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说动了刘洙,却没有斗过老狐狸。应节严一看刘洙重新报上来的作战计划便知是殿下的手笔,也只有其才这么大胆和缜密,敢于借助上涨的潮水直接潜入敌军水寨发动袭击。他和赵孟锦商议后以为修改过的作战计划,动用的兵力少,隐蔽性强,且主要是动用火箭进行密集的远程攻击,作战难度和损伤大为减少,以为可行。

    而应节严也算到殿下人小鬼大定能说动刘洙同意他一同出海,虽然其一再保证绝对不会带着殿下同去。因而次日一早便亲自到临高传令,果然发现殿下已然做好了登船的准备。赵昺只能长叹一声看着刘洙点集战船扬帆出海,自己灰溜溜的跟着应节严回到琼州,但船行到南渡江船场便先下了船。应节严只是嘱咐倪亮跟紧殿下勿要出事也没有阻拦,任他去了……

    “这船可真不小!”赵昺此行的目的正是看看俘获刘深的帅船,现在它已经划拨到自己的座下,成为自己新的座船。

    “殿下,当然了。当年奸相乘坐此船前往襄樊意外搁浅,结果动用了一千军士都未能将它拖出来,只能另外换了一艘船前往。结果被刘深俘获,没想到现在又归于殿下之手。”周翔听说殿下来到船场,立刻从都作院赶来相陪。

    “是吗!修整的怎么样了?”赵昺沿着码头仔细观看,这艘船长四十余丈,载重万石,按照现代的算法便有一百二十米左右,排水量达到一千二百吨。放在现代不过是艘普通的船只,但这个时代就是巨无霸了。

    “殿下,按照吩咐已经对船舷进行修补,上层无用的部分已经拆解,正在重新铺装。也幸亏殿下没有下令将船底打坏,否则我们都没有那么大的船坞来修理这个大家伙。”周翔笑着说道。

    “我让你赶造的弩炮和抛石机可准备好了?”赵昺又轻声问道。

    “殿下的吩咐,属下怎敢怠慢。我令作坊的工匠连日赶工,已经赶造出大型弩炮十架、中型弩炮三十架,连发轻型弩炮六十架都已制造完毕,就等上船组装了。”周翔禀告道。

    “嗯,很好,拿出五百贯钱赏给工匠们。”赵昺满意的点点头道。周翔这个人虽然有些奸猾,爱拍马屁,但做事却还靠得住,只要自己吩咐了必定会设法完成,尤其是其的殷勤劲儿让他十分享受。

    “殿下,这么多弩炮都要装在这艘大船上吗?”跟在后边的倪亮疑惑地问道。

    “当然!”赵昺扭头说道。

    “那岂不只炮手就需要千人!”倪亮默算了片刻,瞪着大眼吃惊地道。

    “嗯,大型弩炮需要六人操作,中型弩炮和连发轻弩也需四人操作,加上辅助人员要五百人。”赵昺说道。

    “哦,我明白了,殿下令郑永从他的族人中招募了二百人,又让亲军训练、选调炮手都是要上这艘大船的。”春节刚过殿下就下令扩充亲卫营,倪亮当时还不知何意,现在恍然道。

    “呵呵,你这个统制以后要管辖二千人了,可不要总是稀里糊涂的啦!”赵昺笑笑道。

    “哦,可是这一千人我都管不好,又要增加这么多人,可怎么弄啊?”倪亮愁眉苦脸地说道。

    “倪统制啊,别人都是嫌自己的管的兵少,你这嫌多的我可还是头一次见,可不要辜负殿下对你的信任。”周翔笑着说道。

    “这我知道,可……唉!”倪亮点点头,长叹一声道。

    “好了,你要跟先生好好的学,不懂的可以问,慢慢会好的。”赵昺知道倪亮将自己的信任当成了负担,确实是有点为难这个还不到二十的大孩子了,可自己又有什么办法,谁让他是自己最能放心的人呢!

