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为了能使卫王殿下能安心待在御船之上,朝中几位大佬也颇费了番心思。不仅好吃好喝的招待,让一直未能体会到御宴是何滋味的赵昺吃的肚圆。还打听到殿下的爱好,送来了些奇巧之物供他消磨时间。效果看来还不错,他和皇帝陛下每日同吃同睡,每天手拉手,肩并肩的在御船上折腾,把一班伺候的侍卫和内侍都吓的敬而远之,称殿下太过顽劣已然把陛下给带坏了。

    赵昺似乎也很享受这种生活,每天在不用批阅公文,不必被逼着早起练武,也不再为没完没了的琐事担心,只是催促琼州地方采购年货送到船上,打算留此过年,大有乐不思蜀的意味。而这时曾渊子已经拿着圣旨回到雷州,再次接管了广西的大权,成为实际控制人,后军则尽数被遣发回琼。但得到补给的朝廷船队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在岸边伐木垒石建立营寨,安排兵丁上岸休整,好像要在此常驻。

    “快报之陈相,帅府军大批战船向我们泊地驶来,陆上也有大批军队移驻七星岭地区,在不足三里之外下寨。”天刚亮,便有军兵上船来报。

    “他们想要干什么?”陈宜中听报大惊,急忙披衣而起到议事厅问询。

    “禀陈相,现在尚不知他们为何而来。”

    “速去查明他们的动向,所为何事。”陈宜中想想吩咐道,可军士却盯着他的脸未答话,“看我作甚,快去,还不速去!”

    “是,末将尊令!”军士听到呵斥声立刻施礼道,但走到舱门出犹豫了下回首道,“陈相,你的脸……”

    “我的脸怎么啦?”陈宜中纳闷地摸摸脸,并无不适,纳闷地问道。

    “这,末将不好说!”军士说了句便急匆匆的走了。

    “莫名其妙!”陈宜中嘟囔了句,又命人去请张世杰和苏刘义等人过船议事,可听令的亲兵表情也十分奇怪,先惊后笑地领命而去。

    “相爷,你的脸怎么啦?”陈宜中吩咐完毕回卧室洗漱更衣准备议事,可伺候他的侍妾却惊叫一声道。

    “啊……”陈宜中一早晨见了三次鬼,急忙拿起铜镜看去,只见镜中人脸上上被人用胭脂画了个奇形怪状的东西,细看之下却是一把滴血的匕首,刀尖正落在咽喉之上,吓的不由惊叫出声。

    “昨夜谁曾进过屋子?”陈宜中也算是经过大风大浪的,很快便镇静下来,他用毛巾擦掉脸上的痕迹转身问侍妾。

    “相爷安歇后,并无他人啊!”侍妾想想答道。

    “这便奇怪了?”陈宜中推推舷窗都是栓好的,而舱外有值守的仆役,门口有守夜的亲兵,座船之上更有巡视的兵丁,什么人能潜入自己的卧舱又在自己毫无觉察的情况下在脸上涂抹,其要做什么呢?

    “相爷,是不是有鬼祟作怪呢?”侍妾见陈宜中脸色几变,而门窗又是自己亲手关闭的,内室中只有他们两人,自己万万不敢在相爷的脸上涂抹的,那只有鬼才能悄然进入,想到此手脚发软颤声问道。

    “胡说,本相一身正气,鬼祟哪敢近身。”陈宜中低声训斥道,可心中也慌乱起来。他清楚来的绝对是人不是鬼,此人能不惊动船上的护卫,潜入内室绝对是个高手。而其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将自己杀了,却只留下‘墨宝’说明是在警告自己,而非要他性命。

    “来的会是何人呢?”陈宜中暗自嘀咕着,又挨班想着自己最近做过的亏心事,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赶紧摆平此事,下回来人就不是在自己脸上涂鸦这么简单了,但一时又想不起得罪了什么厉害人物。

    “柳佥,昨夜是谁值守?”陈宜中又想了想这么严密的防守怎么可能有人潜入,只有内奸才可以做到,于是问值守的亲随道。

    “禀相爷,昨夜是亲卫营张平,张副将。”柳佥施礼答道。

    “嗯。”陈宜中点点头道,“柳佥你到我跟前也有年余了吧?”

    “相爷,小的到府中再有一个月就一年了。”柳佥答道。

    “好,时间也不短了。你做事勤勉,也该提拔你一下了,今日你便接任亲卫营副将一职,来日再给你某个官身。”陈宜中言道。他知道查出想杀自己的人要费番周折,当务之急是要增加警卫力量,撤换掉那些可能是内奸的人。

    “多谢相爷,但有吩咐小的万死不辞!”柳佥听了立刻跪地施礼道。

    “不必多礼,你接任后立刻挑选一队信得过的心腹,专司保护我的座船,出行时相随。”陈宜中虚扶下说道。

    “小的遵命,定会尽心保护相爷周全。”柳佥再施礼道。

    “好,你换了腰牌后,去周虞侯那里领一百贯钱分给大家,算是年资了。”陈宜中走了两步又回头说道。

    “谢相爷赏!”柳佥谢过道。出的门来撇撇嘴露出丝讥笑,其家资巨万,拿出一百贯钱还要分给一队人,都不及殿下给自己的月钱多,就这还想让人给他卖命……

    为了便于各船往来,也利于防护,朝廷船队将大船彼此以铁链连接搭上木板,形成连城结为水寨,将御船和粮船置于其中,并留出水门,方便舟船往来,听到召唤,张世杰等人片刻便以赶到。

    “张副使,帅府军意欲何为,早时为何没有示警,以致船到跟前才发现!”陈宜中本就不爽,话说的自然不那么客气,大有问罪之意。

    “陈相有所不知,帅府军对海峡防范甚严,每隔一个时辰便有哨船驶出往来巡视,我们的哨船不敢离他们的水寨过近,因而会有所延误。”张世杰解释道。

    “那陆上帅府军已然布满七星岭,占据了各个要地,营寨都扎到我们鼻子底下了,难道也不知吗?”陈宜中怒道。

    “陈相,帅府军自与刘深交锋后调动频繁,这里是战略要地,又有朝廷驻扎于此,他们加强防备也是常情,又何必动怒呢!”苏刘义上前解释道。

    “哼,你们翁婿二人疏于防范,还一力辩解,非等帅府军将刀架到我们脖子上,挟持了陛下和太后才备战吗?”陈宜中一甩衣袖冷哼一声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