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报告,船艏安全!”

    “报告,左舷安全!”

    “报告,右舷安全!”

    “报告,船艉安全!

    “报告,底舱安全!””

    “全力加速!”赵昺听罢各个岗位的回报,毫不犹豫的再次下令道。刚刚撞沉一艘敌船,全船上下士气大增,回令声都提高了几个分贝,勇气号桨橹手齐声呐喊奋力划动,战船借着未消的余势速度提到了最高,迅速超越了两艘己方龙船。

    “回舵,右转舵三分,目标正前方敌船尾部。”赵昺这次将冲撞目标锁定围攻勇敢号的两艘敌船中的一只。

    勇敢号被两艘敌船夹在中间,被敌船缠住。得手的敌军以弓弩一通乱射,可不管是火箭还是冷箭都丝毫没有作用,根本伤不到人,反而被弩炮怼了几个大窟窿。但不得不说元军的水战经验丰富,他们见弓弩攻击无效,便以一艘战船向前压住勇敢号的船头,而另一艘则后错半个船身于抵住勇敢号的船尾,试图将其逼停。

    由于距离过近,勇士号船橹无法完全展开,只能小幅度划动,从而速度大为下降,更加难以摆脱敌船的纠缠。更让人恼火的是近距离上弩炮的威力大减,即便在敌船上凿出再多的窟窿它也沉不了。而这两艘敌船显然是铁了心的要俘获这个‘海怪’,不顾船体受损要靠上去拼命。

    “回舵,左转舵一分。”

    “回舵,右转舵二分。”

    “回舵,直行,左转舵三分。”……

    赵昺目不转睛的盯着敌船,心中也不住的默算选择撞击角度,调整着己船的方向。他知道这次撞击不比前次,因而勇敢号在两艘敌船的夹击下,若是着力点出现偏差,敌船便会骤然靠向勇敢号,弄不好便将其连带着受损。所以这不仅是个体力活,还是个技术活,而这时船都是在动,且会受到涌浪的影响,撞击点也是在不断的变化,他也就得随之不断调整。

    赵昺不断的下达口令,而舱中除了回令声和传令声,再无其它杂音。同在指挥台上的副将王猛也是紧张,双手不断的在身上抹蹭,眼睛盯着不断靠近的敌船,他明白殿下是在试图为勇敢号解围,更清楚这也是相当的冒险,他们训练可谓严酷,但也没有做过这么危险的动作。

    可王猛心中对殿下也十分佩服,其对战场的局势判断十分准确,口令清晰明确,毫不拖泥带水而摧锋军上下有一个算一个,在如此情况下没有一个人能做的比之更好。而此时敌船也发现被人咬了尾巴,马上开弓放箭,唯一暴露在外的观察窗便成了主要攻击目标,密集的箭雨扑面而来。虽知面前有铁网拦截,可他还不由自主的低头躲闪。

    “滚!”见乱箭如莹,侍卫们立刻又摆上了盾牌阵,而这次赵昺没有跟他们墨迹,就一个字。

    “退下!”侍卫们从未见殿下这么严峻的面孔,一时也不知该如何,都看向倪亮。而他也只说了两个字,随后抄起一面圆盾站在殿下身边。

    王猛见状讶然,更觉汗颜。自己可是上过阵,见过真刀真枪的可依然无法直视射来的箭矢无动于衷,而殿下却能不动声色依然镇定指挥,小小年纪却颇有大将风范,他也不由自主的坐正了身子。而殿下如此表现让船上所见者无不肃然,有帅如此,他们又有何惧!

    “全速,稳舵、保持航向,准备冲撞!”一个涌浪过后,赵昺把握住下一排浪到来之前下达冲撞命令。

    “关闭炮门,收桨,冲撞!”勇士号逼近敌船,赵昺下达了最后的攻击令。而这次他没有像上一次闭上眼睛,看着战船越过勇敢号,直愣愣地撞向前方敌船尾的左后部,强有力的撞击下冲角将敌船的尾舵直接撞碎,又刺入底舱,船头也将舵楼摧毁。碎木纷飞,船上的敌兵在巨大的震动下纷纷落水。

    “噗,痛快!”激起的水花扑进舱内,溅了赵昺一身,他吐掉嘴里的海水,大喊道。

    “左满舵,加速!”此刻敌船在撞击之下向右前方猛冲出去,而勇士号在停止力下顿了一下才又向前冲,两船就在这瞬间脱离,抽出了冲角。赵昺抓住这短暂的时机立刻下令左转绕过勇敢号的船头。

    “太险了!”船猛地左转,船体大幅向左倾斜,人都站立不稳。而加速过弯本就是操船大忌,弄不好要翻船的,可勇敢号还在前行一个不好便会拦腰撞上自己。但此时一排浪涌恰好而至,战船借劲儿堪堪避开了勇敢号的船头,这把王猛惊出了一身冷汗。

    “殿下,下回可不敢这样了!”再看尾部受了重创的敌船被在撞击力推行几十步后,船后舱进水船头高高翘起,慢慢沉入海中,勇士号若是不及时转向正好迎面撞上,那时自己很可能被砸沉。王猛佩服殿下反应机敏,时机把握准确的同时,也让他心惊胆颤。

    “呵呵,咱们再来一次!”赵昺看看王猛笑道。

    “摧敌正锋!”接连撞沉两艘敌船,勇士号上下士气又被拉高,全船军将高声附和道。

    “回舵,目标前方敌船!”赵昺见军心可用,又下达命令。前方的勇敢后虽然摆脱了夹击,但是依然被右舷的另一艘敌船纠缠,敌军靠近后想才用跳帮的老战术上船肉搏,却被船顶的铁锥刺伤,侥幸落在刚能下脚的船舷上又被从舷窗伸出的长枪捅了下去。虽然勇敢号暂时无忧,但一时间依然难以摆脱,他只能再次为其解围。

    在赵昺的指挥下,勇士号又实施了一次漂亮的冲撞,将敌船左舷后部重创的同时,把其撞的转了半圈,奋力的向前划行了一段距离后开始慢慢下沉,终也逃脱不过葬身海底的命运。而勇敢号也得以彻底解围。赵昺捧着望远镜审视着整个战场,此时其它战船或用弩炮,或采用撞击的方式也将试图拦截他们的敌船击沉、击伤,但队形早已被打乱,都是各自为战……(未完待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