来了!”前两次鲸鱼换气的时间很短,以致反应不及,郑永发现在他们左前方一团血沫突然喷涌而出,如同一股红色的喷泉冲天而起,他急忙大喊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