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陈任翁有些郁闷,眼见着龙船与敌拼杀,自己只能远远的掠阵,而这一切只因为自己上错了船。当然这戏也是看的心惊肉跳,尤其是勇士号的一系列‘冒险’行为,让他紧张的心都要蹦出来了。为了解救勇敢号,其接连采用了三次撞击战术,在他人看来,这只是表明其有着超人的勇气和胆魄,敢于不顾一切的发动攻击。而在陈任翁的眼里,这可不是只凭胆大儿就能做成的事情。

    首先要有冷静的头脑,这才能判定当前的形势,先撞哪个,后撞哪个,都要判明;其次要有精确的计算能力,撞击时不仅要保证自身的安全,还要做到不误伤己方的战船。同时要考虑到海浪对航线的影响,只有这样才能准确的选定撞击点和时机;最后才是考验指挥者的胆量,因为你算计的再好,都有可能出现意外,也许自己反被敌船撞沉,或是误伤了己方的战船,这都会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

    而勇士号一系列的大胆和精准的动作,就让陈任翁断定自己又被殿下骗了,其并没有遵守事先的约定——绝不干扰自己的指挥,因为他清楚自己每个部下的能力。张浩这个人头脑灵活,作战勇敢,有应变之能。但其做事沉稳有余,反过来说就是缺乏冒险精神,也正因为如此才被选为勇士号船长,以免因为行险而将殿下至于险境。可是张浩的意外受伤,让一切都发生了改变,被殿下合理合法的接管了指挥权。

    陈任翁想过要将殿下换下来,但是他最终放弃了。

    殿下的聪颖和大胆,凡是与其打过交道的人都深有领会,所以他相信殿下即便接管指挥权也不会蛮干,反而会更加谨慎,因为摧锋军可谓是他一手打造的,且更清楚当前的局势,只有成功拦截敌军船队才能解救朝廷的船队,而现在的局势发展还未到需要拼命的时候,殿下也就不会做那些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另外,陈任翁知道殿下对龙船性能的了解,摧锋军无人能出其左右,也正如此才能将战船的战力发挥的一无二致,事实证明殿下做的很好,自己也不能比之做的更好。而自己若是决意换下殿下,肯定会有损其威严,不利于以后御下统军。如此反倒展现出殿下过人的指挥能力和胆略,使得全军上下更为信服。再有他知道龙船的防护力远比自己的将船好,生存力更强,殿下待在那里反而安全。可如果殿下有了危险,他也会坚决撤回指挥权,将殿下‘押’回来。

    “殿下这是要万马军中取上将首级啊!”陈任翁布置好火箭船,眼睛就没有离开勇士号,他很快便看出了殿下的意图。

    只见敌军调过头来转为逆风行驶,而如此便只能不断变换风帆的角度以求利用风势,船便只能走之字路线,走的慢不说,还需不停的变换方向。敌将也意识到这点,所以只能通过扩大战线来拦截包围龙船队将他们向中间挤压,限制其行动力。但在陈任翁看来,他们的想法是不错,可要实现却不容易,因为激战之后,敌军的实力受到削弱,只能以单列纵队航行,阵线薄弱了许多。

    陈任翁清楚大型战船对龙船最具威慑力的武器,一个是投石机,一个是拍竿。投石机是以人力拉动杠杆实现抛射的武器,根据大小可以抛射十几斤到百斤的石弹,当然抛射的物体重量越大,投石机也成比例的增大,人员也需要的更多。而船大也只是相对的,其始终也比不了陆地宽敞,所以只能搭载小型的抛石机,可其准确性与自己的火箭差不多,能不能打中要看人品的。

    拍竿形似取水工具桔槔,便是在船舷边设置一个t形木架,其中木架的垂直部分是固定杆,水平部分是活动杆,活动杆探出船舷外的一端系上一块重物,在船舷内的一端固定在船上某处,当本船与敌船相遇的时候,解开固定端,外探的重物落下,就可以击穿甚至击碎对方的船只,这就叫‘拍’,靠下落能量砸击靠近的敌船。大者高达五丈,重锤数百斤,可以轻易将城墙都拍碎,是战船上最大最具威力的武器。

    龙船船体坚固,一般抛石机发射的二、三十斤的石弹只要不是命中舷窗和瞭望楼这样相对薄弱的地方,是无法对其造成伤害的。拍竿是固定在船的前、后、或是中部,最多可以安置六部,威力大是大却难以移动,只要能避开它们的所在位置,或是事先将它摧毁,就无法伤害到己方战船,而以弩炮将拍竿摧毁并非不能,加上殿下古灵精怪一定能设法避开的。

    想明白了这些,但是陈任翁依然心绪难平,自己身为殿下部将此刻却不能为他上阵冲锋,反而需要殿下亲领一军厮杀,不禁汗颜。

    “跗骨之蛆!”而这时陈任翁发现能给殿下造成麻烦的并非那些身形巨大的敌方战船,却是那些游离在海面上的走舸。别看这种船身形虽小,速度却极快,一般是用来传递军情,哨探敌方动向,最擅追击缠斗,平日系于大船之后,战时可搭载数十水兵攻击敌船。它们现在利用不输于龙船的速度和更加灵活的身形在船前、船后往来迂回穿插,阻挡其前行,并伺机发射火箭,冲撞船的尾舵,甚至抛出钩索企图登船厮杀,给龙船造成很大的麻烦。

    而龙船身材比走舸高大,设置在二层的弩炮对于靠近的敌船难以实施有效的攻击,封闭的船体又让它无法出舱对战,只能以战兵用弓弩射杀,可也限于弩窗的位置,并不能适时狙杀。想要撞它,其比之龙船还要灵活,总能灵巧的避开,龙船似乎对它没了办法。勇士号便是被两艘走舸给缠上了。

    “好!”陈任翁突然拍栏大叫了声好,众人都随他的视线望去,只见奋力前行的勇士号在高速中转向,船尾掀起了巨大的浪花,紧随其后的走舸一下便失去了控制,自己迎头撞上了龙船……(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