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王府中本来管事的,侍卫、内侍、杂役便有数百人之多,再加上老营的孩子们将近千人。今日年夜饭赵昺令除轮值的侍卫和杂役们全部入席,这么一来就得开百桌之多。王府根本没有那么大的厅堂可以容得下如此多的人。好在琼州没有冬天,他便命将宴席摆在内府和外府之间的空地上,即便如此廊道,台阶之上也都摆上了桌子才勉强保证每人都有位置。

    该拜的拜了,该祭的祭了,众人也开始入席。桌上已经摆上了糕点和蜜饯,别看都是自家厨房做的,赵昺也只认识常吃的春卷、油炸糕和蜜糕等几样,其它的都面生。想是自己平日吃的简单,这些厨师们的本事不得施展,今天都拿出了压箱底的功夫。还未吃,只看看、闻闻便让人只咽口水,而那些孩子们已经迫不及待的伸手去抓了。

    但这些只是开宴前的看盘和消遣的小吃,正经的菜品还未上桌。而前边的戏台上已经开锣,王德和府中的管事们想着殿下岁数小,对那些歌舞丝乐从来是不敢兴趣,除非躲不过的场合才会让他们出场表演。因而请的是杂耍、魔术、耍猴、逗笑的杂剧艺人,好看又热闹,也合了府中这些下人与孩子的口味儿……

    “诸位,本王少小离家,全凭先生及诸位扶持、照顾,已然家人一般。借今辞岁之酒,本王谢过了。”赵昺作为一府之主自然要在开宴之前讲两句,这个倒是难不到他,过年话还是会说两句的,但今日却说的颇具感情。“府中许多人,去岁此时陪着本王在海上漂流,食不果腹,茫然不知去处。本王那时便想,待明年定要让众人过个好年。上天护佑,今年让本王心愿达成,请诸位定要痛饮尽兴!”

    “谢殿下!”众人起身齐声回礼道。

    赵昺致酒词说完,王德一挥手,尚膳监的小黄门分列开来,指挥着杂役们开始上菜。只见仆役们手端托盘,行云流水般穿行于各处,先上哪一处,后到哪一个都丝毫不乱,菜品一样不差,少顷第一波便以完毕,让人看的眼花缭乱。

    “先生,本王今日能安坐于此,全赖先生倾力辅佐,便以茶代酒敬先生一杯。”由于人数众多,不可能采用分餐,只能采用聚餐的形式。而能与赵昺同席的也只有应节严了,他端起杯来说道。

    “谢殿下!”应节严举杯两人共饮一杯道,“说起来老夫汗颜,未能尽到师者之责!”

    “先生差矣,本王年幼无知,若无先生时常教诲和辅佑,四处奔走,帅府哪里能有今日之局面。”赵昺知道应节严对迎驾之事感到愧疚,摆手道。

    “老夫能得殿下信赖,使得吾得以一展胸中报国之志,哪谈得上辛苦!”应节严笑笑道。

    “大师****不辞辛苦教导本王习武,本王谢过了,请饮杯素酒!”赵昺又冲坐于自己下首一桌的元妙说道。当然其是和尚要守戒律,不能吃荤喝酒,但宋代佛教盛行,佛徒众多,因此素食成为社会不可缺少的食物,弄桌素菜对于府中的厨子们并非难事,他偷眼看看有头羹双峰、蒸果子鳖、蒸羊、大段果子鱼、油炸鱼茧儿、三鲜夺真鸡、元鱼等,听着菜名是荤菜,看着也像荤菜,其实都是以面筋、豆腐一类的素物做成的。

    “阿弥陀佛,殿下言重了,老衲虽不在红尘中,但仍是太祖子孙。不能上阵杀敌,也只能殿下些粗苯的功夫,只盼殿下能复兴祖宗江山。”元妙说罢将酒一饮而尽。

    “此次本王能顺利回府,还得多谢大师援手。”赵昺给元妙斟上素酒再谢道。

    “那宵小弄权,挟制太后和陛下,又想不利于殿下。若非佛祖有好生之德,老衲便手刃那奸佞之徒,为朝廷除去那祸害。”元妙冷哼声说道。

    “呵呵,大师不值得为那厮脏了手,天理循环,其必遭报应的。”赵昺笑笑道,觉得自己当初将其挽留在府中的决定是正确,关键时刻还是他不畏危险连夜渡海到雷州送信,使援兵及时赶到。又戏弄了陈宜中一番将其吓破了胆,否则也不会那么痛快的就远走占城。

    接下来赵昺又向侍卫们和内侍恭贺新年,再准备多说几句的时候他发现人们对自己的讲话远远没有桌上的美食有吸引力,赶紧结束了啰嗦下去的想法,吩咐王德赶紧上菜,否则桌上就剩下盘子和碟子了。而他的哈喇子也快流到胸脯子上了,毕竟自己提倡节俭,不好大吃大喝,这桌上的菜自己多数都没见过,更不要说吃过了,可馋虫却一直都在的。

    “殿下,这是鸡脆炒鸡蕈!”

    “这是炙****焙鸡红熝鸡!”

    “冻蛤蝤石首白鱼冻!”

    “鼎蒸羊!”

    “羊四软!”

    “酒蒸羊!”

    “间笋蒸鹅!”

    “油炸春鱼!”

    “鱼肚羹!”

    “枨醋洗手蟹五味酒酱蟹!”

    “炸肚燥子蚶五辣酱蚶子!”

    “三色团圆粉!”……

    王德一边给殿下布菜,一边报着菜名。而赵昺嘴里塞满了吃食,只剩下点头了,他发现中国不愧是饮食大国,在这个时候没有鸡精、味精、白糖、辣椒和形形色色的各类调味品,做法也是蒸煮为主,油炸为辅,炒菜很少,但做出来的东西都十分美味。这绝不是因为他馋得太久了,确实是打心眼儿里给出的评价,只是他们好像并不擅于烹饪海鲜。

    待大家吃的差不多了,众人开始纷纷向殿下敬酒,赵昺岁数小只能以茶代酒,但这么人轮番轰炸下把本就吃撑的肚子填的连点缝儿都没有了,恨不得来两粒吗丁啉赶紧吃下去,哪怕几片健胃消食片也好啊!可盛情难却,尤其是这些平日处于底层的小人物难得鼓起勇气向高高在上的自己敬酒,他只能苦笑着一杯接一杯的喝下去!

    吃罢年夜饭,在台上精彩的表演中迎来新年的钟声,这可是实打实的敲钟声,绝非电子合成的假唱。而后众人又陪着殿下守岁,直到迎来第一缕晨曦……(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