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之所以没有给应节严送信也正是想让他们置之事外,不被牵连其中。当然他也真心不想让朝廷登岛,将自己刚有起色的‘事业’搞得乱七八糟。而皇帝,赵昺以为那是当下最高危的职业,所以愿意为皇兄每日祈祷一万遍,祝愿他长命百岁,使他能生活在太后的羽翼之下,躲在皇兄的阴影之中,做一个有可以自己说了算的一片小天地的藩王,哪怕赐予他的只是这人人避之不及的穷州,但他知道这很难。

    早有‘侯门似海,官场如刀’之说,赵昺清楚自己已经一脚踏进了泥潭,想要挣扎出来就要付出点代价,起码要让皇帝哥哥多活几年,因而因公因私都要拼命救他们。可他不知道自己的三位师傅已经决定想要把自己培养成一代明君,而他也没有时间去想,现在刘深所部已经进入七洲岛海域,他也率队进入待机点,准备随时出击……

    船体是封闭的,又隐于岛间的水道中,敌我双方都看不见,赵昺却有些安奈不住,命令升起哨楼亲自察看敌情。刚刚经历一场大战,虽然有大海的帮助,但想消除一切痕迹是不可能,且有漏网之鱼,他相信刘深已经知晓了战果,自己又故布疑兵,虚张声势。按照常理,即便不被吓退,也应该谨慎一些,派人查探虚实。可刘深船队却只是降半帆,放缓船速继续前进,使阵型略显紧密,并无其它动作。

    “这货是托大,不将自己放在眼里,还是有病?明知前方有埋伏还要闯,难道名将都不走寻常路!”赵昺喃喃道,但他已经断定刘深摆出如此阵势就是在向自己示威,告诉他我来了,也识破了你的计策,不要跟我故弄玄虚。现在我就要大明大摆的过去,有本事你便出来一战,不然我就走了。

    “有病,他绝对是有病,而且病的不轻!”看着逐渐靠近的敌船队依然阵形不变,甚至连警戒船都没有派出来,赵昺断定刘深这家伙已经不是自傲,而是虚荣狂了。

    赵昺不是神仙,当然也没有能掐会算的本事,且俩人面儿都没见过,更不用说看手相和相面了。但他有无孔不入的事务局,刘深这么有名的人物定然会照看些,而生活习惯和有关其传闻都会记录在案的。其中有关其的两件事让他印象深刻。

    一件是刘深吃饭必吃家乡所产的稻米,当然这是在其发迹之后的事情了,否则有这毛病的人早就饿死了。他是当朝大将军的头衔,又有万户的实职,想吃点家乡新米也无可厚非。但不要忘了,他家是大都宝坻人,离江南有千里之遥,这个时代又没有发达的运输系统,也没有无处不到的快递小哥儿,这可就不是奢侈的问题了。

    第二件是刘深喜欢穿鲜艳、华丽的衣服,喜欢用金子打造的器具。乍看没啥稀奇的,谁有钱了。当领导了都是如此,可按说到了他这个地位的人,都要低调,收敛一点。其却每日都要换身不同的衣服,上面再挂满各种金饰品。而他使用的兵器,饭碗、筷子、马鞍都要用金子装饰,据说还有一只金夜壶,极尽张扬,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无论是在这古代,还是现代都是活脱脱的土豪范儿。

    但赵昺十分理解,前世这种人他见得多了去了,暴发户们整栋的买房子、购游艇、包机出国购物,甚至自己买架飞机玩儿,无非就是告诉大家别惹我,我有钱,钱多的足以砸死你。而他们之所以这样无非是从卑贱爬上高位后,因为长期的磨难和饱受欺凌,有可能在心理上会造成某种缺陷,但这只是有可能,并非每一个从卑贱爬上高位的人都会造成心理缺陷,他们只是通过炫富满足虚荣心。

    事实上,也有不少从底层窜升到高位的人,心理上并没有发生异常的变化,并且变的十分谦和。但是这个从卑贱爬上高位的人,如果心胸本来就比较狭隘,比较阴暗,不够健康,这就要引起高度警惕了。这种人在爬上高位后对自己并不自信,有着严重的不安全感。一旦被别人揭了自己的疮疤,对自己表示出蔑视,就会很快点燃心中的复仇的火焰。这种复仇的火焰燃烧起来,极具破坏力和摧毁力。

    在赵昺看来刘深便是那种‘不够健康’的一类。想想其生在蓟州,可却是个汉人,在女真人统治时期便是天生的二等公民,生就低了一等。待蒙古人来了这种局面不但没有改变,反而又降成了三等国民。这使得‘胸有大志’的刘深愈加想改变自己的低贱的地位,但他也只能通过从军改变这种现状,而在蒙古人称雄的军中要出人头地要付出何种代价用脚趾头都能想的出来。

    不过刘深最终成功了,并打破了不得由汉人担任军中主官的惯例。皇帝的信任,地位的改变让那些昔日在他面前趾高气扬的蒙古人、色目人都要听从自己的指挥,刘深的虚荣心也随之爆了棚,把过去不敢做的事情都做了,不能干的事情都干了。同时为了彰显自己的与众不同,还要做出些出格的事情显示自己的权威和性格。但赵昺从前也只觉刘深炫富是表现个性而已,如今在战场上看却是病入膏肓了。

    如果放在过去,赵昺对刘深这种人万万不会轻易招惹的,以免引火烧身,被个精神病缠住是很麻烦的。但今天不同了,首先自己将其前军给灭了,得罪他已经是肯定的,恐怕早生出将自己煮煮吃了的心思啦;再有,刘深都打到自己家门口了,要抓他的老娘和亲哥,便是想躲也没地儿躲了。现在别说引火烧身,就是拼着粉身碎骨也要跟他干到底了;最后,既然其有病,那自己就趁他病要他命,打不死也得打残了他,让其听到自己的名都恨不得远远避开……(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