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景炎三年四月十五日,帝赵昰驾崩,右相陆秀夫和参知政事刘黻请旨于太后请立卫王赵昺为帝,太后下恩准。遣参政知事刘黻前往迎奉卫王来朝。四月二十五,卫王离琼在侍读邓光荐的陪同下赴涠洲岛。两日后抵达,右相陆秀夫率朝中重臣迎于亮港湾,下舟后卫王登车前往行宫。

    “陛下,怎么不等等臣弟便弃举**民而去啊!”

    “陛下,日前相别,尚与臣弟相约共戏吗?怎么转瞬便离臣弟而去了!”

    “陛下,当日离开临安,四哥北狩,只余你我兄弟相依,今你又远去,让我如何独活,等等兄弟同赴天国……”

    “皇兄啊,皇兄,如今鞑子尽陷江南,国事艰难,你却弃亿万军民而去,让我等如何啊……”

    车驾行至城池南门,赵昺便下车扑跪于地放声痛哭。看着一身重孝的孩子一会儿跪着、一会儿趴着,时不时的还以头撞地的嚎哭,真是凄惨异常,让观者无不动容,闻着无不垂泪,有感于陛下兄弟情深,上天不公,居然让这么小的孩子丧父,又连连失去兄弟,可怜的同时更加觉得这孩子真是重情重义。

    “殿下保重,勿哭伤了身子,陛下尚停灵于宫中!”好一会儿,陆秀夫擦擦以衣袖拭泪,上前搀扶道。

    “殿下,殿下……”此时众人才发现卫王已经哭的软了,居然几近昏厥,赶紧叫过太医诊治一番后,送到车上继续前行。

    “我的妈呀,这才是第一场,后边还有好几场呢,还不要了自己的小命啊!”赵昺喝了几口水才喘过气来,他这次来可不是单纯的来登基的,还是来奔丧的,按照礼仪望见都城的城门就要哭的,可都城早就没了,只能在这哭了。

    不过赵昺的哭倒也是有九分真,想想小皇帝对自己真心不赖,临行前还给了自己继位诏书以备不测。而按照刘黻所说,即使小皇帝在昏迷之中还不忘诏自己进宫,要传位于他。想想自己却对人家虚情假意的,肠子都悔青了,哭他一场自己还好受些。

    “殿下,从码头到这城外尽是淮军,咱们要不要将亲军尽数调上案,以防不测。”林之武借扶殿下上车的机会轻声道。此次离琼他们只有五千护军随行,且殿下下令所有水军和辎重营军兵脱下军装以水手或是杂役的身份伴行,在外人看来只有千余军兵护驾,而随着入城的不过是侍卫营的五百多人和内府的一应人员,这让林之武有些担心。

    “哼,这是在向咱们示威,众目睽睽之下他不敢把本王如何。皇兄啊……”赵昺以袖掩面说道。他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因此装的十分低调。而随驾的官员他更是只带了邓光荐一人,可对参谋班子做了调整,其中不乏精于军政事务的胥吏和书办,林之武、蔡乔几个年轻人这一年间在军中或是抚司参与军政事务,干的十分出色,这次便又将他调回身边。

    “嗯,但殿下一定要小心,万万不要独自行动。”林之武点点头,但心中依然担忧殿下这个傻大胆搞出事情来。

    “没事儿,本王自有分寸。”赵昺当然不能跟他们说自己就是装孙子来的的,躲还躲不及呢,怎么会去惹事儿。

    上了车前行不远便到了宫城外,赵昺说不得又得下来在大门口哭上一场,大家看着卫王嚎的上气不接下气,脸色苍白,煞是可怜。但看看一边昂首而立的张世杰却都又装看不见了,任凭其在那哭号。

    “还请殿下节哀,太后还在宫中等候。”这时从宫门里走出一人,身着甲胄挎刀挂弓,上前搀起赵昺道。

    “你是……”赵昺眼睛这会儿都肿了,泪眼婆娑地抽泣着问道。

    “末将殿前军权都统江钲参见殿下!”江钲抱拳深施一礼,又轻声道,“宫中警卫皆以由殿前军接管,殿下尽管安心。”

    “本王谢过了。”赵昺还礼道,心中稍安。

    “此地非说话之地,殿下咱们稍后再叙。”江钲说着挥手让军士大开宫门,请殿下入宫,他手按刀柄紧随其后。

    宫城虽然简陋,但也是禁地,帅府一班侍卫都被拦在门外,只要邓光荐与王德及几个拎着祭品的小黄门被放了进去。当然其他人同样如此,即便是张世杰也得摘掉佩刀才能入宫。倪亮等人即使担心殿下的安危也不能擅入,只能在宫外列队等候,而另一边张世杰的亲军也是挎刀而立与他们对视,双方主子还没咋地,两帮人先较上了劲儿。

    赵昺先到后殿,小皇帝的灵柩就停放于此。他本以为自己哭得差不多了,到了这只能干嚎了,但一见此景眼泪却忍不住的先流了出来。其实他们之间相处时间并不长,在琼州那几日算是最长的一次,而其也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却对他无微不至。想想自己那时只琢磨着怎么脱身,言语间多是不耐,并没有想到他已是自己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了。如今两人是阴阳两隔,再无机会补救,愧疚和自责让他心如刀绞般的痛。

    但此刻根本没有时间让赵昺好好反思,他祭奠完毕便被架着去见太后,此时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体力不支,反正已经软成一摊泥了,根本挪不开步了。可他还是勉力给太后行了大礼,当然母子也免不了又是一场抱头痛哭。好一阵他们在众人的劝解下才平稳下来,太后便召几位宰执进宫议事。

    其实这就是安排好的事情,大家不过都是走走程序。先是有人奏请国不可一日无君,而如今国事艰难,群敌环伺,民心浮动,嗣皇帝要尽快继位,还要请太后恩准。杨太后又能有什么说的,便要钦天监测定吉日吉时,举办登基大典,在先帝灵柩前继位。而赵昺觉得自踏进这宫门,已然是身不由己,根本没有人问他的意见,更不会与其商量,全然已经成了摆设……(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