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随着景炎三年的到来,赵昺终于又长了一岁,按照此时的算法他已经八岁了,好赖比七岁为相的甘罗大了一岁。除夕守岁他一夜未眠,但初一还必须出席帅府举行的团拜会,当然这是他的叫法,人家叫廷宴。主要作用和现代差不多,就是与府中各级官员和俚硐首领及地方的名士、致仕的老干部坐在一起吃顿饭联络下感情,听听他们的意见,但主要还是吃。

    宴会就在帅府的大堂上举行,但能在大堂上吃饭的都是府中的各司、各州主官、军中统制以上的军官及两个俚人大部落的首领和地方名士代表。而军中统领一级的军官、知县以上的官员就要在堂外的廊檐下就坐了。至于其他再低级的官员像府中胥吏、县尉、参议和更低价的保正、里长的低级官员就只能在堂外的小广场上吃了,不过殿下贴心的让人支起了篷子,免得晒黑了他们。

    即使如此条件简陋,但也并不是每一个有官身的人都在应邀之列,可以在帅堂上吃这顿饭的。因而不论坐在哪里,都以能参加宴会为荣,毕竟请吃饭的是皇帝的御敌,当朝亲王,而此次又恰逢大败元军,意义非常。大家一来可以一睹传奇小王爷的风采;二来可以借机露个脸,争取给殿下留下印象。

    昨天一顿千人家宴吃掉了赵昺三千贯,让他嘬了半天牙花子。当然这次宴会是官方举办的,就不用殿下自掏腰包了。而档次也要比昨日家宴要高,除了要有歌舞伴唱,还有丝竹礼乐伺候,规矩也要多了不少,临来前应节严又交待了宴会的程序及注意的要点。他要做的主要就是一定要稳重大方,举止得体,表现要老成,绝对不能有‘越礼’的行为。

    简单说就是笑要微笑,不能大笑;说话要沉声有力,不能大声嚷嚷;吃饭要浅尝即止,绝不能饿死鬼托生似的;听人说话即便听不懂他说的什么,也要微笑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不可有厌烦之色,更不能随意发火,也不可随便对某事表态或当场答应;另外参加宴会的人都是他的下属,表现热情要恰到好处,不要过分热情,有人敬酒浅酌即可,不必一饮而尽……赵昺总结了下就是少吃、少喝、少言、少表态,多笑、多点头,装深沉像淑女。

    待宴会开始后,赵昺照此执行,真心是难受。尤其是时间太长,每上一道菜,便有一场表演,大家对饮一回,这才能上下一道菜。如此循环,折腾了七次才算完。而据说宫中的元旦大宴比这还要隆重,一顿饭要上九道菜,歌舞更加精彩,但却要从上午一直吃到点灯才算完。他想想都发憷,这得要多好的坐功才能做的到,其间还不能上厕所,不能乱动。

    虽然腰酸屁股疼,但无论如何赵昺算是坚持下来了,可还是有件事儿把他恶心的够呛。今天上的一道菜,据说是专门为前来赴宴的几位少数民族首领特意烹制的,他看那老几位吃的很香,琼州的本土官员也吃的津津有味,而其它人则是基本没动。赵昺好奇吃了几口却没有尝出来是什么东西,等王德告诉他其中主料是蝙蝠时,他差点没憋住当场就吐喽!

    赵昺活了两辈子,也知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有吃蛇、吃虫子的,但吃蝙蝠的还是头一次听说。想想那毛茸茸的身体,突出的獠牙,丑陋的面孔,别说吃看着都恶心,而今天自己居然吃了下去,那膈应劲儿就别提了。以致后边的几道菜他都吃不下去了,好歹坚持到散席,他一气连昨日吃的都吐了出去!

    而让赵昺恶心的是宴席中众人对他的吹捧,尤其是这次七洲洋之战,更是把他吹上了天。他开始还觉的没什么,因为这次战斗是自蒙军大举南下好少有的胜利,大家高兴也能理解,可要是把功劳都集于自己一身就有些过了。而那些不知情的人说说也就罢了,府中那些参与其中的人也跟着附和,且不乏添油加醋之语。但此时又不是解释的场合,他只能依照吩咐点头微笑,不过也让人误会自己默认了。

    随后几天,赵昺依然很忙,几乎天天都要参加各种活动。而他以有些活动自己应该露面,有些则不宜出席,但应节严等几位师傅都要劝他去,说开开眼界,见识下当地的民风民俗也是好的。于是天天见了这个看那个,尤其是十五元宵节,本就有看花灯的传统,按规矩可放灯三日。但应节严下令放灯三日,并放扑两日,还拉着他与民同乐登上城头观灯,结果看灯的人都改看王爷了!

    立春是二十四节气之首,标志新的一年农事活动的开始。中原国家是以农业立国的国家,对于立春十分重视,民俗方面有鞭春牛,剪幡胜,吃春盘等。而打春牛这种仪式从首都到各州县都要举行,王府当然也不能免俗,前一日便在门前立一土牛,却引得全城人出来观看,甚至有大户人家都坐轿绕牛观看。说王府前的土牛最为灵验,今天看了牛一年都顺当、吉利,而近在咫尺的琼州州衙前的土牛却人迹寥寥。

    立春当日用彩鞭打春牛,叫做鞭春或打春,百姓们也会争夺‘土牛肉’,称宜蚕、宜田兼治病,土耕夫则移入土地庙。鞭春的意义主要是促耕助农,赵昺是一府之首理应参加,他亲手将土牛砸成了碎块,不等他离开,围观的百姓已经蜂拥而上争抢,他估计足有数千人之多。

    在过去立春时,学士院或翰林院撰写五七言短诗进奉皇帝、皇后、贵妃等。多为歌功颂德之作。也有表达盼望风调雨顺、政通民和,政治清明愿望的春帖子词。而王府今年却也收到了不少,赵昺明白这是僭越之事当然不敢收。那些士子们竟将所作的诗词贴于王府的围墙之上,引的无数人前来观看,更有好事者现场题作。

    赵昺回府后想想近日发生的事情,忽然觉得哪里不对,风向有些不正常……(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