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赵昺指挥着勇士号一路上连消带打为后续船只清除了障碍,使得他们递次上前实施冲撞,接连将四艘敌船送入大海,反倒是勇士号在这轮攻击中没有开张。而左翼的龙船也是有样学样,由一艘龙船作先锋清扫威胁,其余的则在后边专打落水狗,一轮干不死,则由后船补刀。大家想着这么一路打下去也不错,虽然累点,可心眼儿里痛快高兴,多少年了他们在元军面前就没有占过便宜,竟让人家追着揍了,今天豁着累的吐了血也要将他们全收拾了。

    赵昺他们一帮人想得美,但蒙古人也不是傻子,总不能明知道前边就是坑,自己还排着队去给人家送功劳。于是乎在将船的指挥下欲改变阵型,可吃顺嘴的这帮子怎么肯干,立刻自动两两结成一组,交替掩护冲了上去。经过这两轮战斗,此刻训练的效果显现出来了,他们将平日的水平发挥了出来,相互间愈加默契,我装药,你便点炮儿;你装药,我就点炮。反正怎么顺手怎么来,怎么痛快怎么干。

    另一方面,龙船的可靠性也经受住了战斗的考验,敌人的投石机发射的十斤石弹都对船无可奈何,那些弓弩就如瘙痒一般。这就像一个人练成了金钟罩铁布衫,老子刀枪不入,咱俩干架谁怕谁,反正你打不死我,可你挨我一拳就得嗝屁。这让众人胆气大增,攻击动作也更加大胆、勇猛,一会儿工夫敌军便被搅得七零八落,连基本阵型都难维持,更不要说重整阵型了!

    正当众人杀的兴起的时候,大家都没有注意到落了单的勇士号哪里去了……

    眼看战场上已经乱成一锅粥,赵昺‘单枪匹马’灭掉了两艘敌船,杀进敌船队纵深,可敌前军的将船却不知道趁乱跑到哪里去了。他知道敌军遭到了沉重的打击,已经陷入了崩溃的边缘,只要再拿下将船,则必然崩阵。而己方虽然占据了上风,但像这样打下去一时也难以结束战斗,等敌军大队赶到自己便麻烦大了,因此必须尽快将其打掉。

    由于龙船船舱是封闭的,赵昺只能看清眼前这一块天地,而敌船剩下的多是大型战船,自己与他们相比矮了很多,视线必然被遮挡,单凭他很难看清四周的情况。于是他下令冒险升起了望楼,同时再次更换了桨手,以便使战船保持充沛的动力。

    “殿下,发现敌将船,其在我船左后侧约一里处,试图率军摆脱我们的攻击!”果然是站的高,看的远,观通手很快便发现了敌将船的踪迹。

    “他跑的倒快。”赵昺低声骂了一句。他不说自己冲的太过,反而怨人家跑的快,这明显是不讲理的。

    “殿下,追还是不追?”王猛问道。

    “追啊,抓住它便等于抓住了整个船队,难道还留着他们过年啊!”赵昺翻了个白眼道,自己的兵怎么都这样,居然能问出这样的傻话,“左转舵,五分,全速!”

    勇士号划出一道漂亮的弧线转过船头追了上去,绕过两艘敌船,敌军将船便出现在眼前。赵昺一边指挥己船避开其它船只,一边观察目标,这是一艘超大型的战船,比之他乘坐的御船不相上下,但却是武装到了牙齿,而龙船与其相比就如同现代的驱逐舰和巡洋舰的差别,论个儿大小不在一个级别上。

    敌将船在赵昺看来就是船上建了座品字形的四层楼。在舷边设有半身高的女墙,用以防备敌方的矢石,上边站满了士兵,前后左右树旗和幡,他们承担着跳帮的任务,一旦靠上敌船便会抢过去与敌厮杀,夺取敌船。在甲板的女墙之内设置了第二层建筑——庐,庐上的战兵手持长矛,有居高临下之势,用以击杀登船的敌兵。庐上又起一层叫飞庐,里边藏有弓弩手,是远距离的进攻力量。

    最顶上一层便是爵室,相当于驾驶室和指挥室,外边设有金鼓,配有各色旗帜,远远看去就像一只耀武扬威的大公鸡。而船上的前后甲板上还建有平台,上面布置了抛石机,用于远程攻击。不仅如此还丧心病狂的在首尾、中间都配置了拍竿,且有六具之多,可以说是全方位无死角的防卫,无论敌方从哪个方向来攻都能给其重击。而学过物理的人都知道,势能越大动能也就越大。敌将船的拍竿高六丈有余,悬挂的石锤足有五百斤,赵昺估计即便是龙船的铁龟背也难以挡住其一击,弄不好能砸他个透心凉。

    ‘咄……’赵昺的望远镜中突然闪过一条黑影,还未等他想明白那是什么东西,就听到船顶上传来声大响。

    “快放我下来!”紧接着就听到望楼上的观通手不是人声的喊叫声。

    “殿下,他们有床弩,那铁翼弩箭有丈五长,这么粗……”望楼刚收回舱内,观通手惶恐地带着颤音道,显然被吓得不轻。

    “殿下,定是九牛床弩,否则射不了这么远!”王猛说道。

    “穿透了舱顶吗?”赵昺听了心中也是一惊,按照其比划弩箭的箭杆比自己的小胖胳膊还粗,而自己离敌将船还有四百步之遥,射的真够远的。

    “殿下,没有,只是扎在顶上了!”观通手指指舱顶道,他现在腿还哆嗦,小心肝乱颤呢,那弩箭显然就是冲自己来的,若是再准一点自己就被钉在哪里了。

    “既然无法穿透咱们的船顶,那你怕什么?他们有床弩,咱们有弩炮,本王不信干不过他们!”赵昺恶狠狠地说道,“咬住它,船艏炮探明位置,一定要敲掉它,免的出来吓人!”他知道床弩威力虽大,但是上弦困难,这种大型床弩得需要几十个人同时发力才能做到,因而才有九牛开弩之说,自己的弩炮威力不次于其,可射速要高于其,现在看来得先来场远程攻击战了,看谁怕了谁……(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