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船大目标也大,被命中的几率也是大增。赵昺在加装弩炮的同时,还准备把火箭搬上船,地方大就是能任性。在增强火力的同时,他将船楼的什么飞檐、歇山顶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都去掉了,力求圆润平滑,减少受风面的同时,还可以降低被击中的几率。而楼上的舷窗他也改成了双重,平时使用格子窗,便于通风和采光,战时则放下另一层加厚的实木板将整个窗户封闭,抵御飞石和箭矢。同时他还在关键部位铺上铁板、蒙上生牛皮增加防护力。

    而战船巨大,以人力是无法驱动的,只能依靠风力航行。这艘船采用四桅六帆,以席蓬为帆,可以在舵板的配合下实现逆风行驶,但如此需要操舟的水手也更多,赵昺算算一班水手要百人左右,分成两班便要二百人,加上舰匠、艌匠、风帆匠、索匠、铁匠等辅助人员,水手要二百出头。

    “老周,船上放火措施做的如何?”这船体几乎全是以木材为主料,沾火就着,不仅要防备敌人的火箭、火船,还要担心自己不小心失火。他转了一圈后问道。

    “殿下,这个尽管放心。这船内用火的地方都做了防护,厨房的隔断是以砖石垒砌,地板也换成陶板的了。舱内的灯火皆用灯罩遮掩,只要用心巡查是不会出事的。另外每层都备有汲水枪和储水的大缸,万一失火也可及时扑救。甲板上备有沙袋,即便敌人用火油也可以湿沙压灭的。”周翔说道。

    “船体巨大,敌军若是派出火船撞击又怎么办?”赵昺又问道。

    “殿下,咱们装备了这么多的弩炮,远的可以将火船击沉,或是以小船拦截。如果还是冲到跟前,我们可以放下撑杆将火船推开,使它无法靠近。”周翔指着船舷边上摆放的几根长长的大木说道。

    “哦,如此安排甚好!”赵昺点点头,他起初还以为那是备用的桅杆,没想到却是撑杆。他走了两步又想起什么似的问道,“诶,那咱们船上可养了猫?”

    “猫?!”周翔听了一愣,转而又反应过来了,“殿下,这个属下备下了,只等修整完毕就能送到船上。”

    “你想的还是周到。”赵昺十分满意。他知道在海船上生活的不仅有人,还有阴魂不散的老鼠,它们偷吃粮食也就罢了,为了磨牙还会咬坏帆缆,传播疾病。为了对付它们,只有在船上养猫,他知道外国人很早就有这个传统,但他无论在御船上,还是水军的其它战船都没有发现猫的踪影,因而才有此问。

    “这都是属下应该做的!”周翔讪笑着施礼道,心里却琢磨上哪里去给殿下找猫去。不过他暗叹要想糊弄殿下真不容易,连这种小事儿其都一清二楚的。

    “那试制开花弹的事情怎么样了?”赵昺看着忙碌的工匠们似是无意地问道。

    “殿下……出了点问题。”一听殿下问道这件事,他立刻蔫了,耷拉着脑袋说道。

    “出了什么事情,伤到人啦?”赵昺看其一副犯了多大错误的模样急问道。

    “没有,没有,都是属下无能,这开花弹试制了几批都无法达到殿下的要求。”周翔连连摆手道,他清楚若是在工作中有工匠伤亡,殿下一定会重罚,若是没死人还能商量。

    “都有什么问题?”赵昺声音缓和了很多道。

    “殿下,一个是开花弹壳的事情,这个做的薄了,发射时无法穿透船舷就碎了;做的厚了倒是能穿透舷板,可装药少威力就小了,碎裂的弹片太少,达不到杀伤效果。”周翔看着殿下的脸色道。

    “接着说,还有什么问题!”赵昺见他不言声了,催促道。

    “哦,还有就是引信,弩炮发射速度太快,很容易将引信给吹灭;再有就是落水后,引信立刻被水湮灭。这两种情况都会导致哑弹增多。工匠们想了很多办法,加粗引信、安装竹管,效果都很差,一直想不出解决的办法,以致无法生产。”周翔见殿下没有发火的意思,竹筒倒豆子赶紧都说了。

