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看着元军的将船,嘴里硬,心中还是有点打小鼓。它远程、近程武器配备齐全,船舷、甲板和楼上都站满了人,估计搭载的士兵没有一千也有八百,简直就是个移动的武器库;再有这个头儿实在有点雄壮,恐怕一次冲撞难以将它击沉,且脱离时也得考虑,弄不好还的被它砸着,给其陪葬;另外想要靠近它还得想些办法。

    “找到了床弩了吗?”赵昺焦急地问道。床弩这个东西准确性与弩炮有的一拼,威力也不容小觑,其可是能轻松射进夯土筑成的城墙中,让士兵踏着弩箭登城的,因此又有登城弩之说。刚才是命中了船上最厚实,又覆盖有铁皮的船顶,若是其它地方说不定就是筷子捅豆腐——穿了。

    “报殿下,其藏在楼中,正在查找!”二层的炮长回报道。

    “加快寻找,加大烟雾,蛇形机动!”赵昺皱皱眉道,他知道只有对方再次发射时才有可能找到床弩了,而己方不能承受再来一发,因而希望能使用烟雾扰乱敌人的视线,管用不管用,起码是个心里安慰。

    ‘嗖、嗖……’

    “好险!”赵昺的话音刚落,望远镜中便出现了数道黑影向勇士号疾射而来,在左舷激起一串的水花,正是敌船上的床弩再次发射,若不是刚好向右转向,这些弩箭起码有几支会命中己船。赵昺暗叫侥幸的同时也猛然想到这床弩虽然不能实现连发,但可以一次装填多支弩箭,最多可同时发射七支大小箭矢,实现小范围的覆盖。

    ‘砰、砰!’敌人的床弩再次发射也让早有准备的艏炮发现了目标,立刻随之发射,将敌船三层砸了两个大窟窿。

    “右转舵,右舷炮齐射,目标三层飞庐,自由射击,将其彻底摧毁!”太吓人了!不将床弩彻底毁掉,他心中不安,下令横过船身以舷炮齐射。

    不过赵昺看看艏炮的战绩心中也有些后悔,他清楚以这种实心铁弹或是石弹想要击沉战船是十分困难的,除非能命中水线以下的位置,或是机缘巧合之下垂直坠落的石弹连连砸穿数层船板后,又恰好把船底砸个窟窿,否则没戏。而对付战船最好的武器还是开花弹,不仅能给船体造成巨大的伤害,还能大量杀伤人员并引发大火。

    而最初的开花弹其实就是一个空心铸铁球,在里边装填上火药,安上引线。发射时点燃引线扔出去就好,与现代小孩儿放炮仗相似,可以说制造起来简单的很,但这也危险的紧。因而赵昺只让都作院火药坊试制了几枚做实验,并没有大规模生产并用于实战,他担心一个不小心敌人没炸着,反而把自己给炸沉了,尤其是龟船这种封闭的船体,一旦在内部爆炸,产生的破坏力更大,恐怕逃生的机会都没有。

    考虑到现在的技术条件,加上赵昺觉得实在是不保险便暂时将这件事放下了,而他想着有火箭弹便能撑住场面,谁想到今天碰到了这种以多欺少的事情。可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有条件要上,没条件也得干,一切都要等撑过今天这个大场面再说了。

    “报殿下,敌船弩炮尽被摧毁!”赵昺卖后悔的时候,右舷炮一顿痛扁将反应迟钝的床弩砸了个七零八落,连带着三层飞庐都被打得千疮百孔,惨不忍睹。

    “保持距离,以其并行,将他们的上层建筑尽数摧毁。同时加强左舷警戒,凡有靠近的坚决打击!”赵昺发了狠,既然跟我比远程武器,那就给你点颜色看看。

    殿下有令,船上这些人多有上过阵的,怎么不知道哪个厉害,哪个好欺负。床弩被干掉了,还有那些投石机,这些东西没法藏在舱里,都是摆在甲板上,高度基本与龙船的二层炮舱持平,在哪摆着都看的一清二楚。这帮老爷便利用自己的优势欺负起他们来了,先以链弹毁了他们的船帆,再以连发弩炮射杀操作投石机的船员。

    想想那弩炮威力有多大,碗口粗的树都能毫不迟滞的一下而过,射人更不在话下,即便穿着铁甲,拿着盾牌也难以抵御弩箭强大的贯彻力,弄不好就是一串糖葫芦。而投石机也不过是以粗大的木料拼接而成,弩炮砸在上面也同样让它翻折。一轮射击后敌将船的前后甲板上便是一片鬼哭狼嚎,谁也不敢靠近投石机的边。而几轮射击过后,那里已是一片死尸,投石机也都成了‘趴窝鸡’。

    “呕……”

    “殿下,怎么啦?”正在观察敌情的殿下突然干呕起来,周围的人都赶紧上来问道、

    “没事,殿下只是头一次看着那么多死人,有些不适应。”倪亮上前看看小脸煞白的殿下,摆摆手笑道。

    “哦,本王没事的,过会儿就好了。”赵昺吐了口酸水,白了眼倪亮说道。心说这孩子心眼还是这么实,就不会替自己遮掩点,这有多下不来台。

    不过倪亮说的也不错,赵昺是被吓住了。虽然距敌船还有段距离,但在赵昺望远镜的帮助下敌船上的情形便如咫尺,眼前遍是尸体,有的被弩炮打掉了脑袋,有的胸口被洞穿留下个盆大的窟窿,心肝肺散落一旁。还有的被弩箭钉在船板上,一时又死不了不住的痛苦抽搐着着,大张着嘴不知道在喊些什么……赵昺没见过地狱,可觉得地狱可能也不过如此,那些死状极惨的尸体,抛撒在各处的残肢内脏,顺着甲板流淌的鲜血,简直就是书中描绘的修罗地狱。

    而起初他们与敌交战往往都是瞬间将敌船撞翻在水中,死尸一时也浮不出水面,赵昺还不觉怎样,可这场屠杀就发生在眼前,在弩炮的射击下那些人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可空旷的甲板上又无处可藏。他眼看着这些人一个个的被打死、砸死、射死。他虽然知道这就是战场,也想象过战场的模样,但真的呈现在眼前的时候,还是难以自抑的感到恐惧,胃里也是直抽抽,起初还强忍着,可后来实在是憋不住了……(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