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龙船再度出击,那些散于周围的走舸立刻围了上来,他们当然清楚正在迂回前进抢占上风的己方大船处于劣势,因而必须阻止敌军的行动,为主力赢得时间。但他们用尽了办法也难以阻止龙船的前进,火箭射上去很快熄灭,或是根本就射不进去。想登船与敌肉搏,可敌船全部封闭,根本没有立足点,而船顶上密布的几寸长的铁锥,看着就让人害怕。有几个蒙古兵冒险用钩索搭上铁锥试图过船,可又被对方发射的弩箭和从舷窗探出的长枪捅死。

    走舸上的人虽然一时那龙船无可奈何,可在严令下又不能放弃,而这怪物火烧不着,刀砍不动,人也上不去,过去用于作战的办法通通无效,搞得他们也是有苦难言。自己的船小经不得敌船的一撞,即便被那翻飞的橹桨拍中也够受的,因而也不敢十分靠前,只能前后左右的来回乱窜以此干扰龙船的行驶,并抽冷子向船中放箭射杀桨手,破坏船上最为脆弱的船舵。

    赵昺对这些轰不走的苍蝇也十分讨厌,但打又打不到,撞也撞不着,一时奈何不到他们。但他突然发现每当有大浪涌来时,这些走舸便摇摆不定,难以操控。于是便有了主意,他瞅准时机突然令船急转,后边的敌船在浪涌下本就不好控制,现在加上龙船搅起的尾流让走舸立即失控,自己一头碰到上面,把自己的脑袋撞得粉碎,一头扎进海中。

    此时龙船已和涌浪成直角,在其作用下船头高高抬起,在他们左舷游离的敌船正好被浪推了过来。海浪瞬间过去,失去支撑的船头又落了下来。恰好将走舸压入水中,连泡都没见冒几个就直直的沉下去了,能否有人可以浮上来就不得而知了。

    “漂亮!”紧随其后的勇猛号船长杜猛见了禁不住赞道。

    勇士号这是一击两招,猛然掉头如神龙摆尾,跃起下压犹如猛虎扑食,转瞬间便将两艘敌船灭了个尸骨无存。而其却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向前滑行一段后,待涌浪过后一转舵又像只灵巧的海豚般游向迎面而来的敌船。这串击敌动作如同行云流水的顺畅,只要稍有差错不但无法伤敌,还会害己,指挥者若没有冷静机敏的头脑是无法做到的,这让王猛羡慕不已,他知道自己即便有这个胆儿,也没这么完美的算计……

    “艏炮填装链弹,目标敌船桅帆;左右舷炮甲四、五、六满弦,皆填装石弹,目标敌船拍竿;其余各炮,填装石弹,目标敌船抛石机,听本王口令射击。”干掉了两只苍蝇,其它吓的一哄而散,赵昺却并不觉得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相对而行的两军船队迅速接近,他随即下令道。

    “通知后船,保持间距,防备敌抛石机和拍竿,把握时机果断撞击。”陈任翁知道大型战船上装备着两样大杀器,赵昺自然也知道,只要先将他们摧毁自己才安全。

    “右转舵三分,保持航向,艏炮发射!”两船距离不足百步,敌船开始使用抛石机发射石弹,不过东一个西一个的射速慢不说,准头也差的紧,赵昺直接无视。他下令战船转向从敌船前方驶去,正当大家猜测殿下是想与敌正面对撞的时候,他却下令开炮。

    ‘砰、砰!’两声沉闷的敲击声后,两颗链弹飞出,在空中裂成两半带着啸声飞旋而去。

    “艏炮命中目标!”

    “左舷炮发射!”船依然在向右转弯,从敌船头驶过,左舷暴露给敌船,赵昺下令左舷炮齐射。

    “命中敌船船艏拍竿!”

    “命中敌船前甲板抛石机!”

    “回舵,左转舵三分;各炮迅速装填。”龙船绕过敌船头,在回正船身,两船相对并行的瞬间,赵昺再次下令道,“左舷炮发射!”。

    “命中船艉拍竿!”

    “命中船艉甲板抛石机!”

    “艏炮准备射击!”赵昺听着各个炮位的回报声,但也只能以眼角的余光扫过,这艘经过弩炮洗礼的四层战船已经船帆落地,拍竿趴窝,抛石机骨断筋折。而这次之所以打得准,不仅是炮手发挥的好,其中还有他的功劳。

    在这指挥台上坐了会儿赵昺便体会到弩炮射击要想打得准,除了炮手的经验,还要有船长的配合。船行海上在浪涌的作用下摇摆不定,给炮手瞄准造成很大的困扰,也是命中率低的主要原因。而他发现这摇摆虽说是常态,但也有相对的平稳期,那就是船在浪尖的那一瞬间,只要把握住就能打得准。可现在自己没时间传授经验,干脆便由他统一口令得了。

    “艏炮发射!”赵昺现在觉的自己一个脑袋有些不够使了,他不但要观察战场的情形,掌握各船的动向,还要顾及自己战船的状态,把握射击的时机。眼看战船已经插入两艘敌船之间,他随即下令发射。

    “回舵,右舷炮准备射击!”赵昺也在不断总结经验,现在都知道先发布预备口令了。

    “发射!”当与第二艘敌船擦肩而过的瞬间,赵昺再次下令……

    跟在勇士号后边的杜猛看着前船不断的进行蛇形机动,在敌船之间像花蝴蝶似的穿来飘去,起初十分迷惑。可待会再细看,那哪里是花蝴蝶,分明就是只大黄蜂,它所过之处是樯塌桅到,敌船瘫痪,人仰马翻,鬼哭狼嚎。

    “左转舵,准备撞击!”这时杜猛再傻也看明白了,前船这是在为后船扫清障碍,为他们撞击敌船制造机会呢。战机稍事即纵,他怎肯再等,立刻下达了撞击命令。

    敌船上眼看前边的煞星刚走,后边又气势汹汹的冲上来一个。大家马上秒懂了,那是要拼命的,可船是最有力的的武器已然被毁,想换新的都来不及,于是疯了似的抄起手边的一切拿的动的东西向来船砸过去,一时间乒乒乓乓的好不热闹。但其好像没事人似的,依然加速冲上来,就听‘嗵’的一声巨响,大家脚下便没了根儿,下饺子似的滚了下去……(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