    “那好,咱们马上去火药坊,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赵昺想了想说道,他现在心中也没谱,到现场看了再说吧。

    “殿下稍等,属下这就去备车!”周翔小跑着去了……

    说实话,赵昺心里很急。自从陈宜中出走占城后一去不返,他就开始心中不安。而接着江万载落水身亡,殿下受惊害病,行朝移至硭洲岛,更让他发慌。这一件件事情正是沿着历史原有的轨迹在前进,自己似乎还是无法逃脱上天安排的命运。

    不管成不成赵昺都要反抗,自己不是已经成功的摆脱了几次厄运,还打下了这一大片基业。而他记着自己是在崖山由于战败,而被陆秀夫背着跳海‘殒命’的。那么如果这一仗打胜了呢,或是虽然败了自己却突围而出,那么不是就可以免于一死啊!

    赵昺觉得不论如何自己都得有保命的利器,逃命的本钱。可想着若是当了皇上后再坐龙船的可能性不大,于是便想到了俘获刘深的这艘巨舟。本来他就像拿它当自己的座船,已经令都作院进行整修,他急忙让人绘制了船样,然后按照自己的构想进行了部分改造,将巨舟打造成一座撞不坏、打不烂的海上堡垒,进可攻退可守,实在不行还能跑。

    至于开花弹,在七洲洋之战时赵昺就发现弩炮发现的实心弹无法对敌船造成致命的伤害,那时便有了继续试制开花弹的想法。当时他担心开花弹不慎在封闭的龙船内爆炸,对船和人都造成巨大的伤害。而巨舟上他将弩炮露天安置在甲板上,即便没有发射出去而在船上爆炸也不会对船只产生致命的损伤,所以在改造巨舟的同时也令火药坊加紧研制开花弹。他本以为是很简单的事情,却又出了这样的岔子。

    赵昺到了火药坊没有休息,甚至连口水都没有喝,便让参加试制的工匠们先拿来两个弹壳。他看了看,材质就是含碳量很高的灰口铸铁,这东西硬度高,但韧性差,受力后很容易破碎。弩炮发射速度快,冲击力很大,若是薄了当然不等穿透舷板便先裂了,当然无法产生预期的效果。因此不用在费脑子便直接将这个方案排出在外了。

    拿起厚的弹壳,赵昺看看也不过四、五毫米的样子。按照几个工匠所说,经过多次试验后,只有这个厚度既能保证穿透三寸厚的舷板,又能炸裂,只是效果差强人意。他于是便让工匠们装药,按上引信,也不必用弩炮发射,直接就地点燃。他早想明白了如果弹壳无法使用,也就无需考虑引信能不能使用了。

    ‘轰!’的一声巨响,开花弹爆炸了。赵昺不等硝烟散尽便跑过去了,都不用仔细找就能看的碎成两半的弹壳,他拿起来看看直摇头,这破片率太低了,对人员的杀伤效果可想而知,只能靠火焰和爆炸产生的冲击波伤敌,走大运的才能被弹片砸着。

    “再试几个!”赵昺一挥手将剩下的几个都点了,可结果都差不多,最多的一枚才碎成了五片。

    ‘叮叮当,叮叮当……啪嚓!’

    “这个怎么碎了?”试验失败,赵昺一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他拿着把锤子拿几个弹壳当架子鼓敲,突然一个弹壳居然碎成好几块,自己有多大力气他知道,要想将这铸铁弹壳敲碎是不可能。他看着自己的杰作抬头问几个不知所措地工匠。

    “殿……殿下,应该是铸造时除了问题,砂型没有做好,留下了印痕,因此殿下一敲便碎了!”一个工匠将敲碎的弹壳捡起来看了看说道。

    “嘁,原来是残次品……你拿来我看!”赵昺以为会有所发现,却被告知是铸造时除了问题,让他十分失望,但脑中灵光一闪急道。

    “有办法了,那纸笔来!”赵昺将破碎的弹壳拼起来看了看,一拍脑袋道。

    工匠们不敢怠慢,急忙寻来文房四宝,赵昺先画了个圆球形的,想了想扔了。再画了个圆柱形的,又画了个带尖儿的,接着画了个蒜头的……他画了扔,扔了画,一连画了十几张,才挑出一个纺锤形的在上面画上了格子,然后写写画画一堆谁也看不懂的符号,最后标上尺寸。交给还等在一边的周翔,让他即刻到铁作坊马上开炉照样铸造。

