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说话间战船到了临高水寨,因为赵昺的搀和作战行动暂时取消,刘洙将与殿下商议的结果和重新制定的作战计划上报抚司和都统司,要得到批准后才能再次行动。按道理说此处作战可以说是来自赵昺的‘创意’,细节计划的修改也是出自他之手,按说可以直接可以付诸实施,如今却还得到抚司和都统司的同意,看似是他的权力受到限制,可其实这种规定却正是出自他手。

    赵昺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知道权力对人的诱惑有多大,有了权可以获得尊严、金钱、美女和林林总总的各种方便,总之在你权力所及的范围内你就是皇帝。因而为了获得权力人们总会竭力去争取,当然圣人除外,可以说是费劲了心思,耗尽了体力,搭上了尊严。但正因为权力来之不易,有的人往往在获得权力后便会恣意妄为,好像只有如此才能补偿自己之前的付出。

    前世从小白领做起的赵昺当然也懂得这个道理,办公室斗争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争夺的往往只是一个审批的签字权。他不否认自己对权力的向往,但上辈子没有得到,这辈子却从天上掉下来了,且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国家第二把手。当然当下这还只是理论上的,不过他现下掌握的权力也比前世大了不知道几个n次方了。

    骤然获得这么大权力的赵昺起初还有些沾沾自喜,自己手握一府大权不仅掌握着人、财、物的调度,还有数万大军听从自己的调遣。但他毕竟是个理性的人,意识到权力是把双刃剑,人在拼命握紧权力的时候,也往往会被权力迷住了双眼,自己一个小的失误就可能早知不可挽回的损失。再有就是赵昺来自未来世界,那边实施的是另一套迥然不同的体制和体系,他面对诸多事务可以说是两眼一抹黑,自己看着合理合法的事情在这个时代却是行不通的。

    因此在帅府成立之初便构建了一套‘会商’制度,说白了就是‘民主上的集中,集中上的民主’,也就是话不能一个人说了算,哪怕你是殿下。在个人权力范围内,同样好的建议提出来大家研究可行性,觉得好上报上一级,最后归于帅府参议会审核,自己拍板。当然赵昺在设计的时候也给自己留了‘后门’和‘自留地’,遇到有争议或紧急的事情,他有最终裁决权,可以不经会商就付诸实施,否则自己就真有成为傀儡的可能。

    如此一来赵昺可以通过会商迅速了解当前体制的运行和处理事情的方式,并熟悉国情和民情,掌握第一手情况。另外也可以防止自己‘激情犯罪’,脑子一热做出出身未捷身先死的事情,而权力的部分下放也有利于调动大家的积极性,减少自己的工作量的同时又确保他的权威性。

    像这种军事行动,一般都由帅府下达命令后,由抚司和都统司负责制定作战计划的制定和实施,因为事先已经得到了赵昺的授权,实施时只需向自己报告领取令牌即可。若是平时赵昺会详细审看作战计划,这不仅是职责所在,也是学习的机会,而他这些日子被‘流言’和江万载之事弄得心烦意乱。想着这次作战行动只是袭扰作战,因而并没有严加审核就盖了章儿,却没想到出了岔子……

    出航命令被暂时取消,赵昺一时却也走不了啦!他知道鼓舞士气最好的办法是与士兵们一起参加战斗,亲临锋矢才是最好的办法,但现在他只能与大家一起吃个饭,到各个营区和战船上转转嘘寒问暖,然后送他们上战场。这让他心中很不是滋味,一声令下这些人就得去拼死,难道就是为了让自己能活下去吗?而自己活着就只是眼睁睁的看着大宋灭亡或是在岛上苟延残喘,这让他觉的还不如死在战场上痛快些。

    “殿下,抚司的命令明日便应该能送到,不会耽误行动的。”殿下整整一天都泡在营中与士兵们在一起,但回来后却忧心重重的样子,刘洙以为是殿下担心错过时机耽误了行动。

    “是啊,命令下达,你们前去打仗,我打道回府。”赵昺喝口茶苦笑着说道。

    “呵呵,殿下乃是千金之躯,岂能亲临锋矢!”刘洙知道殿下来的时候就不痛快,抚帅让他出来散散心,现在又为不能随军出航而不高兴,可他又不知道如何开导,只能陪着笑道。

    “谁的命不是命,你不是吗?那些军士不是吗?谁死了都一样的。”赵昺叹口气道。

    “属下知道殿下爱护士兵,但当兵吃粮就是为了打仗,死在战场上是他们的命。殿下却不同,帅府没有殿下就不能称之为帅府,大伙虽然是粗人,但也知道只有殿下才能让他们吃饱、穿暖,有薪饷拿,伤了有医药院,残了有荣军所,死了家人能得到抚恤。而现在大宋各军除了帅府军没有哪里可以做到了,连禁军也不例外,所以殿下就是大家的衣食父母,绝不容殿下有失的。”刘洙说道。

    “呵呵,如此说来本王就是大家的饭碗了,砸了碗就没地方吃饭喽!”赵昺有些好笑地道。

    “殿下,属下不会说话,说的绝不是那个意思。”刘洙连连摆手道,“大家都说殿下胸有大志,用兵如神。帅府只开衙一年,便先打下广州府,吓的梁雄飞弃城而逃。而那刘深,南下一来攻城掠地所向无敌,便是张枢密副使也被其在焦山杀的落花流水,可以说咱们大宋军将早已闻之色变,望风而逃。如今殿下亲领一军将刘深帅船俘获,打得其重伤而逃,几乎全军覆没,现在军中上下无人不服。”

    “大家是不是也想让本王同去啊?”赵昺笑道。

    “那是当然,可……”刘洙毫不犹豫地道,但又猛然意识到那是不可以的,而他也希望如此,觉的与殿下一同出战倍觉安稳,哪怕殿下只是待在舱中什么也不做,好像有战神坐镇便可战无不胜。

    “呵呵,你是怕抚帅砍了你的脑袋,对不对……”赵昺笑笑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