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用有限的力量选择从三路进攻,将刘深布置外层防御圈搅成一锅粥。

    放眼望去,处于敌军前左翼的火箭船分队处境最为艰难,他们虽有强大的火力,但是自卫能力也是最差的。按照规矩作战时应有其它战船提供掩护,可今天连辅助船都配给新到的疍民义勇和黄福营,他们只能独立作战。现在刘深派出小型的桨船前出对战,火箭分队面对如蚁而来的敌军只能一边继续施放火箭,一边撤退,时敌船逐渐脱离大队,好在火箭的射程远,与敌船还保持着一段距离,暂时倒没有危险。

    同时发起攻击的龙船分队编成两组如同两把利剑插入敌船队左后翼,对于前来阻挡的小型战船他们充分发挥自身的优势直接便撞过去。而对体量相当的中型战船便两两或多艘相互配合,一艘以弩炮压制,一艘则伺机发起冲撞,并不与敌纠缠,一击边走;对防护能力好,体型高大的大型战船则利用自己机动性好的优势能躲就躲,绝不与其硬拼,以免被其它敌船有机可乘,陷入包围。

    袭击后军的疍民义勇在赵昺这个二把刀来看都是乱哄哄,虽然他把郑永和摧锋军能用的人都派过去协调指挥,但效果实在不好。按说他们应该以缴获的那些大型战船压住阵脚,以灵活的小船先行发起试探性攻击,在选定目标后再行配合大船攻击。可他们唯恐谁落后,大船、小船一股脑的都往前冲,好在他们驾船的技术高才没有出现相互碰撞的事故发生,不过他们这种敢于冲锋的勇气着实让赵昺佩服的很。而他们这种没有章法的打法却也有乱拳打死老师傅的效果,将顺风掉头的敌船冲的乱七八糟,也达到了赵昺想要的结果……

    “各就各位,升帅旗!”赵昺下令道。此时敌军右翼完全洞开,而作为机动力量的中小型战船都被派了出去,而左翼的大型战船在航行的阵列中转弯穿插到右翼是十分困难的。刘深不得不将内层防御力量派出去填补空档,但数量毕竟不足,不仅未能堵上缺口,反而使内层防御圈留下了口子。

    “帆缆手就位!”

    “桨橹手就位!”

    “炮手就位!”

    “战兵就位!”……

    “摧敌正锋,杀!”战船中回荡着殿下满是稚嫩童音的发令声与粗犷军汉们的报号声,外边战鼓声震天、喊杀声聩耳让人热血沸腾,跃跃欲试。连赵昺都觉的自己有些亢奋,嗜血的冲动,这使他有些迷惑,难道自己的身体也有战斗的基因,在这近似绝境中被激发了出来。

    “杀、杀、杀!”船上的军士们应和着殿下,勇士号上升起了王旗和帅旗,与摧锋军旗一起高高飘扬在船头,伴随着激烈的战鼓声,战船如同出鞘的匕首一般冲出待机点。

    “右转舵,二分!”赵昺清楚自己要做什么,他必须要抓住刘深将右翼漏洞补上之前冲到其跟前,因而他选择了顺着洋流运动的方向斜插过去,船就像加了助推器一般在浪尖上飞驶一般。

    “殿下,是否还击!”勇士号挂着帅旗如此张扬的发起冲锋,在敌群中穿梭想不惹人注意都难,附近的敌船怎么轻易放它过去,一时间弓弩、抛石机都向其招呼过来。如此大密度的攻击,勇士号难免中招,‘叮叮当当’是箭矢射中发出的动静,‘咚、咚、咚’是抛石机发射的石弹砸中舱顶的声响,‘噗、噗、噗’是投枪刺破牛皮蒙面的声响……夹杂起来听就像一首交响乐。但赵昺不为所动,命令放下望楼,关闭炮门,只顾往前冲,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王猛忍受不了受此大辱,向殿下请示道。

    “不准!”赵昺冷冷地说道,其实他也没工夫搭理王猛。他知道只要保持运动,被击中的可能性反而是最低的,且开启炮门乘员反而容易被流矢所伤。而离核心越近阻力也越大,他必须不断的变更路线和方向躲避拦截的敌船,在混乱的局面中寻找一条路径。

    “收桨,冲撞!”勇士号这么不顾一切的往中心冲击,任谁都知道他想干啥。而蒙古军强大的战斗力正是建立在严酷的军法之上,失了主将全军都要受到惩罚,因此敌船也开始设法堵截。绕过一艘大型战船后,赵昺突然发现一艘走舸横在前方,以现在全速行驶的状态绕是绕不过去了,只能硬撞了,他也只来得及发出两个短促的口令。

    “嘭!”桨手只来得及将桨顺过,战船已经从浪尖上俯冲下去,暴露于海面的冲角直直的插进了走舸的穿腹,扎了个对穿,然后可怜的小船在海水的阻力和战船的冲击力联合作用下被生生折断,又被碾压过去。

    “加速,保持航向!”赵昺抹了把溅到脸上的海水,却发现手上一片殷红,他甩了甩手,赫然又发现一个被撞死的敌兵就仰面搭在船头与龙首之间,面目扭曲大睁着双眼表明他死的十分痛苦。而他却什么都没有看见似的,平静的下达下一道命令,这赵昺自己都觉的奇怪,若是往时即便不被吓的发抖也会惊的蹿起来。

    ‘呜呜……’勇士号连钻带饶奋勇向前,赵昺已经能够看清刘深帅旗上那个大大的刘字,但突然传来一阵连绵不断的号角声。

    “这是不是敌军的号角声?”宋军海上联络一般都是金鼓,号角也多是以海螺为号,而这个听着却像是牛角号,赵昺细听之下扭脸问道。

    “殿下,这是鞑子召集各军的集合号!”王猛回答道。

    “你能听得懂?太好了,他们是想干什么?”赵昺知道号声就是这个时代的密码,有人能解读他就能了解敌军的下一步意图。

    “应该是有警,他们在前后都发现有大批敌船赶来,因而是欲集合众军列阵准备迎敌。”王猛听了一会儿解释道。

    “哦,定是我们的援军到了!”赵昺大喜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