    其实赵昺也总在想,这世上若说有圣人,这倪亮可以算一个。他的忠诚自不必说,对于生活要求极其简单,肉能吃的下,糠也能吃的饱,不喝酒、不嗜茶,衣服只要不破就好;赵昺大方吧,有钱从来不吝啬,可有时也免不得肉疼。但这位爷才是视金钱如粪土,甚至可以说对钱没有概念,发了薪饷、得了赏赐就扔在床下的箱子里,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少钱,别人来借都是随手抓一把有多少算多少,且总习惯性的遗忘,以致赵昺都不知道该赏赐他点啥好。

    “是,殿下,我会尽力的。”倪亮听了憨厚地笑着答应了。

    “咱们上船看看吧!”赵昺点点头道。倪亮这孩子还有这点好处,心思单纯,不高兴的事情转眼就忘掉了,但只要他答应的事情肯定会尽力做好。还有在王府中也只有他还敢在自己面前说‘我’,而不是属下、下官、卑职、小的之类的谦称,为此王德没少教他,可转眼就又忘了,最后其也泄了气,殿下都不在意,便也不再管了。

    “嗯,这确实比龙船宽敞多了!”赵昺还是头一次上这条船,按照他一贯的参观习惯都是先到底舱,这里是一艘船的基础,能否经得住风浪主要看船底。

    船大底舱自然也宽敞,整体呈梭型,船的最宽处达十丈,比龙船宽出两倍有余,深有三丈五尺。前后共分有六个舱,每舱分上下三层,下层填载巨石作为压仓物,还可安顿不常用杂物。中层主要是仓储之用,前舱主要存储备用的帆缆等船上的一应之物;中舱可储备武器和箭矢等物;后舱则是储存食物和饮水的地方,六个大水柜便可存水千石以上。粮仓装满粮食,也够全船人食用三、四个月的。

    底舱的最上层已经按照赵昺的规划分成了左中右三个部分。左、右两舷每侧开出了三十个砲门,用以安置轻型连发弩炮;中间部分则被分割成六十余间隔间,用于炮手和水手休息之用,足以安排下千百人居住;船艉部分则改造成大厨房,可以供应上千人的伙食;在舱顶每隔一段便开有三尺见方天井,以方便通风和采光,下雨时可以关闭。

    甲板以上本有四层建筑,赵昺将四层拆除,以增加船的稳定性。一层的女墙予以保留,但底部被改造成活门,平日里将弩炮藏于其中,避免风吹日晒增加损耗,战时沿轨道推出用卡榫固定便可发射。船艏和船艉甲板各布置两架重型弩炮;两舷则各布置中型弩炮十五架,间隔安排安排三架重型弩炮,战时还可根据需要进行调整。而一层内部则分隔成大小不等的房间,分别作为战兵的休息场所和存放武器弹药的仓库。

    船上原有的拍竿和投石机都被拆除,改由弩炮代替。重型弩炮可攻击远程目标,中型弩炮则是进入三百步以内的目标,而连发弩炮则是二百步以内的近距离目标。这样的安排使这艘船具有了远中近三层打击能力,而这种万石船本身就是一件武器,有足以碾压一切敌船的能力,即便是三千斛的大型船只也经不住它的撞击。

    战船的上层建筑面积呈塔状,二层的面积也随之递减,但是依然不小。这里是作为赵昺和随行人员的生活和工作区域,大致被分成三个部分。前半段是工作区,设有议事厅、大书房和帅府随行官员的办公兼休息室;中段则是侍卫和杂役的生活区,并设有独立的厨房和仓库。

    后部则是赵昺的专属区域,分别设有小书房、工作间、起居室和小厨房,和专供轮值小黄门使用的‘保姆房’和杂物间。这里设有单独的通往三层及下层的独立舷梯,各个通道有侍卫二十四小时值守,没有允许任何人都无法进入。当然这些都是他的前两任使用者留下来的,周翔只是对其中部分根据需要略作改装。现在二层基本已经修改完毕,只等油漆上彩了。

