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起先以为流亡朝廷虽然丧失了大片国土,但两广和福建、江西等地还算完整,地方政权仍在。?.且甲子门地区海域海道复杂,易守难攻,东北有文天祥的督府军为屏障,元军无论是从水路,还算6路都不会轻易打到眼前,只要再撑上两个月待元朝生内乱、军队北调平叛,他们就可渡过当前的危机。

    但赵昺终究来到这个世界不久,对于这个时代的了解本就十分片面,想当然的以现代固有的观念来思考问题。福建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是富得流油的地方,他以为筹措物资不是什么难题,可没想到宋朝的福建米谷供应矛盾却是全国最严重的,尤其是在南宋建国后来自北方地区的大量移民涌入,使得山多地瘠的福建所需食粮达到了‘南船不至城无米’的地步。

    现在想来朝廷撤离福州到泉州除了元军进攻主要还是想解决吃饭的问题,可泉州降敌后逼的朝廷不得不继续向南,而宋军的节节败退、丢城失地让他们不敢继续南撤,只能停留在广南东路和福建之间的甲子门地区,但粮食短缺的问题依然无法解决,以致有钱也买不到,甚至产生了地方豪强仅献了三日粮便被授予了中正大夫的爵位这种平日难以理解的事情。

    如此一来,赵昺开始担心粮食危机和敌军的不断逼近使得已成惊弓之鸟的******等不到元军北撤便会再次漂流海上,与自己先前朝廷会长期驻留甲子门的预估有异。明白了这些也就不难理解朝廷为啥只给义勇们无用的关券了,他们是想留着粮食准备逃亡用的,可这样就苦了赵昺这位‘人小心善’的王爷了,他不但要解决眼前吃饭的问题,还要想着飘到海上吃什么的事情。

    当夜赵昺单独召见了庄世林向其讨教,想着自己如此受到王爷的重视,受宠若惊的庄世林一咬牙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  .??`过去福建的粮食多有海上从两广运输,可现在元水军在海上横行,海商们都知道遇到他们丢了东西事小儿,弄不好连船带人都回不去了,因此外粮无法进入,使得短缺被放大。那反之广东必然囤积了大量无法外运的粮食,价格还要低于往日,只要前往广州不愁买不来粮食。

    庄世林这个计划按说可行,但其中也有凶险。一者要冒着兵劫之虞,有可能是人财两空;二者是不等买粮回来,朝廷已经离开;三者就是其携款潜逃或是投敌,这虽拿不上台面说,却是在这****的时候最可能生的事情。但如果成功,获得的利益也是极大的,不仅能保住自己刚攒起来的这点家底,且能增加凝聚力,为以后打下基础。思虑再三赵昺决定赌一把,拼下自己的人品。

    随后,赵昺和庄世林商定具体细节。由于府中人口不断增加,存粮只够六七日所用,即便省着些也坚持不了十天,而敌军也可能随时到达广州,所以要快去快回。又经过计算,府中要维持一个月正常所用也需二千石粮食,考虑到还会有人投靠,这一趟至少要买回三千石粮食才能宽余一些。

    最后两人决定派出原属庄世林的三艘二千石海船,虽然船只数量看着少抵抗力弱,但是同时在茫茫大海上被现的几率也低,且即便有一艘有失,只要两艘船安全返航也可满足所需。为了更稳妥,他们出海后便冒充色目商人,其与元朝算是盟友,一般情况下遇到元军后也不会为难他们。

    考虑到现在粮价可能会有大的波动,赵昺授予庄世林机宜之权,可随机动用府中的资金,以卫王府的名义行事。?.??`不过谈话过程中他是听得时候多,说得时候少,一是做买卖他不是内行,且不熟悉这个时代的规矩;再者还得矜持些,也显得对其意见的尊重,毕竟自己的年龄摆在那,什么都懂岂不真成了妖怪……

    “哪里来的这么大臭味!”经过一天的准备后,庄世林拿着殿下的令牌扬帆出海,赵昺放下心事也得以睡了个安稳觉,可清晨当他走出卧房时,便闻到一股浓重的骚臭味,他皱皱眉头问王德道。

    “殿下,味道是外院传来的,那里人员渐多,几千人挤在一处,吃喝拉撒睡都在其中,这些人又都是些粗汉不知检点,因此……”王德抽抽鼻子苦笑着禀告道。

    “哦,原来如此!”赵昺一下恍然,如此多的人大小便的处理都是一个问题,再加上这些人没有良好的生活习惯,卫生状况不用看想想也知道什么样了。

    “殿下,该管管他们了。”王德过去是生活在宫中,干净惯了的人,哪里见过这么邋遢的场景,对这些人早就心怀不满,但碍于殿下的庇护也不敢说什么,现在有了茬口当然不愿放过。