    大家虽然看不大明白殿下为何将炮弹弄成这个样子,可见他信心满满,又有从前成功的经历也觉的有门,立刻前去。其实赵昺是从那个残品的断痕想到了前世的手榴弹,最初这东西面世时人们也是为破片率太低而发愁,后来想到在弹壳上刻痕才解决了问题。

    而炮弹不同手榴弹,飞的距离要远,既要保证有击穿舷板的强度,又要保证破片率,还得打得准。因而赵昺想到了前世各式各样的炮弹,琢磨着只有将炮弹头加重才能保证炮弹飞行和下落的方向,中部在制造砂型时就预留刻痕,这样才能一举三得,至于行不行还得看实验结果……

    这空当赵昺也没闲着,他让工匠把引信拿来,一看还是当初自己‘发明’的那种绵纸卷火药造的。都不用试,别说扔水里,潮点都点不着。他琢磨了一会,若是自己能发明撞击式引信就不用发这个愁了,可那东西虽然简单,但当下的技术条件还难以制造,起码起爆药就是个难关,想想还是因陋就简用火直接点贴合实际。

    回想现代引信都是用导火索作为引信,起到延期或定时的作用。而那种东西他只记的是用纸将黑火药包裹起来,外边再用棉绳扎紧,应该还得使用防潮剂,使火药不被水浸透从而能在水中燃烧。赵昺顺着这个思路往下想,这个时代可以选用的防潮剂并不多,他能想到的只有蜂蜡、树脂和桐油。而桐油是最为常见,价格也便宜,且现在火药坊也有,用来泡制油纸做密封药桶只用。

    赵昺想到就做,令人找来油纸、散火药和麻绳,棉绳在这个时代还是奢侈品,只能用麻绳代替。几个工匠按照王爷的吩咐,土法上马,用油纸将火药裹成药柱又以麻绳层层缠绕,做成手指粗细的导火索。他看看和前世所见过的样子差不多少,命人用火点燃试试看。

    ‘呲呲……噗!’尺把长的导火索点燃后在地上喷着青烟,冒着火花翻滚摇摆,最后在另一头喷出股火光,灭了。

    “殿下,成了!”几个工匠兴奋地说道。

    “恐怕还不成。”赵昺摇摇头,他发现中心的火药无法完全裹紧,稍一用力便成了药粉,这种状况用于实战肯定是不行的,在哪么紧张的状态下谁也难以小心翼翼地伺候它。

    “再试试!”赵昺知道这是由于缺乏粘合剂的原因,可他实在想不出可以用的东西,只能继续试验看看能不能找到别的办法。但是连着试了几次依然无法解决这个问题,他都有些丧气了。

    “殿下,我们能不能将引线裹在其中试试?”这时一个岁数不大的工匠小心地问道。

    “对啊,赏他一百贯!”赵昺听了沉吟片刻,一拍大腿兴奋地道,将引线二次包裹不就解决了掉药粉的问题了吗!

    “谢……谢殿下!”小工匠吓了一跳呆在那里,旁边的人赶紧将他按在地上谢赏。

    大家立刻按照这个方法试验,果然不再掉药粉了,试射过程中也不会被风吹灭,但是放在水里却是有的能燃烧到头,有的却瞎了火,即便是同一根导火索上截下来的也是如此。虽然在水中的效果不佳,但也说明思路是对的。赵昺拿了两段一对比便发现其中的问题,瞎话的是因为引线之间留有缝隙,导致有水沁入导致的。

    但不论怎么说发现了问题所在,只要解决了致密性的问题便解决了导火索的瞎火的问题,而解决了这个问题,那么开花弹便离成功不远了……(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