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次日便已经是腊月二十七,赵昺自掏腰包买了一批物品在各司主官的陪同下前往医药院看望受伤的军将。此次伤者上千,战争又来的突然,让医药院有些措手不及,不仅床位不够,所有的医士都上手也忙不过来,只能将府城中所有的伤科大夫全部征调以补充不足,前期经过培训的卫生兵也能搭把手,算是把前边最困难的几天应付过去,没有出什么乱子。

    即使这样当赵昺进了病房后看到一间病房中却要住着十几个人,吃喝拉撒都挤在其中,环境可想而知,不说养病,就是住在里边都是难以忍受的。他也知道情况如此,主要是事发突然以致应对不足,可还是忍不住发了火。现在这只是战争的开始,以后频繁的战斗将成为常态,而比这伤亡大的还在后头,总是这样必将影响到军心。

    发了顿脾气后,赵昺当场宣布立刻将侍卫营的营房腾出来,作为临时医疗所对此进行分流。然后带队到每个病室向伤员表示歉意,并亲手分发了慰问品。同时又对医护工作进行现场指导,检查了药品的准备,操作规范的执行,以及伤员伙食。应节严也适时宣布殿下已经批准建立荣军院,解决伤残士兵以后的安置问题。而他这一打一拉之间,不仅让伤兵们感动,也让众军安心。

    接下来赵昺又看望了前来协助工作的外来医生,给他们发放了补贴,承诺对因为帮助帅府工作而造成的损失予以补偿,让他们安心在此,勿要分心。这使得那些帮忙的人们心暖不已,过去征调别说给发补贴,补偿损失,还得搭上人和物,哪位大爷一个不高兴小命都丢了……

    腊月二十八日上午,赵昺在抚帅应节严和都统赵孟锦的陪同下前往阵亡将士埋骨之地主持了祭奠仪式,并为忠烈祠奠基,诏令修建护国寺用以超度为国牺牲的将士。下午,赵昺又在常平使蔡完义和琼州知州赵与珞的陪同下访贫问苦,探望孤寡,送去过年所需。然后马不停蹄的前往城外的难民安置点送温暖,告知他们年假之后将陆续出台政策,一定会保证难民的生活,给予妥善的安置,鼓励他们扎根琼州。

    腊月二十九日赵昺同样不得闲,由转运使江璆陪同到中军和后军及白沙水军驻地慰问,同时宣布对七洲洋海战中有功者以与加官提职,并颁发奖金,以资鼓励。在后军用过午餐后,他又赶回城会合了应节严和琼州招讨使马发赶到琼台驿馆,看望前来述职各州县主官及上贡的俚硐首领,又与他们共进晚餐后才回府。

    腊月三十日上午赵昺没有出府,但也没有闲着,在临时设置的家庙中遥祭列祖列宗,仪式由俞如圭主持,陪祭的有元妙大师、赵孟锦及已经除服的宗室赵与珞等人。想到大宋开国三百年,先失中原,再失江南,现在皇帝漂泊海上,他们也只能困守海外一隅之地,当然是不胜唏嘘。赵昺在灵前誓言恢复江山,三人表示誓死追随殿下,共赴国难。

    除夕是举家团圆,除旧迎新之日,可赵昺想想就想哭,前世的自己就还几年没能回家过年,独守空船寂寞潦倒,每日靠电视和电脑打发时间。这一世也好不来哪里去,去年依然是在船上渡过,天天战战兢兢担心被蒙古人发现。今年同样如此,后妈和同父异母的兄弟不赏脸,祭完祖那仨远房亲戚走了俩,剩个跳出红尘的老和尚陪自己过年听着就不靠谱。

    赵昺琢磨着大过节的也不好让那帮属下们来陪自己,有家眷都打发回家过节去了。而邓光荐和江璆都是家属随军,就剩下应节严个孤老头。其家眷都在老家,相隔千里连书信都难通,更不要说来了,只能跟着殿下一起混了。可师徒一老一幼孤灯对影也太过凄凉了,他便将老营那些孤儿寡母全部召进府里一同守岁……

    人多了也热闹了,尤其是几百个孩子涌进来,让一向清净的王府充满了生气,而赵昺却发现自己不知道怎么过年了,在现代过年一般就是放鞭炮、吃年夜饭,围着电视看春晚。可这个时候讲究和规矩多不说,‘节目’也不少,只能像个好奇的傻子似的看着一帮孩子在府中管事和小黄门的带领下忙乎。

    换门神、挂钟馗、钉桃符、贴春牌、备香花供物迎神,这些赵昺还能勉强明白怎么回事。可等一帮人带上面具,披着各色长袍打着鼓、敲着锣,吆喝着蹦蹦跳跳的出了府,他愣是没回过神儿,一问才知那些人装扮的是钟馗、灶神、土地、门神之类的神仙,这是为将鬼崇驱出府外,讨个吉利,称为埋崇。

    接着王德有请赵昺到厨房,那里他们先是备酒果,烧合家替代钱纸,帖灶马于灶上,将酒糟抹涂灶门,说叫这叫醉司命。他看了半天也不知何意,琢磨着可能是犒劳灶王爷的,一番仪式后他才明白自己不是这王府之主,而是灶王爷。其是上天派来监视他的探子,专门刺探府中情况的,如何汇报全看他一张嘴。他这才有些后悔,早知这样自己该让其给老天带句话,让他不要没事找事的折腾自己。

    天黑后,府中各处点起灯笼,驱逐了黑暗,亮亮堂堂的让人高兴,可赵昺有些肉疼,要知这个时候还没有石油蜡烛,全是蜂蜡做成的,一根要值一贯钱,一宿就得烧去数百贯之多,有这些钱吃了也好啊!而那些孩子丝毫不体会殿下的心情,又在门后、床下、厕所点灯,说这叫照虚耗。可此刻毕竟是高兴的时候,一年就一次而已,他也就忍了没吭声。

    这时府内外响起了震天的鞭炮声,赵昺站在高阶上仰望天空,朵朵烟花炸开,照亮了夜空,全城都陶醉在欢乐之中,但明年能否还能依旧看到吗……(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