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还是一个老工匠解决了问题。他用了一根细绳做芯,然后将五根引线围绕着芯绳拧成一股,用油纸裹紧以麻绳缠绕。再次试验,无论是强风,还是沁入水中都未能将导火索熄灭。赵昺大喜,重赏了参与试验的工匠,导火索的研制成功不仅解决了炮弹的问题,也解决了火箭弹落水后哑火的难题。

    这时天虽然已经黑了,但赵昺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周翔只能为殿下备了饭,腾出一间屋子供殿下暂时休息。而他现在对于吃什么,在哪歇着都觉的无所谓,脑子中还是想着导火索的事情。这东西不仅是点燃炸药的作用,还有着定时的功能,因此必须要保证无论是截取哪一段燃烧的时间都要相同,只有这样才能保证炮弹爆炸不会提前或是滞后。他琢磨着靠手工操作是难以保证整齐划一的,这只有机械才能做到。

    赵昺点灯耗油的一夜未眠,画出了一套图纸,马上让人拿去试制。而那边新铸的弹壳也已经连夜弄好了。他草草吃了点东西,立刻又奔赴试验场,选了一个最小号的,看着工匠们将药称重、填进弹壳中。待安装好引信再次称重,才点燃了扔进由厚木板制成的木屋中。

    “一、二、三、四、五……”赵昺趴在沙堆后默数计时,数到了十还未响,他觉的时间仿佛在瞬间凝固了,想抬头看,却被倪亮死死的按住。

    ‘轰……’

    “快去看看!”闷响过后,赵昺挣脱倪亮的手臂跳了起来大喊道,只见那封闭的小木屋已然被掀掉了顶儿,摇摇欲倒,呼呼的冒着硝烟。

    “呸、呸……”冲在前边的赵昺拉开门,便被扑了一脸沙子。

    “殿下,还是我们来吧!”工匠们看着殿下两手乱舞的样子笑着说道,大家都觉的若不是殿下岁数小,只看他干活时的更像自己的同行。

    “好好找找,木板上的也要抠下来,看看碎了多少块,不要有遗漏!”赵昺想想自己就别添乱了,后撤两步道。

    “是,殿下!”几个工匠施礼道,待硝烟彻底散尽才进去,小心的收集散落的弹片。

    “比过去强多了,是吧!”赵昺将收集来的弹片数了两遍,大的有四五块,指甲盖大小的有三十多块,豆粒大小的找到的也有十多块,应该还算是满意。

    “成了,殿下,这碎片有的都嵌入木板半寸多,若是打在人身上,不死也得重伤。”一个工匠使劲点头道。

    “刚才这个装药四两,咱们这回换个大的怎么样?”赵昺舔舔嘴唇扭脸问道。

    “嗯,听殿下的。”几个人都点点头,他们其实也好奇看看能有多大威力。

    这边的人称重,装药,安装导火索,准备第二次试爆,那边另有人修理木屋。赵昺令将导火索加长,又将隐蔽所后移三十步,待一切完毕后才再次命人点火。

    ‘轰!’这次装药是二斤半,威力会更大,赵昺让众人都趴在地上谁也不许动,免得被飞散的弹片所伤。虽然离得挺远了,但众人都觉得像在耳边打了个雷,头顶如同刮过一阵风,身子都跟着一震。好一会儿大家才爬起来向木屋的方向张望,那边已是混沌一片笼罩在烟尘之中。

    “哦,就是神仙恐怕也炸死啦!”待烟尘散去,才看清那由寸半木板拼凑的木屋此刻应四分五裂的散在一旁,根本看出原来的模样,倪亮大张着嘴吃惊地道。

    “若是人在里边,真的要粉身碎骨了!”一旁的工匠也感慨地道。

    “看看去!”赵昺挥手领着众人过去仔细查看,在爆点处被炸出一个近两尺深的弹坑,周围三丈内都发现了碎裂的弹片,木板基本上都碎成了数块,而嵌入其中的弹片也有不少,找到的最大一块弹片就是弹壳的顶部,那是炮弹最厚重的部分。

    验证完毕,赵昺长舒口气,炮弹的爆炸威力和弹片杀伤力已经超过他的预期,下边就要看弩炮试射的情况了。虽然在设计之初,他已经考虑到平衡的问题,但若是炮弹在飞行中发生翻滚,或是弹道不稳定,仍然不能算是成功。木屋已经不能用了,他又让人竖起一道木板墙作为靶标,将剩下的弹壳每种都选出三枚按照重量填上火药,但不需在安装导火索。

    果然,又被赵昺不幸料中,炮弹的稳定性很差,虽然没有发生翻滚,但弹道不稳,往往不是以弹头着地,而是横着、竖的都有,这样是难以击穿厚重的舷板的,命中率还不如过去的球形弹。他只能再次重新调整弹形,改变配重,反复进行试验,一次次失败让他不得不放弃,仍然改回了球形弹。

    赵昺清楚自己的失败,一个是因为自己的设计有问题;另一个是自己要考虑工艺的复杂性和制造成本,而没有给炮弹加装尾翼。几番权衡后,他只能牺牲些许威力,依然采用制造工艺简单,质量控制容易,成本较低的球形弹,但经过刻痕后,破片率还是得到了保证,基本上稳定在四十片左右。经过多次试验综合考虑后,只保留了三斤、五斤和十斤三个弹种,分别装药半斤、一斤和二斤。

    最后一项便是实弹打靶,赵昺令人找来两艘已经没有使用价值的中型战船作为标靶,并邀请府中主要官员和统领以上军官前来参观。他亲自担任指挥,先是以中型、重型弩炮分别射击不加装火药空壳弹检验穿透力,这项试验已经经过多次,射击角度正确的话基本都能击穿搭接四层的舷板,此次射击成功率也达到了六成。

    随后的实弹射击一开始便使场面达到了**,三斤的炮弹只命中了七发便基本摧毁了一艘中型战船上的上层建筑,并引发了大火。而后以重型弩炮在三百步的距离上发射十斤实弹,十发六中就将一侧船舷全部破坏,进水后歪着膀子沉入江底。而另一艘战船十分幸运,只挨了一轮轰炸便被一枚炮弹炸断了龙骨沉了底儿,让看热闹的人大呼不过瘾……(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