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陆秀夫不觉间已是汗透衣衫,他没有想到朝局看似平静如水,其中却是暗流涌动,处处皆是浅滩暗礁,自己作为行朝的掌舵人,稍不留意便是船毁人亡,将整个王朝葬送。

    如今小皇帝已然是病入膏肓,全靠着药物吊命,说不准什么时候便一命归天。按照正理兄死弟及,卫王可继承大统,但现在其与张世杰的矛盾已然势如水火。正如刘黻所言卫王绝不会贸然踏入朝堂,而张世杰也不会容一个对头轻易登上九五之位。

    而陆秀夫也十分清楚如国无君则天下必然大乱,在这乱世人人都可称自己是皇室后裔自立为王,朝廷虽能以太后之名从太祖旁氏苗裔中再选新君,但琼州也尽可以国之正朔拥卫王登基。届时天下必将大乱,朝廷也将形同虚设,而为了争夺正朔之名各方必定相互征战残杀,复国皆成空谈。

    “怎么办呢?”陆秀夫陷入了迷茫之中,不知如何破解当前的困局。现在朝中虽暂以他为首主持朝政,但却无法掌控军队。

    朝廷一直号称有兵二十万,但几经大战折损甚重,早不复当初之势。尤其是经过井澳连番接战,今可战之兵已不足八万,大部都归于张世杰麾下。过去江万载活着的时候还能凭着自己的威望和掌握的殿前禁军对其进行压制,达到平衡。

    但现在殿帅已逝去,且在逃亡中殿前禁军往往担任最为艰难的任务,死伤惨重,余部由江钲率领,绝难以和张世杰相抗,可以说张世杰一支独大。如果其阻止卫王入朝,那么他完全有能力控制太后,并秘选继承人矫诏拥立其为帝,自己却为力阻止。

    “君实,当下曾参政与张副使走的很近,两人常常相互过府把酒彻夜长谈,想是也在商讨立储之事!”刘黻说着在茶炉中添了两块炭让将熄灭的炉火又烧了起来。

    “曾某人阴险狡诈,一直想要上位,如今陈相远走,其想是又蠢蠢欲动了。”陆秀夫转过身皱皱眉头道。

    “其利用江璆谋取了雷州,又陷害于他以谋取广南西路制置使之职,没想到却被卫王挫败,必定恨之入骨,商议什么不言自明。来日他身有拥龙之功,定然会心愿达成。”刘黻轻笑着道。

    “此卑鄙小人也敢妄言废立之事!”陆秀夫愤然道。此时他已然明了,曾渊子和张世杰都不想卫王登基,因此联手阻止欲谋求另立他人,事成之后曾渊子则可为相主持朝政,而张世杰仍控制军队,以达到两人把持朝廷军政的目的。

    “利欲熏心,他们又有何不敢,只是苦了天下百姓!”刘黻见炉火正旺,将换了新茶的茶壶放于炉上烹煮。

    “吾知声伯与卫王曾同历生死,又有半师之谊,以你之见陛下若是大行,卫王会如何?”陆秀夫坐下问道。

    “殿下虽小却胸怀天下,申明大义,至忠至孝。只要晓以利害,想他会不惜以身涉险前来,难的是能否保护殿下的周全。”刘黻想想言道。

    “声伯以为国岩(江钲字)如何?”陆秀夫沉思良久扭脸问道。

    “江家满门忠烈,人品和学识自是没有问题,且其随殿帅入朝勤王后便一直代父佐军,多次领军击退敌军,在殿前军中素有威望,皆以少帅称之。殿帅不幸罹难,全凭其殿前军才得以控制未发生骚乱。”刘黻为其倒上煮的新茶说道。

    “当下朝中官员尽是陈相门生、故旧,军中大将多半出于张世杰的郢州军。我虽晋升为右相,但却孤掌难鸣。只有殿前军是殿帅召集江氏族人组建,且独立成军,使张世杰无法染指,不知江少帅对殿下如何?”

    “卫王与殿帅两人可谓是忘年之交,两府间多有走动。其师应和父与殿帅更是相交数十载,相互引为挚友,其能为王师也是殿帅一力举荐;王府翊善江璆自不必言,其乃是江家嫡长,故相江万里之长子,自幼在叔家长大,为江氏众兄弟之首;王府侍读邓光荐也视殿帅为师,到王府前寓居于江家。七洲洋之战,江少帅曾引兵回援与殿下并肩作战,其对殿下勇谋都钦佩之至;殿帅离世,卫王府不但在琼州设祭,还遣专使前来行朝吊唁。余以为卫王登基对江家并无坏处,其定会全力支持。”帅府和江家的关系可以说是刘黻保媒拉纤,他对两府间的关系当然了如指掌。

    “没想到江家与卫王的渊源如此之深!”陆秀夫听了不禁倒吸口凉气道。

    “物以类聚,人与群分。殿帅和卫王相交时日虽短,但却惺惺相惜,殿帅生前曾言卫王来日必是国之中流砥柱,复国的希望都寄在其的身上。”刘黻吹吹杯中浮沫抿了口茶笑笑道。

    “殿帅和声伯对卫王都如此推崇,想是其自有过人之处,可其终归年幼啊!”陆秀夫看着刘黻言道,他十分奇怪,刘黻也算是当世俊杰,自视甚高,却丝毫不吝啬对卫王的赞誉之词;而江万载更是三朝元老,识人无数,对这个孩子竟寄予厚望。

    “君实与殿下不曾深交,待他日相处日长便知道了。可余不知你与殿下之间可有误会,其对君实向来是敬而远之,似有所忌惮。”刘黻也上下打量着陆秀夫说道。

    “哦,还有这种事儿?!吾与殿下只在朝堂上有数面之缘,私下里从未有过交往,怎谈得上误会。”陆秀夫摸摸自己的脸道,他自觉长得虽比不上潘安,但也不至于吓坏了孩子。

    “那便好,殿下年纪尚幼,又经历了许多惨事,对生人向来心怀警惕,与你熟络便好了。”刘黻想想也是,从未听闻殿下与陆秀夫有过什么来往,可这又为啥他一时也搞不清,但觉得其自有道理。

    “声伯今夜旁敲侧击,一力推崇卫王殿下继位,不会是有什么私心吧?”陆秀夫忽然笑笑问道。

    “两者兼有。于私,殿下曾救吾性命,理当相报;于公,殿下乃皇家正朔,品德高尚,仁义孝悌,可谓明主!”刘黻听了笑笑毫不讳言地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