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那日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已然下定‘为国捐躯’的决心,但是终归不情不愿,能躲过去最好,躲不过去再说,因而对众人也不曾提及。而应节严等人自然也明白殿下的心思,却也不说破,只是按部就班的给他讲大道理,讲授为君之道,改编护军,布置人手,没事了一帮人就凑到一起研究对策应对时刻可能到来的风暴。

    赵昺早就琢磨好了,能待着就待着,待不住了就会琼州,反正他对这个皇帝实在是没有兴趣,当不上皇帝更好,免得被人当靶子追来追去。当然他也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安全还是要放在第一位的,因而对于护军的改编还是十分上心的。

    按照应节严的安排,各军抽调的人马都很快到达,共计七个营共计三千六百多人,加上亲卫营的千余人共计四千八百多人。赵昺将各部打乱重组,其中水军三营、骑军一营、步军四营、辎重一营、侍卫一营,共计十个指挥。

    水军编有战船三十余艘,其中万石巨舟一艘、二千石大型辎重保障船两艘、中型帆桨战船二十艘,皆配备火箭发射器和弩炮,另有龙船六艘,充当转运人员和物资及哨探的小型战船若干。由于船多人少,各船上的水手、舟师和炮手隶属水军外,战兵皆由搭载的步军充任。由于船大小不一,需要的水手也参差不齐,因此只能以船编队,多的有二百多人,少的也有五六十人,倒占据半数之多。

    步军和骑军每营编制为四百一十三人,他们主要是负责平日的警戒和出行护卫,当然打起来他们便是主力。而辎重营的任务则是搭建营地,运输物资,治疗伤病,修修补补,但是也不要小瞧这些人,他们可都是各军挑出来的精锐,行军打仗一样是好手。而他们补给主要依托两艘辎重船,上边不仅储存了足够全军食用两个月的粮食、半个月的饮水和可支撑一场大战的武器弹药,还配备了治疗专用的病房。

    侍卫营依然是负责赵昺安全的重要力量,可谓衣食住行都要操心。吃什么他们要检查,去哪都要跟着,他睡觉侍卫们都要在门口值守。而除了这些明面上跟着的,还有一支伏于暗处的保卫力量,他们是由元妙的两位高徒法空和法本训练的,在殿下接见客人时可能就潜伏在房梁上,座椅后边,也许还会扮作宫女、小黄门给大家端茶送水,有时甚至赵昺都搞不清这些人藏在何处或是扮成什么人。

    最让赵昺得意的还是自己参与改造的那艘俘获的巨舰,从外观看这艘船除了个儿大外根本看不出这是艘战船,即不奢华,也不招摇,就像是个内敛的功夫高手,可一旦遇到危险顷刻间便变身成超级战舰,对一切敢于来犯之敌予以痛击。

    船大有弊端,可大也有大的好处,一个营的水军加上侍卫营,再有王府的一班内侍、宫女和随驾的书办等等全部上船依然有地方翻跟头打把势,可以说这一艘船就是流动的王府,即便单船出海也可以一个月不靠岸。

    而赵昺知道自己无论是跑还是当皇帝,都要过一段海上漂泊的生活,因此没有理由不把自己的窝弄的舒服些以打发海上无聊的时光。所以船上的生活设施一应俱全,抽水马桶、可以扎猛子的澡盆、堆满各种书籍的书房、创新工作室,还有一个他亲自设计的健身房……

    “殿下,抚帅已经等候多时了,快进去吧!”刚刚打着新船试航的名义在海上转了三天的赵昺刚一回府,王德就过来禀告道。

    “哦,有什么急事吗?”赵昺边更衣边问道。

    “看着很着急,但小的又不便相问。”王德轻声说道。

    “哦,别是那边出事了!”赵昺心里咯噔一下子,他虽然一直在为那事做准备,但却又害怕那一天的到来。他匆匆换好衣服便赶到前堂,只见老头儿一个人在那喝着茶,带着眼镜捧着本书看的正有味儿,不像出了什么大事,心中稍安。

    “先生!”

    “殿下!”师徒两人相互见了礼,各自落座。

    “殿下,刘大人来信了。”应节严说着从袖中掏出一封信送上道。

    “哦,朝中出事了?”赵昺与刘黻平日并无书信来往,这骤然给自己送来封信让他刚放下的心又提溜起来了。他急忙展开细看,越看脸色越差,心中不禁暗骂这帮子人以为是人都愿意当皇帝,也不问问自己的意见,就都要帮他做主。

    “殿下怎么看?”应节严看殿下将信放下,嘟着脸一言不发,往前凑了凑问道。

    “陛下这些日子病情愈发沉重,刘大人要我们早作准备,可我们能做什么?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哥儿归天吗!”赵昺想想小皇帝对自己的好,忍不住发起了火。

    “殿下,要以国事为重,万万不能冲动。”应节严见状愣了下,他不禁也暗自惭愧,那将死之人不仅是皇帝,还是殿下的亲哥哥,而他们居然没有顾及到殿下的心情,就像一群饥肠辘辘的野狗一般,只盼着眼前濒死之人咽下最后一口气好冲上去分食其肉。

    “呵呵,整日打着国事之名,劝我要这样,要那样,可曾想过君臣之情,兄弟之情吗?”赵昺气极反笑道。

    “殿下说的是,可当前张世杰把持朝政,封锁消息,我们没有旨意又不能入朝,只能做最坏的打算。”应节严没有想到殿下会如此激动,一时竟不知如何作答,想了想说道,可他都觉的自己的言语在此时都是苍白无力的。

    “那狗东西不就是不想让本王入朝继位吗?可老子此次就非要当回皇帝让他看看,就是抢也要抢到手,绝不会让他得意的。”赵昺愤然道。他这回真有些生气了,本来自己对当皇帝就十分抵触,没想到他们还要插手皇家之事,想把自己给挤出去,那大家就试试看谁笑在最后……(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