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费了半天劲儿才算把事情讲清楚,其实严格的说是糊弄过去。他无奈之下只好又将老祖宗赵匡胤抬了出来,说在琼州病重期间,又梦到了太祖梦中来访,提醒自己注意张弘范,临走时还甩给了自己两本书让他精读。他想着上次已经错过了请教的机会,这次便将那两本书背的滚瓜烂熟才敢醒来。自己为了提高亲卫营官兵的军事素养和扩展知识面才讲给他们听的。

    陛下的话完美的解释了此前有关张弘范的事情,又说清了此书的来龙去脉,再加上其又有梦中下棋和学艺的前科,应节严不得不相信。当然他潜意识也希望这件事是真的,这说明大宋还有上天眷顾,太祖的庇佑,复国尚有希望,如此一来也让老头儿重拾信心,从沮丧中解脱出来。不过他还是‘没收’了倪亮的书,说自己要回去精研,并再三叮嘱倪亮今日陛下所言之事绝不可再向任何人提起。在其发誓赌咒之后,这事儿才算作罢。

    “陛下,既然太祖都有警示,那张弘范定是劲敌。陛下如今又无法调动各部兵马,他们也听不进陛下的意见,若是有失岂不坏了大事,还是尽早回琼州的好!”应节严转念一想又觉不妥,忧心重重地旧事重提道。

    “如此不妥,我若是离开朝廷定会引起纷乱,那时再重拾残局会更加困难。而我此时离开朝廷,又以陈宜中、曾渊子等人所为何异?”赵昺再次拒绝了。

    “那是什么……”

    “流星,好大的流星!”

    “那边也有,好多啊!”

    “怎么回事,为何喧哗?”说话间,突然船上传来一阵喧闹声,赵昺急问道。

    “陛下,你快看!”王德推开舷窗指着西方的天空道。

    “流星雨!”赵昺向外望去,不觉间天已经黑了,只见空中一颗大星拖着尾焰急速从空中坠落,而其后无数流星紧随其后从空中划过,正是罕见的流星雨天象。

    ‘轰!’前边的大星在眼前划过坠入天际之下的海面,传来一声沉闷的轰响,就如同晴空霹雳一般,而后小星星也一颗接着一颗,如同殉葬一般紧随大星纷纷坠落。

    “唉,此相不吉,却不知应在何处!”应节严看着纷落的流星面色凝重地说道。

    “咦,陛下你在作甚?”不见陛下答话,应节严低头一看只见小皇帝眼望空中坠落的流星,双手合十嘴里还在不住的叨咕着什么,却一字都听不清。

    “别说话,人说对着流星许愿便可事成,赶上这么多的流星一起来真是机会难得,朕要多许几个愿,希望事事皆能达成!”赵昺面色郑重地说道。

    “哦,还有此说?”应节严惊异地问道,可却发现陛下根本没工夫搭理他,正望着星空忙着许愿呢!

    “&……%¥#@”

    “@#¥¥¥¥x”……应节严再看,只见船上的众人都学着陛下的样子,双手合十默念祷告都跟着许愿。他想想也双手合十跟着许下了心愿。

    “哈哈,今天真是赚大发了,让朕足足许下了上百个愿望,看来朕要时来运转万事如意了。”流星雨足足持续了有一刻钟,出现了上千颗的流星,直到极目之处最后一颗流星闪过,赵昺才兴奋地大叫道。

    “臣等恭贺陛下心愿达成,事事如意!”见陛下如此高兴,众人也齐齐施礼恭祝道。

    “好了,好了,记住许下的心愿不得说出来,否则就不灵了!”赵昺抬手让大家免礼,又认真的叮嘱了一句。大家见他说得跟真的似的,自然也随之点头,把话又憋回肚子里,有的暗自后悔没有向皇帝一样多许下几个愿望。

    而其实起初他的心情却也极为沉重,据史载崖山决战之前正是有大星坠海,数千小星追随入海,事后便发生了陆秀夫背着小皇帝跳海殉国,十万大宋军民浮尸伶仃洋的惨事。但他听到应节严说这是凶相之时,马上意识到古人一向以看到流星为凶兆,而此刻朝廷正处于四面楚歌之境,如若任由这种悲观的情绪蔓延,则会形成群体性心理暗示,对接下来爆发的战事不利。因而他便转换思路,将现代版的流星愿传授给大家,希望将坏事变成好事,他也希望众人的虔诚能打动上天,放自己一马。

    “陛下,臣仍觉心中不安,还请早回琼州。”刚刚被说服的应节严看到流星纷落之后,再次劝说道,显然对其什么许愿也是半信半疑。

    “先生不必再说,朕不能在这时抛弃太后和这数十万军民逃生。再说入朝之前朕就以决心作烈士,生死任由之吧!”赵昺再次坚定的拒绝道。

    “陛下……”陛下话语中充满了决绝之意,应节严满眼含泪不知如何再劝。

    “先生不必担忧,若事不可为,朕定会另谋它法,绝不会坐以待毙的。”赵昺见老头儿神色哀伤,出言宽慰道。

    “师傅放心,我即便拼的性命不要,也会护得官家周全。”倪亮拍着胸脯说道。

    “倪亮,陛下乃是大宋复兴之希望,危机时刻定要带陛下离开,切记、切记!”应节严拉住倪亮的手叮嘱道,“陛下时间不早,臣不便暴露身份,咱们就此别过,陛下还是早些回宫免得他们生疑。”

    “先生就在船上用些饭吧!他们不敢拿朕如何,最多也就是到太后耳根儿面前打个小报告。”赵昺吩咐起航回港,琼州来的船只一般都是专项补给入的是内库,正好在那里与琼州来船会合,他们师徒还能多说会儿话。

    “也好!”应节严何尝不愿与陛下多待一会儿,想想便答应了。

    龙船升起桅灯从礁屿后转出来驶入海道,几艘挂着郢州军军旗的战船立刻从两面跟上来,和他们保持百十步的距离伴随而行。赵昺笑笑让人打开舱门,走过去吵嚷着要再玩一会儿不肯回去,而众人早已习惯了陛下的表演,纷纷上前劝说将陛下哄回了舱内,免得今晚许多人睡不着觉……(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