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应节严也真不是白给的,从几件不相干的事情中分析出了赵昺所想。而他对殿下更觉看不透,显然其早已知晓今日乃至未来之事,而又极力想避免事情的发生。但显然是天意难违,殿下的努力终未能阻止事情的继续发展。可这种事情说出来也太过惊世骇俗,又可能引发一系列不可预估的事件,因而其只能憋在心中暗做准备。

    “唉,殿下真乃神人。”邓光荐自我解嘲道。他不难想象殿下承担了多大的压力,一边是天意,一边是兄长,如何取舍都是艰难。若是自己遇到这样的事情只怕得了失心疯也不无可能,可殿下却忍耐了这么久。

    “非也,殿下终是凡人,否则也不会忧虑致病。不过也确实难为殿下了,他终究还是个孩子,却要面对如此艰难抉择之事。”应节严也颇为感慨地道。

    “殿下胸怀天下,又有运筹帷幄之能,若是能上位也是军民之福。再说其乃是九五之尊,便可号令天下兵马,重振朝纲,复兴大宋则指日可待。而殿下又为何一再回避,难道他只想困守琼州一地,做个海外逍遥王。”邓光荐在屋里转了一圈想不通殿下为何如此。当皇帝可以说是每个人的梦想,而这世上又有多少人为此丢了性命,可殿下对此却十分排斥,实在让人费解。

    “中甫以为身为九五便可恣意行事吗?如果真是这样,老夫想殿下便不会如此烦恼了。而你想殿下若是没有用计出走琼州,远离朝廷,可能创下如此局面吗?”对于邓光荐的想法,应节严不禁暗自摇头,其阅历终是太浅,还不若殿下对朝局看得透彻。

    “这……这也不无可能,若是殿下早就显示如此才干,怕陛下和太后也不会视而不见,也定会委以重任的。”邓光荐犹豫了一下说道。

    “若如你所说,殿下怕早已被幽闭宫中,亦或命归九泉了。”应节严叹口气道。

    “哦,怎么如此,难道他们还敢弑君不成!”邓光荐颇为不服气地说道。

    “中甫也是熟知经史之人,怎还有如此天真纯良的想法!”应节严对其在这严峻是时刻还满是书生意气的想法,不免有些失望,“天家无父子,历朝历代为了登上这九五之位,父子反目,兄弟成仇的事情不可胜举。而权臣把持朝政,弄权误国的事情在本朝便前有秦桧、史弥远,后有贾似道和陈宜中,他们哪个不是阴谋废立之事,又岂容殿下这样雄才大略的君王位居九五。”

    “那一旦陛下大行,殿下也可在琼州登基,有我等保驾便没了这些麻烦!”邓光荐似是灵机一动就解决了这个难题。

    “呵呵,若是殿下登基,你会如何对待朝中的那些人?”应节严机智如此都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他了,笑笑反问道。

    “当然是整肃朝纲,清除朝中奸佞,以还正气。”邓光荐不假思索地说道,显然这也是他平生所愿。

    “好,朝中这些人即知殿下登基他们便会失势,那能不从中作梗,让殿下顺利坐上宝座吗?”应节严再问道。

    “这……这恐怕不能,但先帝如今只有二子尚在,一子失,理当再立另一子,兄死弟及也与礼法相合!”邓光荐依然觉得自己的主意不错。

    “按理当是如此,但陛下尚未亲政,一切皆是太后做主,传位之事也得太后同意。若殿下在琼州登基,没有太后的懿旨,则会被天下人诟病。而朝中并非琼州,他们大可挟持太后另立新帝,大宋则会出现天有二日之事,那时岂不天下大乱。”应节严肃然道。

    “唉,可如今我们与朝廷交恶,若是他们一力要求殿下前往行朝继位,岂不如同进了龙潭虎穴。”应节严一番话让邓光荐也意识到自己太过天真,总把人想象的如同自己一般良善知理,没有意识到朝局的阴暗和人心的诡诈,一朝醒悟让他居然有种万念俱灰之感,颓然坐下道。

    “吾想殿下已然知晓面临的险恶,也知离开琼州前往行朝便可能是条不归路。但又不能不去,否则将使赵氏失国,所以才抑郁成疾。”应节严慨然道,现在可以说到了关系国脉是否可以延续,大宋生死存亡之际,可这又落到了个七岁的孩子身上。在大义和生死面前,并非每个人都会泰然赴死的。

    “殿下一直暗中筹划此事,是不是早有选择?”邓光荐听了骇然道。

    “应该有了,但事情却被我等搞砸了!”应节严懊悔地说道,“若是当初能及早迎驾,将行朝接至琼州,虽然会有动乱,但殿下可保无忧。如今朝廷那班人已心生警惕,岂会再赴琼州涉险。”

    “抚帅是说殿下当初是想实施缓兵之计,先将朝廷诓到琼州再缓缓图之!”邓光荐坐直身子道。

    “嗯,应是此意。琼州经殿下经营年余,各州县官员大半出自帅府,各军将领无不对殿下敬服,百姓也得殿下恩惠,正是上下一心。朝廷若想分化、安插人手短时间也非易事,而他们所需全要仰仗琼州供给,必然不敢轻易滋事。待陛下大行,殿下就可顺应天意民愿登上九五。可……只怪老夫未能体会到殿下心意,又操之过急,以致与良机遇失之交臂。”事情越捋真相也愈发清晰,应节严也逐渐意识到当初殿下与自己长谈是在试探他对朝廷赴琼的态度,可自己却想歪了,不禁痛心疾首。

    “抚帅此时可还有挽回的余地?”邓光荐急问道。

    “难,覆水难收。如今事态已成,只有殿下涉险或许还有挽回的余地,但是这其中风险太大,稍有差池便是国破人亡。”应节严眉头都拧成了一疙瘩,他也知那是在走钢丝胜算太小。

    “那殿下会不会冒险呢?”邓光荐颤声问道,让一个孩子去涉险来为自己擦屁股他都觉得没脸。

    “不知道,但老夫担心的是殿下见事不可为弃国而去!”应节严悠悠地说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