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吕文德南宋晚期名将,出身平民,以抗击蒙古侵略起家。他转战江淮、湖北、四川各地抗蒙前线达三十多年,多次击退蒙军,取得骄人战绩。南宋朝廷对吕文德极为倚重,封他为崇国公、卫国公,病死后赐谥号武忠。而这个人功劳大,毛病同样不少,贪财腐化自不必说,更为人诟病的还有阿重用私人和攀附贾似道,尤其是他大量起用自己的族人和同乡,形成庞大的军事集团,甚至将家族利益置于国家利益之上。还爱排挤他人,刘整就是遭吕文德阴谋排挤而降蒙的,给南宋造成了重大损失乃至威胁。

    吕文德其弟吕文焕乃是襄樊守将,与蒙古人相持达六年之久,可谓功绩显赫。后襄阳兵尽粮绝投降元朝,并立刻为元军策划攻打鄂州,自请为先锋。在其投降以后,吕文德培植家族军事集团如多米诺骨牌一般倒向元朝一方,随后攻破及招降沿江诸州,并为伯颜向导,引元军东下,又蜕变成有名的叛将。

    吕文信是吕文德另一个弟弟,积功官仕至武功大夫一职。襄阳血战,文信帅水军为守军之侧,与元军血战数十场,胜败各半,文焕降敌后,文信不愿从其兄为国家之叛逆,帅所部水师后撤,在白鹿矶与元军突然相遇,陷入重围,时其兄文焕于元军之中数劝文信降元,文信不肯,执枪数突元军军阵,为其部下打开血路突围,而己身亡于阵中。行朝闻之特赠其宁远军承宣使。子师宪,也同时亡于此役。

    吕氏一门,有忠臣文德,有烈士文信,却也出汉奸文焕,一父所生,一家所养,却结局不同,实为一悲也。吕文德之子吕师孟也降元,但师孟之弟师成却仍然追随朝廷到了崖山,所以说吕家一门真是奇也怪也!因而赵昺才觉得这家子人十分有意思……

    “陛下,末将叔父叛国降敌,实乃家门不幸,末将惭愧!”吕师成见陛下的笑令人玩味,再次施礼道,一张黑脸已然红的发紫。

    “陛下,下官以为人各有志,不可因其家中出了叛臣便轻视于他!”这时站在吕师成身后的一个汉子上前一步施礼道。

    “哦,你又是谁?”赵昺背着手上下打量那人一番,只见其四十左右的年纪,身材高大,四方脸,穿着像个文士,身上却透着股英气,他仰着脸问道。

    “末将乃是张枢密帐下计议官杜浒!”那汉子施礼道。

    “陛下,就是此人寻衅!”王德矮下身子附耳言道。

    “哦,朕记的你好像是文少保的手下吧?”赵昺沉吟片刻说道。

    “禀陛下,下官是曾在文少保麾下任职。”杜浒禀告道。

    “呵呵,你也有些意思!”赵昺又笑了。据他所知这杜浒出身也不错,其叔父是理宗朝宰相杜范,是一个很有背景的人物,不过他的为人却十分另类,没有选择读书做官的传统路线,而是游侠于天下,似乎无意于功名,直到文天祥入京勤王时,杜浒才组织了四千民兵过来响应,此后就成了文天祥最得力的助手。

    文天祥被封为右丞相后,谢太后命他代表南宋赴蒙古军营谈判,当时杜浒就曾激烈反对,认为蒙古人既然打到家门口,朝廷就已失去了和谈的可能,现在去蒙古军营,无异于羊入虎口,不如赶紧逃出临安,到别处起兵抗敌。可文天祥毕竟有公职在身,凡事都要讲组织原则,当时国难临头,他如果像陈宜中那样,不顾三宫安危独自逃跑,那还有什么纪律性可言?因此没有采纳,而文天祥的其他门客,又大多赞同他去蒙营谈判,反而合伙把杜浒赶了出去,可当文天祥被蒙军扣留之后,其他门客纷纷离去时,杜浒又毅然回到了文天祥的身边。

    此前,因为手下的军队屡遭失败,文天祥军已经无力再战,为尽可能保存恢复的中坚力量,文天祥将自己最贴心的追随者杜浒,派往张世杰的军中,与张世杰沟通回朝之事,同时命他不必返回,就留在张世杰军中,协助其打理军务。可是文天祥本是一心向明月,结果月光照沟渠,并没能达成目的。当然赵昺了解的这些都是来自于事务局,前世的记忆中根本没有这等‘小人物’的位置。

    “陛下是何意?”自己也被小皇帝调笑,杜浒有些着恼,面色不善地拱手问道。

    “没什么意思,朕的侍卫们还行吧,陪你们玩儿的还好?”赵昺和颜悦色地说道。

    “这……陛下的侍卫都是好汉,末将技不如人,输的心服口服!”吕师成没想到皇帝居然如此客气,弄得他有些手足无措,愣了下恭敬地回答道。

    “哼,不过是仗着船好,若是真上了阵不知会如何呢?”杜浒却不服气地嘟囔道。

    “呵呵,听到没有说你们呢!别以为仗着船好撞翻了刘深几十条船,砍了其帅旗就洋洋自得,做事还要谦虚些,还不谢过那……那杜大人。”赵昺转身指着船上的水手、侍卫们教训道。

    “谢过杜大人的教诲!”船上的水手和侍卫们听了立刻向杜浒施礼齐声喊道。

    “杜某有眼不识英雄,真是羞煞人也!”七洲洋海战帅府军尽歼刘深水军,并将其击成重伤落荒而逃的事情早已传遍各军,杜浒没想到皇帝的座船居然也曾上阵并取得如此战绩。想他们督府军转战两年有余,却是越打越抽抽儿,眼看连日子都过不下去了,不得不低三下四的上表想回朝。两厢比较真是天上地下,而自己却还大言不惭逞英雄,那一声谢过更是若一记响亮的耳光抽在脸上,让他羞愧的无地自容,一揖到底说道。

    “呵呵,他们算什么英雄,想你两个在那张世杰面前吃瘪受气,居然想到拿朕来撒气,才真是英雄啊!”赵昺依然笑容满面的竖起大拇指‘称赞’道,依然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