    “这里够宽敞,不过也太过奢侈了!”赵昺进了自己的专属区,摸摸门上的金质贴花皱皱眉说道。

    “诶,也只有这样才配的上殿下的身份吗!”周翔笑着说道。

    “这样不好,你让工匠们将这些金饰都取下来、熔了,作为修船的资费,本王不用如此奢侈。”赵昺摇摇头道,他看看屋中的金饰无处不在,目及之处估摸着就能有上百两之多,看来自己的两位前任都十分喜欢这黄白之物。

    “殿下,你再来看这里!”周翔神秘地笑笑,在书房的一面墙边摆弄了片刻,拉开一扇暗门道。

    “这里都是什么?”赵昺只觉眼前一片金光,亮的晃眼,他急问道。

    “殿下,这里都是刘深的私用之物。”周翔指点着说道。

    “哦,不是已经让人将船上的财物全部交给帅府公用了吗?怎么这里还有许多。”赵昺走进去,只见足有三、四十多平米的屋子中堆满了各式金银器具,仅金盘、银碗、金烛台都够凑一桌大餐所用,他翻看一下还发现了刘深那只传说中的金夜壶。而墙边还摞着十几口大箱子,看样子里边的东西也都是值钱的东西。他被吓住了,颤声问道。

    “殿下,船上的财物都经总计局登记上缴了,这里只是刘深私人所在,里边的物品都是船上的摆设和应用之物,不能算作敌资,便留下了。”周翔小声地说道。

    “是不是你的主意?”赵昺厉声问道。

    “殿下,不是……也是,是属下和庄主事的主意,他说殿下最近内府中开销很大,留下这些东西也不算私藏缴获,属下便也同意了。若是殿下觉得不妥,那……”周翔被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认了。

    “你说的都是实话?”赵昺绷着脸继续问道。

    “是……句句是实,殿下若不信,可以去问庄主事!”周翔被问懵了,不知道殿下是问自己说没说实话,还是庄世林说的是不是实话,一咬牙也来个糊涂来糊涂去。

    “殿下,这真是把宝刀!”

    “哦,我看看!”赵昺扭过头来便看到倪亮手里拿着把刀,他凑过脸看看,只见刀身闪亮没有一丝锈迹,却散发着逼人的寒气,刀锋极薄中隐含着丝丝暗黑的花纹。而刀柄是整块白玉雕琢,上面镶金嵌银,缀着宝石,看着就不凡。

    “倪统制这是识货,刀多半是出自金人的内监,刀身是用的上好镔铁,又经过千锤百炼打造而成,不仅能吹毛断发,也能削铜断铁。这刀过去都是女真皇帝专门下诏让名匠打造,除了自用也只赏赐给功勋之将的,十分难得,却不知刘贼从哪里得到的!”周翔将作监出身,对武器当然十分在行,一打眼便看出来历。

    “喜欢吗?”赵昺抬头问倪亮。

    “嗯!”倪亮使劲点点头嗯了声。

    “好,那便给你了。刘深行伍出身,定收藏了不少好家伙,你再找找可还有喜欢的,一并拿走!”赵昺大方的说道。他知道这小屋里所藏定是刘深多年积藏之物,而此次他们追击朝廷,俘获的战船就有数百艘,里边不乏装载宫中之物的船只,其这是发了横财的,没想到反而便宜了自己。

    “殿下,可有喜欢的东西?”周翔暗松口气,只要这‘傻家伙’喜欢,殿下便不会说什么了。

    “现在哪里有时间翻看,以后有空再说吧!”赵昺舔舔嘴唇道,他的原则是有财不发那是王八蛋,现在他们如此孝顺,自己哪有不收之理,但还是摆出一副愠怒的样子。可周翔彻底放心了,殿下的意思是笑纳了,不会追究自己的。

    倪亮又挑了一把弓,拿了把匕首,金银之类的东西一样没要。而周翔待人都出来后重新关好门,又亲手将门钉死,以示自己绝无觊觎里边财物之心,只待殿下再自行开启。三人又循梯上了三层,这里便是整个船的指挥枢纽,一切命令都是从这里发出,上面不仅设有指挥所,还驻有战兵,他们可以居高临下的射杀靠近船只的敌兵……(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