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听了应节严的话愣了一下,他这话可以说是大逆不道。【,谁不知刘深对于宋廷可谓是血海深仇,上上下下恨不得啖其肉寝其皮,而其一句‘跑了也好’怎么不能让人惊愕。不过咂摸咂摸其中滋味,这话却是另有深意。

    ‘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这句话虽有偏勃,但偏偏无数史实又证明了此言的正确性。赵昺清楚自己这一战大败刘深,解了朝廷之围,按理说应该予以封赏,大肆褒奖。但偏偏他的身份也是皇子,此战名扬天下的同时,实力也显露无遗。而老赵家根儿上便有‘床塌之旁岂容他人酣睡’的传统,让有些人心生歧念也非意外。

    而宋自立国以来除太宗曾为王时曾掌握大权外,再无亲王手握兵权。狗都知道护着自己的饭碗,别说在阴谋中长大的皇子们了,某位皇子一旦登基,其兄弟子侄便都成为锦衣玉食,富贵一生的圈养之物,说白了就是怕他们篡权。现在赵昺掌握着足以与朝廷抗衡的武力,虽说是特殊时期,但也不会容忍一个皇子拥有这么大的权力,必定会设法削弱,甚至……

    “呵呵,先生的心意本王领了。”赵昺笑着说道。他想通了应节严的话中之意,老头儿的意思是只要刘深活着,朝廷就会担心其卷土重来,而他们又打不过。当下只能仰仗自己帮他们拒敌,那么朝廷暂时就不会把自己如何,因此老头儿才会说跑了的好,可他却怀疑弄不好刘深就是他教唆江璆暗中给放走的。

    “殿下吉人天相,自有上天护佑,老夫可不敢自领。”应节严怎会听不出殿下话中含义,连连摆手道。

    “先生,当下我们当如何?”赵昺不想再和老头儿打机锋,且他今天很累,开门见山地问道。

    “迎驾!殿下打这一仗不正是为此吗?”应节严喝口茶说道。

    “如何迎?”赵昺又问道。

    “待大军回还,我们一起前往迎奉。琼州那边也已备好行宫、粮草,选好宿营泊船之地!”应节严捋捋胡子回答道。

    “太后和陛下会不会移驾琼州呢?”赵昺摸摸下巴道。

    “老夫不知,但一切皆以齐备,是否肯来,却非老夫所能左右的。那殿下又以为呢?”应节严轻笑着道。

    “只怕他们被吓着了,多半不肯。”赵昺苦笑着道。本来自己胜了刘深就让朝廷中有的人担心不已,老头儿又摆出如此大的阵仗去迎驾。再有琼州穷得叮当响世人皆知,可他们能在仓促之间便准备好一切,连行宫都是现成的,想不让人往歪里想都难。如此谁还敢自入‘虎口’啊!

    “哈哈……那殿下以为我们还去不去呢?”应节严大笑着道。

    “不去是本王不忠不孝,所以必须得去!”赵昺知道自己无论是为臣,还是为子都要跑这一趟。可看着老头儿笑的开心,他也很无奈。暗骂既然奸计得逞,又何必表现的如此‘无耻’……

    …………

    “你是说帅府军击退了刘深所部?”朝廷船队一气逃出了五十里才落帆暂歇,但依然停在海中没有靠岸,他们也在等待消息,江钲一回来便被召上御船问事。

    “禀陈相,是大败刘深所部,在末将回返前其带着百余艘船败走,帅府军正拦截追击!”江钲听了纠正道。

    “那帅府军定是在你部的支援下大败敌军喽!”陈宜中想当然的以为,又洋洋自得地道,“吾就说江司马英勇善战,定能助朝廷脱险。”

    “陈相,末将汗颜,此次确非我之功。”江钲连忙摆手道,“我率军赶到时,殿下已经领军尽歼敌前锋军,击沉敌前锋大将哈喇歹座船,其亦溺死海中,帅府军正迎战刘深大队。稍后广南抚帅应大人领援军赶到,末将便只担任辅攻,并未出多少力,更不敢居功!”

    “你言是卫王殿下亲自领兵打败刘深前锋,杀死哈喇歹。”刘黻插嘴问道。

    “回刘大人,正是。”江钲施礼答道,“殿下闻知朝廷船队向七洲洋而来后,便先领一军连夜赶到七洲岛设伏截住了敌军,救下我们。”

    “江司马,你所说卫王殿下所领一部可是在我们经过七洲岛时突然杀出解围的那支船队?”张世杰皱皱眉问道。

    “回张副使,正是。”江钲像个犯人似的被几个大佬轮番问话,可又不能不答。

    “江司马是不是看错了,吾所见那支船队不过五十艘,而哈喇歹所部却有大小战船二百余艘,卫王如何能战胜。”张世杰冷下脸说道。

    “末将不敢。殿下所领摧锋军有兵三千,战船不足四十艘,而攻入敌阵的只有殿下所领的十一艘战船。哈喇歹所乘战船亦是殿下指挥的座船撞沉的。末将赶到时,殿下正领军与刘深大队周旋,且突破重围深入敌阵,欲斩杀刘深。可惜只是将其重伤,被他跑了,未能尽全功。”江钲言道。

    “谎报军情,可要军法从事的。”江万载瞪着儿子沉声说道,他对儿子所言也是半信半疑,殿下聪颖他是知道,但以区区几十艘战船便能击败刘深前军也太匪夷所思了。

    “父帅,儿子不敢,所言若有一句是假,甘当军法!”江钲向两人施礼答道,但言语中对他们怀疑自己所言已有不忿。

    “江司马,我再问你,此后帅府军又有多少援兵赶到,共有多少战船?”陈宜中想了想又问道。

    “回陈相,帅府军此战有殿下亲领的摧锋军,应抚帅率领的后军及帅府军白沙水军和澄迈水军,共有兵员二万余,战船四百余艘。”江钲算了下答道。

    “他们只动用了这些兵力吗?”陈宜中有些不相信地问道。

    “哦,据摧锋军统制陈任翁所言,帅府军中军派出部分兵力赶往文昌布防,右军、后军沿琼州岛东岸布防,还动员左军向琼州机动以防敌登陆,另外临高水军也尽数出动巡视海峡,其它的末将不知了,应该还有丁壮义勇助战,疍民就出动了近百艘船只参与围攻刘深大军。”江钲想了想答道。

    “帅府军兵力竟然如此雄壮,若是……”陈宜中听了脸色大变欲言又止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