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刘黻本是来劝陛下的,没想到却被抢白了一顿,还听到了些涉及朝廷的隐秘之事。这让他震惊之余,更感到陛下城府之深、胆魄之大非常人所及,如果换作自己知道一入朝就身陷囹圄必不会冒险前来。但是陛下不仅来了,且忍下了这口恶气,这不能不让他对这个孩子的敬佩再加一层,也深感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

    “陛下是否可以与陆相会面深谈,也好解除之间的误会。”刘黻想了想说道,他知道陛下在朝中十分孤立,若想有所作为离不开陆秀夫的支持。

    “刘大人说的在理,但尚为时过早。张世杰毕竟对其有知遇之恩,且其此前也一直在枢密院协理军务,两人相交到底有多深我们都一无所知。若是他们了解了我们的底细,从而联手相制,再想动作就很难了。”赵昺喝口茶说道。

    “嗯,陛下言之有理。但以我看陆相不似奸猾之人,做事也极为勤勉,确是栋梁之才。”刘黻点点头又言道。他已听出陛下对陆秀夫仍心存怀疑,可就目前形势只依靠外力无助于破解当前面临的困境,因而还是希望陛下与陆相表明心迹。

    “刘大人,你看朕像不像奸猾之人?”赵昺听了言道。

    “这……臣如何看陛下都想忠厚贤明之人!”刘黻闻声抬头看去,只见陛下作出了幅呆傻状,眼中露着迷茫惊惶之色,让人‘我见犹怜’,这正是其在朝堂上的基本款。可他又不能说陛下你好呆萌,好可爱噢,只能傻笑着道。

    “陆相与你我不同,我们曾同船共度、共历生死。那时朕有什么,可谓一文不名,孤身无依,全赖大人维护才得以活下来,这份情谊是无法装出来的。”赵昺言道。

    “陛下言重了,这是臣子的本分。”刘黻听了心中感动,而细究起来乃是陛下救了自己,可其却不提一字,只说情谊。

    “如说臣子本分,刘大人当下以为是何事?”赵昺又问道。

    “当然是稳定朝局,延续国脉,复兴大宋。”刘黻想都不想便答道。

    “不错,陆相忠心侍国之心不可否认。但其也为当朝宰辅,这些事情当然会优先考虑,若是朕的想法与其相勃,陆相会如何呢?”赵昺看着刘黻反问道。

    “……”刘黻听了猛然醒悟陛下为何迟迟不愿与陆相摊牌交心。正如自己刚刚所言维护朝局稳定是当前第一要务,而陛下也必须要服从此事。而偏偏小皇帝脑子中所想与大部分人的想法不同,若是当下摊牌必会产生冲突;另一方面,张世杰在陈宜中走后掌握军政,其与陛下不睦。即便陆相想按陛下的想法行事,可张世杰不同意,他为维持朝局稳定也必须迁就其,如此就只能牺牲陛下的利益,甚至会行废立之事。

    “还是陛下想的周全,此事的确宜缓不宜急。”刘黻想清楚后施礼道。

    “我暂且受些委屈不妨事,倒是大人切不可为一力维护朕而与他们闹翻,有些事情不妨顺着他们。若是大人被驱逐出朝,朕就真成了孤家寡人了!”赵昺做个鬼脸笑道。

    “陛下申明大义,为了大宋不惜忍辱负重,臣自叹弗如。”刘黻感叹道,陛下处境如此艰难,却还挂念着自己,怎能不让他感动。

    “天色已晚,大人就陪我用晚膳吧!”赵昺看看天色说道。

    “这不大好吧!”刘黻有些犹豫地说道,刚才陛下还言俩人不要表现的过分亲近,这马上又赐膳他担心会有非议。

    “呵呵,大人不必担心,今日你是奉陆相之名前来劝导朕的,还怕其起疑吗!”赵昺看穿了刘黻的心事,笑着说道。

    “大人就留下吧,陛下忧心国事已经多日没有好好吃饭了。”一旁伺候的王德也劝道。

    “那臣谢过陛下了。”刘黻想想也是,自己进宫正是陆秀夫的主意,他怎么会怀疑自己。再说自己与陛下表现的亲近些,不也可表明自己尚有利用价值,使其靠他与陛下沟通,正是两全其美的事情。

    吩咐下去后,少顷御膳房便备好了饭菜。虽说现在朝廷粮草紧张,但谁也不会扣减宫中的供应,因而一切都按旧例,只菜肴便有二十多道,赵昺再贪吃也消化不了,一般都会赐给宫中的侍卫和小黄门们。

    “想去年之时,陛下招待臣也只有鱼干、白饭,今时却好多了。”刘黻指着几上的菜肴说道。

    “唉,去年这时候我穷得恨不得去抢,若是有些金碗银盘恐怕都会换成钱买粮,府里那时真是穷啊!”赵昺叹口气道,“但那时候整日鱼干、白饭却觉香甜,而想想十数万军民面临断粮之虞,如今这美味佳肴却食不甘味。”

    “陛下忧民之心臣早已知道,即便去了琼州条件已经大为改善,每日伙食费仍只是按统制标准取用。不过只要张枢密使攻下雷州,情况便会大为改观。”刘黻宽慰道。

    “刘大人切勿抱持幻想,张枢密使兵败雷州已成定局,其回朝后定然又有变化,大人要做好应变准备,接下来的情形可能会更为艰难!”赵昺摆摆手肃然说道。

    “陛下以为张枢密使没有一点取胜的希望吗?”刘黻见陛下说的认真,放下箸子说道。

    “嗯,多则十日,少则五日,其就会回朝。如此必然暴露行朝所在,恐怕很快也会撤离令觅去处!”赵昺面色沉重地说道,其实这也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那是奔死去的,可自己却无力改变。

    “那能去哪里?”刘黻也无心吃饭了,想想道,“陛下,可否坚持前往琼州呢!”

    “若是能去早就去了,现在他们尚未到走投无路的地步,而今他们只怕宁愿去占城避难,也不会去琼州。”赵昺无奈地说道,若是此刻把朝廷拉到琼州,他宁愿少活十年都干,可那帮人肯吗!

    “陛下,那怎么办?”刘黻急问道。

    “静观其变,风险也意味着机会的出现!”赵昺面色凝重地说道,他其实赌的也是这一把……(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