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大家看着殿下吃了药,发了汗才散去。危碧崖提醒这些日子一定要让殿下好好休息,千万不要过于操劳,而他就在府中轮值,有事尽管去叫。而应节严和邓光荐也留在府中的值房中,一方面处理积压的公事;另一方面殿下万一不好,他们也可以第一时间知道。

    到了傍晚,王德派人传信说殿下已经退了烧,吃了一碗饭,喝了点水,只是仍觉的身子乏又睡了。应节严才放下心,左思右想更觉的殿下从行朝离开后愈加不对劲儿,其似乎在逃避什么,又在极力阻止什么事情的发生。但一时又屡不清头绪,琢磨不透殿下欲意何为!

    “抚帅,你不觉殿下病的蹊跷吗?”邓光荐也觉的事情奇怪,自他入府中殿下除了时常犯懒病,从未见其得过其它毛病,反而治好了许多人的病。

    “中甫也觉的殿下病的突然吗?”应节严喝口茶反问道。

    “是,肝气郁结乃是心有烦恼不得排解所致,而帅府刚刚取得七洲洋大捷,屯田、开荒、移民几件大事都已展开,并没有什么值得殿下如此郁闷。总不会是因为抚帅阻止他随军前去突袭钦州而闷出病来吧?”过去的士人都有种‘不为良臣便为良医’的情怀,往往对医书都有涉猎,倒也出了不少良医,那陈宜中不也能开方治病吗!不过按照现今的说法是给自己留条后路,一旦科举不中也能靠此混碗饭吃。邓光荐看来也未能免俗,听懂了危先生的诊断,不解地说道。

    “殿下虽然尚小,但心胸却非狭小,不会因为此时而郁郁寡欢的。”应节严摆摆手说道。

    “那殿下又会为何事担忧呢?”邓光荐想不明白了,一脸迷惑地道。

    “老夫觉的殿下自行朝离开后便心生警惕,似乎极力避免什么事情发生。中甫,你觉的呢?”应节严说道。

    “抚帅如此说,是殿下觉察到我们所做的事情了?”邓光荐左右看看轻声道。

    “不是觉察,而是早就发现了。”应节严苦笑着道,“你手下的那个书办不辞而别,而抚司两个探子突然失去了联系,你以为他们回去哪里!”

    “抚帅的意思是他们已经被殿下抓起来了,从而对我们起了疑心,以致心情不快。”邓光荐有些紧张地说道。

    “如果所料不错,他们已经在内府事务局的大牢中了。但殿下并非糊涂之人,他清楚我们所做的这一切都无恶意,否则你我还能自由出入王府吗?”应节严轻笑道。

    “抚帅说的是,如今殿下深入浅出,非不得已皆不露面,应是在回避那些流言。也似在像我们表明他的态度,不想参与其中。”邓光荐一经提醒,便想到了其中关键。

    “难道我错会了殿下之意?”应节严听了心往下一沉,皱着眉头说道。

    “抚帅,这其中还有隐情?”邓光荐看应节严面色凝重,急问道。

    “年前我与殿下巡视各军,回航时曾在东坡先生的载酒堂中有次长谈……”应节严便将那晚殿下担心朝廷一旦上岛会将帅府吞并,从而引发危机的事情说了。

    “原来如此。”邓光荐恍然道,心中存了很长时间的疑问顿解。去岁行朝被刘深攻击逃向琼州,抚帅没有率部迎驾,却将水军大部带走前往雷州说是加强防务,原来却是想逼行朝远走占城。意外的是殿下亲领一军在七洲洋大败刘深救下了朝廷,而其又暗中调兵在行在周围示威,想也是这个目的。

    “抚帅,那我还有一事不解。既然殿下不愿朝廷上岛,为何又不让我们在琼州独树殿下,反而发兵攻击钦州打击阿里海牙的水军?”邓光荐转念又说道。殿下发兵攻打钦州水军看似是在歼敌于先,防止其威胁琼州,其实有心人都明白阿里海牙的目标是朝廷,而不是他们琼州,那么殿下之意就是在替朝廷解危。

    “这也正是反常之处,因而老夫才以为是错会了殿下之意。”应节严说道。

    “那么说殿下是无意于……”邓光荐再次压低声音道,话到半截却又戛然而止,给了应节严一个只可意会的眼神。

    “嗯,以当下的情况看应该是如此。”应节严果然明白点点头道。

    “即便如此,殿下也已达到目的了,为何还会如此郁闷呢?”邓光荐已然被绕糊涂了,搞不清殿下究竟想要什么。

    “老夫以为殿下如今以不是无意于此,而是不得不登上此位,但是他心中又怕走到这一步。”应节严思索片刻,捋清了头绪说道。

    “抚帅之意是殿下不日就要继承大统!”邓光荐惊诧地道。

    “嘘……”应节严忙让其噤声,又点点头表示就是此意。

    “抚帅,你怎知殿下要登基,如今朝廷尚在,陛下仍存啊!”邓光荐脑子虽然还有点儿懵,但仍觉不可思议。

    “殿下的行为细想之下有些反常。你看殿下并不喜招摇,此次却主动提出要了刘深的座船,然后又加以大改修整,不但加装了百十架弩炮,配备了二十余部火箭发射器。而亲卫营又大加扩充,这是意欲何为呢?”应节严反问道。

    “是啊,帅府军兵精将猛,又对殿下忠心不二,根本不需如此多的亲卫保护。殿下如此做,却是像要远行,深入虎穴一般。”邓光荐说道。

    “正是。再有行朝那边传来消息,陛下自落水后已有月余没有早朝,而宫中又一力封锁消息,陛下到底如何外人不得而知。”应节严点点头又说道。

    “嗯,陛下一定是有佯,否则出于稳定军心也不会久不露面。而宫中封锁消息,必是担心陛下病情泄露,引起内乱。”邓光荐立刻意识到关键所在。

    “还有那句偈语,此刻岂不正应验了!”应节严面色凝重地说道。

    “管鲍亦分马,江断水自流。没想到此句竟然应验在殿帅身上。”邓光荐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黯然说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