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张魁既然是赵昺的信仰者,当然对自己所知无不相告,这让彻底搞清楚了刘深的实力。在其攻打井澳之初,刘深军不过有战船四百多艘,但与朝廷交战中缴获甚多,只第一次便俘获大小战船近五百艘,并将他们编入军中。在后几次的交战中虽有损耗,可仍有六百多只战船,而在随后的追击中再次俘获宋军战船二百艘。

    如今自己将敌前军几乎尽歼,但刘深率领的战船仍不小六百艘。尽管赵昺此前已经高估了他们的实力,但事实比他预想的还要多。此次尽管摧锋军损失损失甚少,但刚刚一战几乎耗尽了他们的精力,储备的弹药也消耗了大半。可敌军只不过损失了三成的实力,接下来的一仗能否撑的下来,他真的没有把握。

    “张魁,你们俘获的战船多编在哪一军?”赵昺沉思片刻问道。

    “殿下,刘……刘贼担心刚刚归降的人心不稳,会降而复叛,因此都将他们编在中军之中。而前军基本都是北人和早年收编的降军,人数虽少,但实力最强。”张魁立刻回答道。

    “嗯,如你所言不虚,中军之中倒有半数皆是刚刚收降的官军喽!”赵昺嚼着肉干说道,看张魁只咽口水,知道他也饿了,伸手抓了把肉干递给他。

    “谢殿下,正是如此!”张魁接过肉干急不可耐的塞进嘴里含糊地道。

    “坐下,慢些吃,这里还有。”赵昺见其一副饿死鬼的样子,将食盒往前推了推,又吩咐小黄门道,“给他那些水来!”

    “多谢殿下!”张魁想是真饿坏了,施了个礼便坐下,抓起水壶一气喝光后,又拽过食盒放在腿上不住嘴的大吃起来。张浩等人见他如此无礼,刚要出声呵斥,却被赵昺制止了,又吩咐人给他再拿壶水。

    “张魁,鞑子军中吃饭是不是不管饱啊?”看张魁猛吃了一阵,又喝下半壶水,赵昺才出声问道。

    “殿下,实不相瞒,鞑子那边平日也能吃的饱。但此次出海日久,又连番接战,携带的粮食和淡水以所剩无几。而这些又先得紧着蒙古人和那些北人,分到我们手里便没有多少了,像我也只能是半饥半饱度日。”张魁叹口气道。

    “中军里南人占了多少,你们又有多少时日没有吃饱了?”蒙古人将占领区的人口分成四等的事情一直被作为反面典型宣传,赵昺当然清楚。北人是指在早在辽代及宋朝靖康之变后留在北方地区的汉族人口,历经百年后对大宋的认同感已然很少,因而为蒙古人信任;而南人则是蒙古大举南下后侵占的江南地区上的汉人,并不为他们所相信,只是视为奴隶,地位最低。

    “禀殿下,在离开井澳后粮食便供应不上,虽有些许缴获,可都被蒙古人把持着,而现在又过了六七日了。鞑子不识水性,因而水师之中多是收降的南人,前军中能占到六成左右,中军应该更多。”张魁想想言道。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赵昺叹口气道,而刚才的这场胜利也让他觉的索然无味了。

    “殿下,前两年,小的还是那张世杰麾下的一名小兵,可他却一败再败,让人难以信服。若朝中有殿下这样的领兵之人,我们又何必做贼!”张魁言道。

    “带他下去吧,好生照顾,不要亏待他们。”赵昺对身边的侍卫道。

    “殿下,若是不弃,小的愿投帅府军中为殿下效力!”张魁走了几步,突然转身跪下叩头道。

    “好,待战后有愿入我帅府军,本王来者不拒,先下去歇息吧!”赵昺点点头道。

    审完俘虏,赵昺心安不少。如张魁所说不假,刘深军中缺粮少水已有多日,战力必然受损。而他的军中南人保守的说也占六成,新附的降军又占半数,这些人待遇低下不说,饭都吃不饱肯定不会甘心卖命的。再者那些被俘后便被编入军中者不比张魁那些早些年便归降的宋军,他们前十几天还跟着朝廷混饭吃,现在转脸让他们打朝廷肯定心中还有所顾忌,作战时多半会出工不出力。如此一来,自己便多了几分胜算。

    “殿下,哨船回报,有疍人驾船前来助战,驻博鳌的一营中军也随之赶来协助!”这时处理善后的陈任翁匆匆走过来说道。

    “哦,如此我们又多一助力。”赵昺惊喜地道,现在他们多一兵一卒都是难能可贵的,“刘都统已经到了哪里?”

    “殿下,刘都统尽起白沙水军距此约有二十里。”陈任翁回答道。

    “还需一个时辰才能赶到。”赵昺沉吟片刻道,“那我们当前只要尽力拖住刘深,便能等到援军。”

    “殿下之意是要尽歼敌军?可我们与敌实力太过悬殊,现在朝廷船队已经行的远了,不若待援军全部赶到再做计较!”陈任翁吃惊地说道。原来的计划就是拖住刘深军,救下朝廷船队,但殿下现在却要吃掉他们,这变化太大了。

    “刘深看似强大,但其征战多时未加休整,如今粮食和淡水都已耗尽,已成强弩之末,正可给予其重击,彻底解朝廷之危。”赵昺说道。刘深现在没有步骑支援,可以说是落了单,机会难得。而此次放过他,朝廷在琼州落脚,他必会纠集大军再攻琼州,既然如此就不若先重创其水师,削弱他们的水战能力。

    “殿下……”

    “陈任翁听令!”赵昺决心已下便不想听其再劝。

    “属下听令!”殿下搬出军令,陈任翁也不得不听。

    “本王命你整备援兵,利用俘获的敌船打出帅府旗号,在南峙岛故布疑兵,使敌不敢贸然向前。同时以火箭船拦截敌军,打乱其行军队列,并设法拖住他们。”

    “郑永听令,你协助陈统制指挥疍兵,接受其调度!”赵昺连发将令道。

    “殿下,那你……”陈任翁知道殿下这是又要冒险,着急地说道。

    “待敌船行至南峙岛附近时,本王率龙船从平峙岛间水道杀出,直扑其帅船,彻底打乱他们的阵型,待援军到来时共同歼敌!”赵昺布置道,“我们知道咱们兵力少,所以还给你找了个助力!”

    “鸟儿?!”陈任翁顺着殿下的手指向空中望去,疑惑地道……(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