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阵乱战,敌军前卫船队中大型战船被击沉二十余艘,这多是火箭船的功劳,而那些桅帆受损暂时丧失行动能力的在海面上打转转的则是龙船的战绩。让赵昺高兴的是机动能力较强的中型战船被击沉、击伤四十多艘,没有沉的那些战船船楼和舷板也多被弩炮打满是窟窿,水手伤亡惨重,战斗力大大下降。反而是走舸那样的小型战船仗着自己身子小,跑的快,受损最小,但他们上载的都是用于肉搏战的战兵,对于刺猬似的龙船没有办法。

    看清了敌方的大致情况,赵昺心中有了点底儿。敌军看似损失的多是中小战船,可失去的却是最具机动能力的战船。那些大型战船大多保存,但它们皆是靠风帆驱动,机动能力反而在缠斗中最差,战斗中需要中小战船的掩护。就如同现代战争中,即便是皮糙肉厚,火力强大的坦克在战斗时,同样需要皮薄大馅的步战车提供掩护,扫清障碍,否则便可能会被一个普通步兵暗算。

    而此时朝廷船队已经只剩下帆影点点,他们借机已经完全脱离了元军的追击。赵昺心中却有些不是滋味,不知道是欣慰,还是心寒。自己仅凭摧锋军这点兵力与敌二百余艘战船周旋,打乱了敌军的阵型,使他们不得不停下来与己混战。这时朝廷船队还拥有战船千多艘,哪怕只有后卫借机发动反击,现在即便不能将敌前军全歼,也能让他们完全丧失再战之力,使自己能从容应对敌大队的到来。

    但现在的情况是敌前锋受损虽然严重,可仍保有不可小觑的战力,他们已经开始利用缠斗之际调转船头,从两翼包抄,准备围歼自己。若是不能尽快将他们拿下,则会被敌前军和中军夹击,陷入苦战。赵昺清楚龙船再抗造,也有蚁多咬死象之说,再说战船全靠人力驱动,总有精疲力竭之时,难以支撑不到大军前来,最好还是脱离战斗远遁。问题是自己这一走,敌军大队便可长驱直下继续追击,而个把时辰的距离并不算远……

    “殿下,各船报告,船只未有损伤,没有战殁者,只有四人受轻伤,多在冲撞或转弯时不慎摔断了胳膊,扭伤了脚!”王猛授命统计各船损失,他看看虚掩的船长室中的张浩忍不住笑道,其反倒是受伤最重的伤员了,而这点小伤在过去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嗯,各种武器消耗如何?”赵昺点点头又问道,他现在已经‘夺’了龙船分队指挥之权,就不能只自己过瘾,还要考虑整体调配的问题。

    “各船石弹及弩箭消耗近四成,有的更甚,其它物资耗损较小,弩炮皆能正常发射。”王猛回禀道。

    “这帮败家子,让他们过瘾呢!”赵昺点点头,心中却暗骂道,这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按照规矩,每艘龙船平时装载各式弩箭万支,石弹五百枚,这都是根据平日训练积累的数据确定的,而此次出航前自己还让他们多带了一些,而一场不大不小,时间并不长的战斗便损耗如此多的弩箭。看来自己还未能完全挖掘出他们的潜力,生死关头人的力量真是无穷的。不过赵昺也理解,新兵初上战场一开枪往往都会扣住扳机不放,不打光了不撒手,同理这帮人虽说是老兵居多,但换装了新武器也会犯这些毛病的。

    “殿下,你说什么?”殿下嘟囔了一句什么王猛没有听清,又问道。

    “告诉他们,看准了再打,后边还有硬仗,省着点用!”赵昺没好气地说道。

    “是,殿下!”王猛答道。

    说话的功夫,赵昺也没闲着,依然注视着战场的变化,现在各船已经集结在自己周围,而敌船也已完成掉头正逆风上行,他断定敌军欲采用大迂回的战术包围自己,在抢占上风之后顺势碾压。他知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若敌完成战术动作后,想再重新夺取有利战位就困难了。

    “告知将船,本……本座欲分成两队,分袭左右两翼之敌,请求批准。”赵昺习惯性的想说本王,但猛然想到自己‘夺权’之事陈则翁还不知晓,若是他知道了还不得当下把勇士号雪藏起来,因而马上改了嘴。

    “回禀殿下,统制同意殿下的建议,他将率军在外接应,叮嘱一定保护好殿下。”那边很快便有了回应,观通手报告道。

    “告诉他,本王很好,谢过了。建议他隐身岛后,适时伏击敌中军大队,为我们争取时间。”赵昺笑笑说道,心说这小子还算有良心。

    “通令各船分为两队,一队以勇敢号为首,会同勇力、勇毅、勇悍、勇气、勇武五船攻敌左翼,其余各船攻敌右翼。”赵昺不等将船再报,下令道,“此时敌船正处于逆风行驶,速度慢,转弯角度大,我军各船应大胆采用撞击战术攻敌。但应尽力避免正面碰撞,以撞击侧后部为善。若不可为,也应竭力毁其桅帆,使其难以机动,再行伺机冲撞。”

    “好,晓谕各船攻击时不必等待命令,时机适合可自行决定,但要注意相互掩护,救助,严防误伤友船!”赵昺想了想又补充道。他在刚才的战斗中体会到龙船整体防护好,机动性强,大编队作战难以发挥优势,反而独自作战能够最大限度的发挥出潜力。而战机稍瞬即逝,这个时代又没有无线电,全靠旗语交流,一来一往便错失良机,因而他决定放手一搏。

    “殿下,各船遵令。”观通手报道。

    “放烟雾,方向西南,出击!”赵昺下达攻击令道。

    密集的鼓声中,勇士号逐渐加速,一马当先冲向敌船队。赵昺之所以选择带队攻击敌右翼是早有预谋的,因为他凭借自己望远镜的优势发现敌将船正在此列。古有擒贼擒王之说,摧敌正将不仅能打乱敌军的指挥,还能打消他们的士气,使敌陷入混乱,可他偏偏忘了自己不仅是一船之首,更是一军主帅,一府的领头羊……(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