    “好啦,我知道了,是该整肃下了,否则要出大事的。”赵昺点点头道。

    “殿下,那些村夫得殿下恩典却不思回报,每日只是不断生事,府中栽种的花木全部他们拔了个干净,还随处便溺,搞得污浊不堪。尤其是那些猴崽子,几次翻墙进入内院窥视,还偷窃当地乡民的衣食,被人追到府中……”自己的意见难得被王爷接受,王德精神大振,立刻啰嗦起来。

    “嗯、嗯!”赵昺不断点头称是,但脑子中想的却是前世读过的一篇有关军事后勤的文章,使他意识到自己险些犯了一个常识性的致命错误。

    现代的人都知道饭前便后要洗手、垃圾要及时清理、不要随地大小便、消灭苍蝇蚊子等等,但是却不知道单单是让一支军队正确处理便溺,就耗去了二千年的时间。这话乍一听起来是有些悬,甚至是危言耸听,其实却是事实,道理也很简单,对于规模庞大又常常集中一处的军队而言,粪便和垃圾若处置不当,很容易引传染病的爆。可以说那些隐形杀手消灭的士兵,比武器直接毁伤的多得多。

    这个时代没有汽车、飞机,军队作战和辎重运输依靠的都是畜力,因此每天都会与动物们打交道。可怕的是,牲畜一旦染病便会传染到人,这在战争史上多得不胜枚举,在一战时期的加里波利,就是因为骡马感染痢疾并传染给部队,使得盟军战斗力被大幅削弱。

    而垃圾处理不当会招来另一个不请自到的捣蛋鬼——老鼠,它们不但会啃啮由绳索或皮革制成的武器装备,还会传染疾病,结果往往是灾难性的。当年军事奇才拿破仑侵略俄国,最让他郁闷的不是彪悍的俄国人,而是斑疹伤寒,他费尽心机招募的四十多万新兵,只有不到一半人还能服役。人们戏言:打败拿破仑将军的是‘老鼠将军’——老鼠是斑疹伤寒的主要传染源。在这个年代百年之后的西方海上争霸赛拉开,鼠疫肆虐,以致英军中流传:水痘在甲板之上,瘟疫在舱板之间,地狱在舰楼之中,恶魔在掌舵驾船。

    然而,在人类的战争史中也有极少数的军队主意到了这个问题,古罗马军队就做的很好,他们曾系统的挖造战地厕所,将要塞设置濒临河流、营地排水系统通向下游、驻扎地避开沼泽和洼地等等措施。这使得罗马士兵尽管长期面对艰苦卓绝的战争,处于伤亡时有生的战场,他们的寿命平均也比平民长五年以上。

    刚刚从疫船上逃生的赵昺自然十分清楚其中的危害,病殒者被抛入海中的情景还时常出现在梦中。而以后逃亡的日子恐怕更多的还需在船上度过,如果没有良好的卫生习惯,再次爆瘟疫不是可能,只是早晚的事情。所以他必须着手让府中的这些人养成一个良好的卫生习惯,维持良好的战斗力……

    “殿下,属下立刻召集人手前去,定让这些人知道宫中的规矩。”王德看殿下不断点头心中暗喜,想着自己终于可以表现下自己治家的本事,同时还能出口恶气,自告奋勇地请命道。

    “你?!”赵昺楞了下,又斜眼瞄了王德一眼似乎不大信任他,“也好,早膳后叫郝翰林来一下。”说罢又转身回了屋,太阳一出来,臭气好像更浓烈了。

    “殿下是哪里不舒服了吗?”王德看殿下未置可否,反而叫大夫,而看他也不像生病的样子,心中半是疑惑半是着急地问道。

    “哪里那么多的废话,听吩咐便是!”赵昺皱着眉道,没有继续搭理嘘寒问暖的王德,他还需好好想想如何让这些散漫惯了的人明白不要随地大小便。这个问题听起来很小,根治却不简单,起码在他前世的世界中网络上不时还会曝出关于此些不文明行为的新闻,甚至因此而引大规模的论战,而社会各界也采取了种种措施,却依然没有办法彻底消除,便可知这流传千万年的陋习是多么根深蒂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