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当然不能说自己是没有担当的人,否则在场的三位师傅就能把他的耳朵教训出茧子来,而是从帅府和朝廷的矛盾说起。他这个大元帅之职可以说是皇帝违背朝中几个大佬的意思强行任命的,必然会引起陈宜中,尤其是张世杰的不满和警惕,以为兄弟俩结成同盟要与他们对抗,意图削弱相权,加强皇权。如此一来就把帅府牵扯进去了,大家都跟着吃瓜落。

    “哈哈,殿下多虑了,此次兵逼行朝,我们帅府已然和他们接了梁子,再多这么一次又有何妨!”赵孟锦听了咧着大嘴先笑了。

    “诶,这次的事情虽然都知道所为何事,但皆心照不宣,并没有撕破脸,与这事儿不能相提并论。”赵昺摆摆手说道,这次帅府一班人是打着保护朝廷和陛下的名义出兵,旋即又迅速撤回,陈宜中等人只会觉的被摆了一道,生生闷气得了,绝不会上升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可皇权和相权的争斗却是极为残酷的,不是改朝换代,便是杀的血流成河。

    “殿下可知此次朝廷为何会轻易放人?”江璆笑着问道。

    “不是咱们大军压境,迫使他们放人的吗?难道还另有玄机不成!”赵昺临行前便是这么安排的,秀下肌肉吓唬吓唬他们,若是真的纵兵围攻行朝,那就成了举兵谋反了。

    “殿下,陈宜中此人心机深重,他既知帅府军对殿下惟命是从,当然也能想到没有殿下的命令,帅府军是万万不敢动兵的。且殿下身在御船之上,而刀枪无眼,他早算定我们不敢动手的。因此兵逼行朝吓唬下其它人还可,绝糊弄不了陈宜中的。”江璆解释道。

    “哦,那你们一定是对陈相做了什么?千万别告诉我你们向他行贿了。”赵昺一听便明白,自己的方法对付陈宜中这样的老狐狸还是太嫩了,毕竟其吃过的盐比自己两世都多了,能从一个太学生一步步走到权力的顶端怎么会没脑子呢!

    “呵呵,当然不会了,这次是元妙大师走了一趟!”江璆看看还在一边念经的元妙说道。

    “元妙大师?!你不会将陈相揍了一顿吧!”赵昺一愣冲元妙说道。他想着这大和尚虽整天念经,但论嘴皮子绝对比不了陈宜中,若说其能以佛法感化他可能性不大,可把他超度还是靠谱的。

    “阿弥陀佛,老衲是佛门中人,怎能犯戒。”元妙宣声佛号睁开眼睛道,“老衲只是夜入其卧室,在他脸上留了几道墨宝!”

    “高、高,大师的法子高。怪不得今天说话时他看我眼神躲躲闪闪,原来是被吓着了。”赵昺听了竖起大拇指连声称赞,对付这种恶人就得用狠人,只是不知从此陈宜中会不会患上失眠症。反正要是自己晚上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在脸上画朵花,肯定是要睁着眼睡觉了。

    “罪过、罪过,老衲将来要下地狱的!”元妙却连连叹息道。

    “大师,那便将飞檐走壁,穿堂入户的功夫交给本王,以后再有这种事情便由我去,如何啊?”赵昺拍着胸脯说道。

    “唉,还是老衲去吧!”元妙瞅了瞅殿下,缓缓摇头道。

    “哈哈,殿下,大师是怕你太胖踩塌了屋顶!”赵孟锦听了无耻地大笑道,其他人也是忍俊不已,憋的辛苦。

    “你们……你们都是坏人,一起欺负我!”赵昺见状气得瘪瘪嘴带着哭音道,却惹得众人齐声大笑起来,而笑声中他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

    一番说笑之后,舱中再度陷入沉默,而回程还要两个时辰才能到府中,一班人大眼瞪小眼总是太过寂寞,话题不免又转到当前的形势上。

    “殿下,以你看朝廷下一步会走,还是留?”应节严打破沉默问道。

    “肯定会走,不会留,且很快会离开琼州。”赵昺说道。

    “何以见得,朝廷又能去哪里呢?”江璆皱皱眉道。他知道朝廷一旦离开,自己与叔父又要分别,不知何时再见,因而不免伤感。

    “我想陈相受了惊吓,又闻知阿里海牙已经筹备攻琼事宜,因而他定是要走的,再者他又向我们索要万石粮草便是为远行做准备。他们暂时能去的地方一是占城,这是陈相早就力主前往之地;二是雷州,其将江翊善免职,重新启用曾渊子便是这个意思。”赵昺言道。

    “嗯,殿下所想不错。他们一走,我们就要单独面对鞑子的报复了。”赵孟锦点点头道。

    “是的,刘深所部水军被打残,短时间内难以恢复元气。而泉州的李恒要守护福州路新附之地,我们面对的就只有阿里海牙一部,但此人比之刘深还要难对付。”赵昺分析道。

    “刘深都被我们打的稀里哗啦,阿里海牙又能怎样!”赵孟锦不在乎地说道。

    “切不可轻敌。刘深之败主要有三:首先他们与朝廷麓战多时,不免有伤亡,且人困马乏,已成疲军;其次,刘深没有想到大胜之时会被伏击,被殿下率领的摧锋军打了个措手不及,兵力折损甚多;再者,刘深军中有许多新附的降兵,又未加整训,一旦失利便纷纷请降,以致溃不成军。”应节严说道,“而阿里海牙不同,此人即精于陆战,又精于水战,他知道刘深惨败必会有所准备。还有其部中进入广南西路后,并没有遭遇恶战,兵力保存完整,战力不容小觑。”

    “抚帅说得不错,现在已近一月,只要我们能坚持到五月便进入雨季,敌军久攻不下便会撤离,因而只要加强海防阻其登陆,便可保无忧。”江璆十分赞同应节严的说法,并提出自己的破解之道。

    “被动防御总是下策,而让人堵在门口打也太过消极。以我之见,我们可仿照元妙大师之法派出奇兵适时出击,打乱其部署,使他们无力渡海来攻才是上策!”赵昺也提出自己的破敌之策,那谁谁不是说最好的防御是进攻吗……(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