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倪亮在赵昺的撮合之下同拜在应节严门下,与他成了师兄弟。但是应节严很忙,讲的内容也只要是适合自己的治国之道,且他们两人的理解能力并不在一条线上,在赵昺看来大致相当于杨康和郭靖,因而他所学并不适于其学习,因而多数的时候都是应节严开出书单让倪亮‘自学’。但应该说应节严这个师傅还是称职的,有时间就会辅导其,可倪亮动手还行,动脑子就皱眉头,看书基本等同催眠药。平日只能改由‘大师兄’督促,可效果依然不佳,以致赵昺和应节严都怀疑其过去所学都是在倪状元的棍棒下完成。

    平时倪亮对书本避之不及,今天应节严发现其居然捧着书看的津津有味,沉浸其中,自己和陛下谈话都没有能影响到。因而让他惊诧不已,忍不住叫其过来询问,想看看倪亮到底读的什么书,能让其看的入迷,自己以后也好因材施教。

    “倪亮此书你从何处得来的,我怎么没有见过?”应节严拿过书看了看,却发现是个手抄本,只在封皮上写着一句话——胜在三十六计,赢在《孙子兵法》,既无出处,也无作者,他皱皱眉头道。学生放着好好的典籍不看,却对这些野狐禅感兴趣,应节严的话语中不禁带着丝怒气。

    “这……这是!”倪亮也能听出好赖话,见师傅言语不善,瞥了眼陛下,吭哧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咦……”应节严看倪亮低头不说话了,也知其什么性子,便不再追问。他略微翻了翻,发现书虽然是三无产品,却有些意思。

    此书分为总论和详解两部分。总论又分六章,按胜战计、敌战计、攻战计、混战计、并战计、败战计。前三章是处于优势所用之计,后三章所载是处于劣势所用之计。每章各包含六计,总共三十六计。其中每计名称后的解说,均系依据《易经》中的阴阳变化之理及古代兵家刚柔、奇正、攻防、彼己、虚实、主客等对立关系相互转化的思想推演而成,含有朴素的军事辩证法的因素。解说后的按语,多引证宋代以前的战例和孙武、吴起、尉缭子等兵家的精辟语

    详解部分却以平直易懂的白话讲述了孙膑与庞涓的故事,以两人同窗学习孙膑因受庞涓迫害遭受膑刑,身体残疾,后在齐国使者的帮助下投奔齐国为引。在以两人各主一国之兵马斗智斗勇展开展开整个故事,其中穿插了对三十六计的运用。故事写的十分精彩,人物、对白都能让人沉浸其中,可谓集历代兵家韬略、计谋之大成。最重要的是这种形式能让人有看下去的**,且不像其它兵法典籍那样艰涩难懂,即便初识文字的人阅读都不会有障碍。

    “倪亮,你这本书到底是哪里来的?”应节严粗略看罢肃然问道。

    “师傅,这是林之武、蔡乔和蔡若水他们几个书办编的,我看着十分有意思,便也抄了一本,是不是有何不妥啊!”倪亮抬头看老头儿板着脸,吓得又赶紧低下头怯生生地说道。

    “说实话,他们几个哪里有这本事,即便是兵法大家编撰也要费些精神的!”应节严冷哼一声道。

    “……”

    “说,到底哪里来的?”应节严见倪亮扎着脑袋不吭声,又厉声问道。

    “为师问你,只是想见见此人,并无恶意。再有此人能写出此书必是兵法大家,若是将其埋没了岂不可惜!”应节严以为自己的态度吓住了倪亮,连忙换了张脸,和颜悦色地说道。

    “这……”

    “你真急死我了,快说!”可其飞快的抬头瞥了陛下一眼又低下了头,还是不肯说,气得应节严又变了脸。

    “官家,我说了不算不忠吧?”倪亮说到底还是个老实孩子,觉得欺瞒师傅实在是罪过,可说了又好像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左右为难之下抬头问陛下道。

    “不算,事师如父的道理不用我教吧!”赵昺看其纠结的样子憋着笑道。

    “这就好!”倪亮长舒了口气说道,“师傅,这些都是官家讲的,然后小蔡和小林子他们将官家所言整理成文,我从他们那里抄来的。”

    “我讲的?!”这回轮到赵昺惊奇了,他一把从应节严手里将书夺过来翻看了几页,蔫了。书里所载的内容确实是他这些日子讲的,前段时间他讲《三国》,其中涉及谋略计策的部分他发现多数人无法理解其意。于是就又把三十六计的内容阐述了一遍,为了吸引众人的兴趣便又当了‘抄书公’。

    在赵昺生活的年代《孙子兵法》的应用其实已不限于军事,什么商场三十六计、职场三十六计、人生三十六计,甚至还有恋爱三十六计。当时的好像到处都说,君子被小人所困扰并不罕见,即使你是一个老实人,也无法保证别人对你不用计,如果你知道对方在用计,你就能有所防范,好像人都生活在阴谋之中一样。

    赵昺觉的这说法也不能说错,其实计谋是一种计,人生设计也是一种计,有时候也是可以用在个人发展上的。再说自己整天在网络上与人论战,若不能跩几句《孙子兵法》会被人极为看不起的。而文言文对于他来说就像天书一般,因而白话本、通俗本、连环画本就成了他最好的教材,当然文言本的也要能在关键时刻甩几句出去,因为他相信那头的人也不一定精通文言体,那是装逼用的。

    经过多轮不懈的学习和网上不断的‘实战’,对其中涵义能理解多少赵昺自己也不清楚,但是‘三十六计’中的典故和经典语录那是信手拈来,因而讲故事完全没有问题,你让他写个文言体的还不如杀了他。只是他也没想到那些有心的书吏却将自己的话都给录了下来,还编辑成册暗中流传。

    “唉,陛下乃是兵法大家,臣等却还厚颜施教,真是羞煞人也!”应节严哪知其中隐情,叹口气黯然说道。

    “先生,万不要妄自菲薄,这……”老头儿不管自己还了得,可情急之下又不知如何解释……(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